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

日期:2020-08-10 14:41:5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631

昨天,我看到有人发了个朋友圈,说了这么个事。说他早上出去买油条,卖油条的大妈说,“2块5一根。”哎,奇怪,昨天不还2块一根吗?怎么就涨了啊?大妈说,“因为猪肉涨价了。”

这位就说了,“你这不符合经济学原理啊。猪肉涨价关你油条什么事啊?你油条是有猪肉原料,还是说你炸油条用的是猪油?”大妈淡定地说,“都不是,因为我想吃猪肉。”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1)

这是罗辑思维罗胖子60秒上面的一段话。油条与人民大众生活息息相关,即使油条涨价也挡不住对那根油条的热爱。

油条,是一种古老的中式面食,长条中空的油炸食品,口感松脆劲道。早在唐朝就有一种类似于现代油条的食物出现,被称之为“寒具”诗人刘禹锡曾这么描述:“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匾佳人缠臂金。”

到了宋朝时,秦桧岳飞,民间通过炸制“油炸烩”来表达愤怒,“油炸烩”正是油条最初的名字。从宋朝至今油条的形态和口味上并没有太大变化。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2)

直到现代,虽然油条在各地叫法不一,广东人叫“油炸鬼”天津人叫“馃子”东北人叫“大果子”河南人叫“油果子”但不论天南海北,街边早餐摊上随处可见的油条,都说明了千百年来它在中国人心目中不可或缺的地位。

记得小时候,每当过年,家家户户都会花钱请人或自己和面炸上一大竹篮子或一纸箱子,一是过年家人吃,一是用于走亲戚。

父亲是炸油条的高手,从合作社时期开始就在合作社大食堂从事炸油条的工作,十几年来,小有名气。后来合作社解散,人们日常吃不起油条,炸油条的机会就少了。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3)

但每当过年时,即使再穷的人家都会准备好油和面,炸上十几斤油条。由于很多人家不会炸,每年年前就是父亲的高光时刻。四邻八舍早早就给父亲打招呼,等我家炸油条的摊子支好,带着自家的油和面,让父亲和面炸油条。

和油条面的活不是人人都能干,有不少的技巧在里面,多少白矾多少面,星子称(也叫盘子称)一称,心里有数手上有称,比例搭配正好。

另外和好油条面,切成一长条一条长条表面刷上香油,再在盛放面的盆里刷一层油,防止黏连,一一摆好,盖上白色透气的馏布子,醒面多长时间才能炸的焦脆暄软,也有秘密在里面。

和好的油条面,呈长条状,托出一条,啪的一声摔到案板上,用一种中间带圆孔,磨的油光锃亮的实木轮子来来轻轻压上几遍,压成厚约0.5厘米的面片,手起刀落“咯噔咯噔”切成宽约1.5厘米的窄面片,两根上下一叠,用一根筷子在中间轻轻一压,两头用手一捏,放入滚烫的油锅。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4)

“滋啦滋啦”滚汤的油花抬着洁白的油条坯子在油锅里舞蹈,拿一双炸油条专用的长筷子在油条两侧不断地推推打打,几秒钟的时间,一根直溜、金黄、粗壮的油条就可以出锅了,像极了一位穿了一身金黄铠甲初长成的的小伙子,夹上来放入油笼,控油,晾一会儿,咬一口,焦脆酥香。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5)

炸完一家,邻居都会说声,“谢谢啊!大过年的让你忙,别嫌少啊!”掏出几块钱,丢到案板上,父亲都会回应一声,“乡里乡亲的要啥钱!”父亲不接钱,任凭钱七零八落地伸展在案板上。

八九十年代,物质还不丰富,油条费油,油又贵,油条就成了不常吃的稀罕物,不知何时,竟然成了每年装篮子走亲戚的一种。

每年走亲戚,母亲都会找一个干净的竹篮子,底部放上几个馒头、大馍,上面再放一些油条丸子,最上面放4封果子,就是满满当当一篮子,最盖上一层干净带花的枕巾,距离近的亲戚擓着就去了,距离远的亲戚绑到洋车子后座带着去。

