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

日期:2019-03-19 22:47:43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薇 阅读人数:51

导读:制造企业依托互联网技术,基于自身特点、外部环境等因素选择适当的转型模式,从而改变自身微笑曲线,实现成功转型。

互联网是一种全新的资源配置与集成方式,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新技术为制造企业的转型升级了新方向,也带来了新机遇。本文通过对多个案例的分析研究,结合微笑曲线,总结出制造企业互联网转型升级的几种主要路径。

九洲电器:提升研发设计能力

轻研发设计、重加工制造是目前我国制造业企业的普遍现象,导致许多制造业产品的关键部件仍依赖国外进口。以汽车制造业为例,虽然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产销国,但汽车产业大而不强,尤其在汽车核心零部件领域,与世界汽车产业强国仍有较大差距。

研究显示,目前我国汽车整车和零部件产值比例约为(其中有外资背景的汽车零部件厂商占70%以上)而美、德、日等汽车制造强国的比例达.7。

因此,对于一些缺乏关键技术且进口依赖程度高的制造企业来说,通过技术积累,加强研发设计创新,突破关键零部件壁垒,具有很大的价值空间,也是企业转型升级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路径。

例如,九洲电器集团有限公司产品设计以往依赖二维工程图,要使用多种专业工具,修改流程烦琐,缺乏统一性、结构化的设计流程。九洲电器以提升信息化水平为目标,建立“数字化协同设计平台”集成了基于MBD的三维结构设计NX、PCB 设计软件Candence等,涵盖了数字化设计、计算、仿真工具及数字化产品研发,实现研发设计过程的模型化、结构化,提升了产品数据的完整性和准确性。

数字化协同平台作为一个信息交互平台,使公司部门间可以共享已有的研发成果,促进企业产品信息的交互畅通,形成了跨部门的协同设计能力,从而更深入地挖掘研发潜力,使产品研发周期缩短约50%,研发费用减少30%。

这一模式的路径主要表现为引入互联网技术从而提高研发设计能力,实现产品技术升级,关键零部件从依赖进口到自主研发,在微笑曲线上体现为上游研发、设计环节的提升。

海尔模具:提升生产制造能力

制造加工环节是制造企业价值链中的重要环节,但在传统价值链中,由于缺乏技术含量,集中在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应附加值较低。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技术成为整合制造环节价值活动的重要方式,主要体现在优化加工制造工艺,重塑整个生产流程,从而达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的目的。智能制造是目前互联网与生产环节融合、渗透的重要方式,也是《中国制造2025》的一个主要内容。

在互联网技术的支撑下,企业通过生产设备数字化、网络化等方式推动生产制造过程转型升级,实现制造业智能、高效、协同发展,提高生产效率和产品质量,为企业从传统生产向工业数据化和智能化生产过渡的驱动力,同时加速生产模式向技术密集型转变。

青岛海尔模具公司隶属于海尔集团,是国内最大的模具及检具制造商之一。模具制造行业具有单件生产较多、周期较长、技能熟练工人需求量大等特点,因此传统模具业存在员工培训成本投入大、质量问题难以管控、机床开机率低等问题。依托海尔集团智能化发展战略,海尔模具公司率先建设智能工厂,提高生产制造效率。

2013年,公司运用兰光CPS,以生产设备为中心,通过深度融合信息技术,使上百台生产数控设备互联互通,实现流程自动传输、设备统一、虚拟仿真、数据采集等智能化功能。

同时在移动端共享设备数据,如遇故障,各部门能够快速响应,大幅提升企业运行效率;通过信息化方式成功地将离散、串行的流程重构为集中、并行的操作模式,形成了信息化、可视化、流水线无人化的智能生产环境及“两高两低”高质量、高效率、低成本、低风险效应。

这一模式的路径主要表现为企业通过发展智能制造等,提升生产制造的效率,在微笑曲线上体现为价值链底端提升,从而获得更高的附加值。

高圣机床:提升服务能力

对于一些技术创新能力不足或者在价值链中上游提升空间小的企业来说,通过加强营销、售后终端服务等环节以达到转型升级,是相对容易实现的路径。尤其是在互联网情境下,制造企业可以通过信息技术建立线上渠道,从而减少与客户沟通的中间环节,提升对市场变化和客户需求的响应能力。

