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

日期:2021-01-23 09:16: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353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1)

同一个网络,同一个世界?不存在的!

老年人的真实互联网生活与年轻人差异有多大?春节将至,小编与多位老人相处下来后,彻底刷新了对老年互联网的认知。

成都的薛姥姥已经年过六旬,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互联网“后浪”自从2017年后辈们送了她一部智能手机后,现在不仅会熬夜聊天,而且还是一名“夕阳红”追星族,每天都要忙着在抖音中给偶像点小红心。不过据薛姥姥孙子反映,姥姥追的偶像大多都是假“靳东”类型。

除了支付,还有“老人因不会使用健康码被拒上公交车”“老人不会做人脸认证被子女架着认证”等等,老年人不会使用互联网寸步难行,而在那些已经接触到互联网的老人,却也很容易陷入到各种“陷阱”

据国家卫生在印发的《“十三五”健康老龄化规划》中预测,到2020年中国60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规模将达到2.55亿,如何让老人融入互联网生活,正成为了当代个人、家庭与社会都普遍面临的问题。

但同时,老年人对互联网的需求提升也被看成了撬开银发经济的一次机会,割惯了后浪们韭菜的科技互联网玩家们纷纷排兵布阵,相继推出老人专属的社区、养老、社交、电商、出行等APP,但打开老年APP。

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

对此,《商业数据派》通过商品评论中消费者提供的照片,在国家药品局输入商品包装上的化妆品商品生产许可证编号,发现并未查询到相关信息,同时,通过多个用户拍摄的照片对比发现,每个标注的许可证编号还是不一样的。再通过包装上的信息,在天眼查找到了这家公司,发现其不但未有任何知识产权专利,并且还多次受到行政处罚,其中就包括未取得《化妆品生产许可证》生产化妆品案的处罚。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2)

QuestMobile《2020银发经济洞察报告》显示,老人在新闻资讯方面的活跃占比最高。但《商业数据派》在老人专属社区、资讯等APP中发现,许多内容都存在标题党、低俗等问题。除了老来网,糖豆广场舞、闲趣岛、养老帮等使用频率相对较高的老年应用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3)

另外,在闲趣岛上,健康栏目中就存在如“新的一轮病毒来袭,钟院士提出,这六种肉不能吃”等夸大、危言耸听的内容。

野路子背后的商业逻辑

“工具—社区—交易”老年互联网在重复着十几年前互联网早期从流量、留存到变现的路子。

2015年,老来网从母公司“智慧眼”中剥离出来,切入到社保认证赛道上。到2016年底,老来网已完成与湖南、广西、安徽、辽宁、内蒙、河北等地区的社保对接,这为老来网带来了500万认证用户的基础流量池。

2017年后,老来网除了继续对接各地社保的认证体系外,另一项重要工作就是以生活中的社区为基本单位,开始接入民政、卫健、医保等服务,把自己打造成社会化公共服务平台,以聚合化的公共服务提升用户的粘性。

小编采访到了一位高频用户,据她介绍,自己最喜欢用的不是里面唱歌跳舞的,而是“老来健康”功能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附近的药店有哪些、有多远、怎么走等信息。老人是易患病人群,看病吃药一来二去就对APP产生了依赖。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4)

2018年,老来网居分别上线了居家养老服务云平台、养老机构SaaS云平台,通过对接电商、对接医疗机构等,正式切入银发经济领域的交易端;2019年,老来网加快了商业化的进程,7月老来网橘洲大学正式上线;8月老来网与三湘银行达成战略合作,老来财富“乐享存”项目启动;12月,老来网开通了直播功能。

另外,老年互联网的拓荒者糖豆广场舞,背后也有着相似的商业逻辑。

2012年,张远带领团队创立了糖豆网,上线的第一件事就是搭建广场舞教学内容池。2015年,糖豆网正式更名糖果广场舞,随之上线了移动端APP,随着内容池的丰富与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糖豆广场舞到2017年时注册用户突破1亿,糖豆成为了一款全民(仅限中老年人)性质的广场舞工具。