后来,随着物质生活的逐渐向好,油条遍及大江南北,成为普通大众都能吃得起的食物,成为了一种极具国民性的食物。

如果说油条豆浆是全国人民的官宣。那么在河南,油条与胡辣汤、豆腐脑是一定河南人的官宣。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6)

于饕客而言,油条是一块万能砖,可单吃、可泡汤、可炒菜、可入馅,在中国人的餐桌上,你永远不知道油条会以什么形象出现。

一天之计在于晨,作为河南人的早晨,一碗热气腾腾的胡辣汤,一根金黄焦脆的油条,足以让你立刻精神,胃口大开,补充能量,开始活力满满的一天。

一碗胡辣3-5元,一根油条1元,一顿早餐,6元就能吃的能量满满。如果你喜欢油条焦香的原味,可以单吃。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7)

如果感觉油腻,可以把油条掰成小段泡入胡辣汤,油条饱吸汤汁变软,油条的香、酥、软,胡辣汤的热、辣,完美的碰撞缓解油条的油腻,油条经过汤汁的浸泡,变得很糯,口感变得极美,油条胡辣汤那是河南人早餐的绝配。

对于吃货来说,吃货世界的大门从来都是敞开的。如果泡着吃填不满整个味蕾,蘸着黄豆酱吃,一口油条一口酱,酱与油条的交汇融合成就了另一番风味,恰到好处,快乐双倍。

油条还可以用刚出锅的馒头,刚出炉的烧饼夹着吃。如果切吧切吧剁碎,与韭菜细粉调馅包水饺或包包子,味道的鲜美不亚于肉对味蕾的反馈。

这是一根人民的油条(图8)

油条作为早餐届的“迷人精”在人民生活逐渐向好,提倡健康饮食的今天,虽然一直顶着“高油、高脂、致癌”的不健康言论,但金黄酥脆的油条在人民早餐中的地位丝毫没有动摇改变。

油条配上一碗汤,那是一顿有灵魂和仪式感的早餐,万难改变。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油条

油条,是一种古老的中式面食,长条形中空的油炸食品,口感松脆有韧劲,中国传统的早点之一。《宋史》记载,宋朝时,秦桧迫害岳飞,民间通过炸制一种类似油条的面制食品(油炸桧)来表达愤怒。类似的油炸面食,其起源远远早于宋朝,可追溯到唐以前,具体时期不得考证。早在南北朝时期,北魏农学家贾思勰。在其所著的《齐民要术》中就记录了油炸食品的制作方法。《齐民要术》曰:“细环饼,一名寒具,翠美”。唐朝时期,诗人刘禹锡在《佳话》中也提及寒具。《苕溪渔隐丛话》中提到:“东坡于饮食,作诗赋以写之,往往皆臻其妙,如《老饕赋》、《豆粥诗》是也。又《寒具诗》云:‘纤手搓来玉数寻,碧油煎出嫩黄深,夜来春睡无轻重,压褊佳人缠臂金。’寒具乃捻头也,出刘禹锡《佳话》。”然而这种叫“寒具”的食物应该形似女子佩戴的缠臂金,类似撒子,并非油条。油条应是南宋以后对油炸面食的又一创新。油条的叫法各地不一,”天津称油条为果子;安徽一些地区称油果子;东北地区称大果子;广州及周边地区称油炸鬼;潮汕地区等地称油炸果;浙江地区有天罗筋的称法(天罗即丝瓜,老丝瓜干燥后剥去壳会留下丝瓜筋,其形状与油条极像,遂称油条为天罗筋)。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华为高管对公司现状及芯片储备的首次回应,求生存是我们的主线,若获许可,华为很乐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华为手机

华为高管对公司现状及芯片储备的首次回应,求生存是我们的主线,若获许可,华为很乐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华为手机

华为高管对公司现状及芯片储备的首次回应,求生存是我们的主线,若获许可,华为很乐意使用高通芯片制造华为手机[详情]

周末美食DIY,如果吃了妈妈做的油条,做茴香小油条

周末美食DIY,如果吃了妈妈做的油条,做茴香小油条

周末美食DIY,如果吃了妈妈做的油条,做茴香小油条[详情]

家电企业的朋友圈扩容,除了来自互联网

家电企业的朋友圈扩容,除了来自互联网

家电企业的朋友圈扩容,除了来自互联网[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