例如,小家电品牌小熊电器自2006年创立以来,一直以网上渠道为主,利用互联网的高效率、低成本以及先进的仓储物流技术,在家电市场的缝隙中得以快速发展,2017年额超过16亿元。

中国台湾的高圣机床生产的带锯机床广泛用于金属材料的初步切割,核心部件是带锯,需要实时监控加工过程中的磨损、消耗情况,并定时更换,用户不得不安排大量时刻监控检查机床。

由于影响磨损程度的原因繁多,不同的作业机床对带锯质量的要求也不同,仅靠工人经验判断带锯的更换时间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和物料浪费。高圣机床运用大数据技术,收集机床的可编程逻辑控制器(PLC)和外部传感器中的加工数据,出带锯寿命衰退分析和预测算法模型,实现带锯机床的智能化升级。

这一模式的路径主要表现为企业改变终端服务和营销策略,提升售后服务水平,通过互联网技术收集设备数据等信息,并实时监控、精准预测等售后服务,从而实现转型升级,在微笑曲线上体现为价值链下游的营销、服务一侧提升。

安踏:整体价值链提升

在互联网情境下,许多制造企业从多个环节出发进行转型升级,比如在研发设计环节难以突破时,可以重点在生产制造和后端服务环节转型。当外部市场环境、产业结构及消费者需求等发生变化时,企业需要重新定位市场,从而使价值链整体提升。

运动品牌安踏是迎合市场变化进行转型的典范。现阶段消费者对运动产品的需求已不单单满足于功能和舒适性等传统特点,还需兼具科技、时尚、文化等特点,安踏及时抓住这一市场变化的契机,将新需求转变为新机遇,完成了价值链的整体升级。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1)

安踏抓住市场变化的契机,研发适合各类运动爱好者的科技创新产品,不仅满足功能和舒适性等传统需求,还兼具科技、时尚、文化等特点。

安踏成立了第一个国家级运动科学实验室,组建国际化的顶级研发设计团队,研发适合各类运动爱好者的科技创新产品,利润率比传统产品高20%。安踏自主研发的新一代智能MINI流水线、自动化物流中心,通过智能化设备大大提高了生产效率和效益,也节省了空间、降低了成本;同时利用互联网扩展了网络,成为国内首家营收超百亿元的运动品牌。

这一模式的路径主要表现为企业基于对市场变化的准确判断,重新定位研发设计、制造加工、服务等环节,对价值链中的每一项活动都进行重构和优化,使得微笑曲线整体上移,并且基于不同的转型侧重点,微笑曲线的形状也会改变(如图1所示)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2)

酷特智能:个性化与规模化融合

制造企业传统的生产模式是按照自己的设计和生产能力进行批量生产,与消费者几乎没有直接,消费者是被动选择,企业无法具象化地迎合客户需求,也容易造成库存积压。而互联网情境下,企业可利用信息技术使自身价值活动与消费者需求紧密结合,通过柔性制造形成产品多样性,实现“个性化”与“规模化”融合。这种价值活动的融合保留了大规模生产的低成本优势,从传统的“先产后销”向“用户参与”转变,使客户参与到研发设计等流程中,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使生产更加灵活、高效,降低了库存成本,同时优化了部门间的协同能力,从而最大化满足客户的个性化需求。

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原红领集团)通过建立一套完整的大数据信息,满足了近100%的个性化设计要求,每件衣服都由用户亲自参与设计,生产工人只需根据指令从互联网云端获取制作数据,按客户设计要求生产,确保了客户订单的数据传递零时差、零失误率,实现了用户个性化定制和规模化生产的无缝连接。酷特的每一件衣服在订单生产以前就已出去了,虽然制造成本比单纯的大规模生产高10%,但生产效率提高3倍,收益提高2倍以上。

这一模式的路径中,各个价值活动的附加值都会得到提升,而原来处于价值链底端的生产制造环节,科技含量和相对附加值会大幅度提升,甚至成为整个价值链中附加值最高的环节,彻底使微笑曲线反转(如图2所示)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3)

制造业与服务业融合

在融合过程中,制造企业首先细分自身的价值活动,识别并保留原有的优势环节,同时识别出相关服务业的核心活动,突破产业边界将自身优势价值活动和服务业中的核心活动进行优化重组,从而整合形成一条覆盖两个行业核心价值活动的新价值链,即“制造业服务化”