而在此之前,糖豆广场舞于2016年推出了类似于“小咖秀”的拍摄功能,为用户提供自我展示的平台,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到2019年C轮融资前,糖豆广场舞注册用户超2亿。在社区初具规模的同时,糖豆的重心也开始向探索交易场景转变,2017年糖豆上线了糖豆商城,试水电商;2020年,糖豆推出了含有付费项目的直播课功能,抓住知识付费风口的尾巴。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5)

目前,据易观千帆榜单的数据显示,老来网的日活跃量已达到300多万,是生活服务类中老年社区排名最高的APP;而糖豆广场舞的日活跃量为1070万,已经相继获得5轮融资,其中不乏IDG资本 、投资 、顺为资本等知名投资机构。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

理想很丰满,国家卫生预计,到2020年底中国60岁以上的银发群体规模将达到2.55亿,而QuestMobile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中国银发群体移动活跃设备用户规模才仅1.1亿,这表示老年互联网未来仍然是增量市场,当前还未有巨头密集进入 。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6)

但现实却很残酷,多数已入网的银发人群还未形成互联网生活习惯。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在老来网们创业的泛生活赛道中,除了地图导航外,本地生活、分类信息、用车服务等绝大多数互联网子领域,银发人群的渗透率均不超过20%,老年互联网市场仍然处于早期探索阶段。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7)

最直观的表现就是这个赛道多数玩家还都停留在“乱”的层面,未能形成一套健康的商业闭环。《商业数据派》通过在应用商店中输入“老年”关键词,看到了“字字皆金”一本万利的老年社交APP,也看到了一心只想着功能却没有盈利门道的工具APP,当然还少不了三无产品充斥的老年电商APP…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8)

通过天眼查了解到,知己交友APP背后的商为海口知己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参保人数仅为13人的小微互联网企业,而且的产品极少,唯一有关联的就是2002年上线的知己交友网。

知己交友的情况在这个赛道十分普遍,通过将列表中的APP一一查询发现,这些玩家有原生的互联网小微企业,也有传统养老机构切入到互联网+的,但无一例外都属于中小企业。

另一直观表现就是资本市场的投入还非常少,糖豆广场C轮融资已经算相对后期。此前在每日经济新闻的采访中,就有多位投资人表示没有或很少看养老相关项目,其从统计的2010年到2019年11月的投融资数据显示,走到B轮以后的投融资案例仅18起,多数玩家止步于A轮。

60+研究院的统计数据也显示,2018年全年在互联网老年市场的投融资案例共计18起,其中除朗高养老是定向增发外,均是在A轮融资及其之前。以2018年这份数据为蓝本,笔者再挨个去查如今的投融资情况,发现截止到2021年1月3日为止仍止步于A轮。

老年互联网处于早期混乱阶段,老年人的互联网有多野,平台开始走向社区化(图9)

无论如何,银发经济的富矿还需要在阳光下开采。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互联网

互联网(英语:Internet),又称网际网络,或音译因特网(Internet)、英特网,互联网始于1969年美国的阿帕网。是网络与网络之间所串连成的庞大网络,这些网络以一组通用的协议相连,形成逻辑上的单一巨大国际网络。通常internet泛指互联网,而Internet则特指因特网。这种将计算机网络互相联接在一起的方法可称作“网络互联”,在这基础上发展出覆盖全世界的全球性互联网络称互联网,即是互相连接一起的网络结构。互联网并不等同万维网,万维网只是一建基于超文本相互链接而成的全球性系统,且是互联网所能提供的服务其中之一。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酷狗大字版上线一年,为了让老年人融入互联网时代

酷狗大字版上线一年,为了让老年人融入互联网时代

酷狗大字版上线一年,为了让老年人融入互联网时代[详情]

互联网让年轻人可以一部手机走天下,针对互联网时代老年人的掉队

互联网让年轻人可以一部手机走天下,针对互联网时代老年人的掉队

互联网让年轻人可以一部手机走天下,针对互联网时代老年人的掉队[详情]

广储社区老年助餐点由广储社区主办,大力发展社区老年助餐服务

广储社区老年助餐点由广储社区主办,大力发展社区老年助餐服务

广储社区老年助餐点由广储社区主办,大力发展社区老年助餐服务[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