用煎蛋模型可形象地表示这种融合过程,企业生产的核心不单单是产品本身(用蛋黄表示产品本身)还需要很多相关的配套服务(用蛋白表示服务衍生的价值)这如同煎熟的蛋,每份中蛋黄多少都大同小异,而蛋白的大小、形状却大相径庭。因此,在产品同质化严重的情况下,附加服务才是企业获得竞争优势的关键(如图4所示)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4)

企业价值活动具有多样性,因此不同的转型方式会导致服务化结果的不同。可以将制造业服务划分为四大类:

第一,嵌入式服务化,将服务类价值活动嵌入到产品中。

如美国GE航空在发动机中加入“On-Wing Support”服务,以便在飞行过程中监控发动机运行状态并预测可能发生的故障风险,便于飞机到达目的地之前在相应机场做好维修准备,既保障了飞行安全,也大大提升了发动机的使用寿命。

第二,延伸式服务化,即制造企业延伸原有价值链,并将上下游服务业中的核心价值活动与自身价值链融合。

青岛特锐德电气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特锐德汽车充电公司构建的智能充电服务平台,通过人机交互对充电设备进行管控,简化运维流程,降低成本,并利用大数据为电动车的、租赁、维护、保险等增值服务。

第三,职能式服务化,即企业通过金融政策、融资租赁等职能,为客户专项服务支持。

富士康在转型中布局互联网金融领域,基于对电子零部件供应商业务的了解,为其相关金融服务,设立了“富金富”“富元汇”等多个互联网金融平台,为客户稳健的金融产品和服务。

第四,集成式服务化,即公司超越制造产品为主的模式,通过评估客户的整体需求,整合企业现有资源,为客户一整套解决方案。

如GE集团将发动机公司改名为GE航空,在保留发动机制造业务基础上,优化、排程优化、运维、能力保障等一整套解决方案。

这一模式的路径主要体现为企业识别出原有价值链的优势环节以及相关服务业的核心活动,借助互联网技术将两部分重组成新的价值链。在微笑曲线的变化中,两条价值链的重组不是单个价值活动的简单相加,而是制造业与服务业中核心价值活动的相互渗透,从而综合两大行业的价值链优势(如图3所示)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5)

报名 邀请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6)

时间:2019年4月13日(周六)

收费标准:880元/人

报 名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7)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8)

互联网背景下,看各巨头如何转型升级(图9)

点 击 “ 好 看 ” 推 荐 到 “ 看 一 看 ”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价值链

MBA、EMBA及CEO12篇等主流商业教育及管理教材将价值链分为基本活动和支持活动两类,基本活动包含:生产、营销、运输和售后服务等,支持活动包含:物料供应、技术、人力资源或支持其他生产管理活动的基础功能等。价值链的概念由迈克尔·波特在《竞争优势》一书首次提出(1985年)。价值链的各环节之间相互关联,相互影响。价值链的增值活动可以分为基本增值活动和辅助性增值活动两大部分。由于在价值链的每一个环节几乎都能发现通用型要素的存在,那么,当两个行业的价值链上的关键环节也就是核心能力需要相同的通用型要素时,跨国公司就将自己在一个行业中的核心能力扩散到另一个相关行业,使得范围经济效应转化为范围经济优势。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爱是鸡蛋壳
爱是鸡蛋壳
低海拔地区栽培的果实扁圆形
2019-04-16 10:23 31
牛比闪亮亮
牛比闪亮亮
互联网+应如何实现图书馆的转型升级?
2019-04-13 05:54 24
半熄的红塔
半熄的红塔
所以企业发展首要拥抱互联网,线上线下结合
2019-04-15 12:02 24
猪猪侠321
猪猪侠321
围绕“昭阳八景之洒渔烟柳”文化、侏罗纪苹果园、传统村落、民间艺术等进行有效的传承和保护
2019-04-09 21:09 1
飞翔之包子
飞翔之包子
金帅又名金冠,原产美国
2019-04-10 03:01 47
取名字好烦
取名字好烦
蔷薇科苹果属落叶乔木
2019-04-12 06:54 26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