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

日期:2019-03-16 13:15:4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63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

翻开以往自己描写有关运河的文字,就像儿时的布贴画,美丽,青涩却少了生息。今天,跟着杨伯良老师和恩红姐他们重新走近运河,倾听运河,才逐渐摸到她浑实厚重的脊骨。

2017年10月29日有幸参加了由静海区作协组织的第三届大运河杯读书采风活动。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

清晨我们在深秋的朝霞里出发,首站唐官屯镇的九宣闸。这里毗邻河北省青县,也是天津的最南端。

走在闸板上,仿佛晚清大军建闸治水的繁忙景象又在,仿佛军民奋起抗倭救国的厮杀声又在,。

九河下游,三泛既淹,有川而无泽这是在静海史料中,对当时水患的概括。后来在晚清重臣,直隶总督李鸿章提议主导下,由清军提督周盛传亲自率军开挖减河,修建闸口。意在分泄南运河洪水,当时粮食,丝绸等生活物资都是从这里运往天津,或是沿北运河运至京城,可见当年运河上漕运的繁盛。在海河流域大大小小几万道闸口中,九宣闸的名气数一数二。

此外,这项工程既治理了水患还使静海100万亩水田得到灌溉,它一方面促进了当时农业的发展,另一方面也阻挡了外敌兵入侵。如今在唐官屯有两处九宣闸,历经百年风雨的老闸和功能更健全的新闸,在两厢并立的对视中,我心怀崇敬地仰看老闸,虽然它的样貌已呈老态不及新闸,但曾经的,历史的份量让它依旧威武!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3)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4)

走下闸板旁边有一座碑亭,碑文由李鸿章亲自题写,主要记述了九宣闸的作用。这座碑亭以龙腾为碑帽,它不仅饱含了后人对先者的尊重,更是对历史的尊重。因为在那遒美建秀的行楷间,还留下抗战时期的弹痕,这些坑坑洼洼不仅让人缅怀那段风雨飘摇,枪林弹雨的岁月,更要人珍惜眼前的太平盛世。

芦花瑟瑟中,我们迈开了步子。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5)

从九宣闸北行二十里,就来到坐落于陈官屯镇的运河文化博物馆。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6)

这座占地近3000平米,斥资千万的博物馆,囊括了陈官屯镇的民俗民风,历史人文。它通过实物,浮雕,模型,摄影,文字等方式,向世人展示了运河两岸几千年的历史。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7)

从战国时期的青铜器到古汉墓群;从西钓台古城到东平舒县;从姜太公的到乾隆御驾寻亲;从官窑瓷器到享誉世界的酱菜;陈官屯镇的这些历史似一颗颗璀璨明珠,镶嵌在岁月的天幕。再从民间的丹青高手到现如今的莘莘学子;从节孝无双的赵氏家族到身怀绝技,忠肝义胆的武林高手张玉桢,这一代接一代的陈官屯子民,用他们高洁的灵魂,可歌可泣的事迹为养育自己的这片热土,写上浓重的一笔。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8)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9)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0)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1)

走在回廊,展厅间仿佛重新翻开厚重的史卷。那些或雕于墙壁,或投影方寸,或仿真成型在你眼前的,甚至地上以玻璃栈道形式勾勒出的运河全景,都在用无声的言语向你讲述着这里的曾经。古老的航船,能帮你找回当年运河漕运的繁忙;马车,马棚里的牲畜以及堆码有序的农具,给人们讲述着这里红红火火的农耕岁月。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2)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3)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4)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5)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6)

推开一户农家的门,里面的摆设足能唤起你对童年的回忆:坐在织布机前,就又看到外婆拿梭的手灵巧地忙碌在经纬间,摇摇那架纺车,尚存有她手指的温度;坐在炕桌旁仿佛能听到对面外婆的暖暖絮语,那些贴在墙上的画,摆在当下的柜子桌椅,竟淳朴得让人感动…短短十来分钟的停留让我在心里告诉自己:家,这才是自己的老家!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7)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8)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19)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0)

在陈官屯除了历史上的漕运兴衰,还有一宝始终为世人瞩目,那就是这里的特色产品_酱菜。自古运河沿儿上,不光出俊秀的妹子,更盛产清灵鲜嫩的菜蔬,人们把收获的大白菜做成地道的冬菜,远销海内外。博物馆用仿真模型,再现了这一传统工艺。从选材一直到做好封坛储存,竟有八九道之多的工序。别看这么小小的一坛冬菜,那可是在刚刚改革开放时期,就走出国门赚外汇的,早已名声远播啦。再看看那间不逊于茶庄,绸缎庄的酱菜商号,你能说这里的腌制青史只限于近代么?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1)

在这浓缩了上下几千年历史的农家博物馆行走,心中积存颇多感慨,却又很骄傲地想说:我是运河人,是运河养大的女儿!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2)

从运河文化博物馆出来一路向北,驱车二十多公里就到了运河岸边的另一个重镇_独流。

在我们静海老辈就有吃在独流的俗语,为嘛?独流不光有得天独厚的天立贡醋,曹三焖鱼,独流火烧,就连小吃店做出的焖饼,都和别处两样,那就一个字:香!

穿过熙熙攘攘的独流老街,沿着河堤往北一两百米,就能看到一座木桥。这是现如今运河上唯一的一座木桥,它始建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是来犯时,为了便于入侵修建的。整座桥用黄花松原木搭建,建国后50年代为了方便当地人们的出行,政府重新修建了这座已被河水侵蚀,且带着侵略意义的木桥,更换了桥板等。随着岁月的更迭剥啄,人们对木桥有了更深的认识,并用大工字钢对桥身,桥墩进行加固,给护栏刷上绿漆,使它恢复了原有面貌,进而它就又有些许傲气的横驾运河之上了。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3)

半个多世纪过去,独流这座木桥像一位沧桑老人,他既见证了侵略者的恶行,以及战火给这里带来的疮痍,也看到新中国一步步壮大起来的历程。如今,每天人们经过时留下的欢声笑语,杂踏匆忙而来的脚步,才是他对这座商埠古镇忠诚,安宁的守护。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4)

出独流镇不足十里来到静海的最北端,也就是和西青区交界处,这里便是大清河,子牙河,南运河三河汇聚的三岔口。站在桥上远远望去,三河从容交汇,两座闸口并肩,那粼粼水波在秋阳艳影里竟有些妩媚。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5)

大清河绵延数百里到此收尾,三河汇聚后形成一支干流,这也是独流得名的由来。这条河绵延向东后又分做两股清流,一支是减河继续奔东入海,减河主要作用是用来分洪,不分洪时闸门不打开,只有洪涝年月儿才提闸放水;一支是南运河,它继续一路向北,在西青境内子牙河故道依旧存在,直到市区的西河闸,这条奔腾几百里的子牙河才融入更宽阔的海河的怀抱;南运河则绕过历史文化名镇杨柳青,逶迤东去进入市区,在三岔河口与北运河一道并入海河。

这个深秋,让我们来聆听运河(图26)

手抚桥栏要人不禁遐想,如果能让运河当年的漕运再次繁盛起来,让京津冀三地联手打造一个水,陆,空立体交通空间,那该是多美的场景:天空里银鹰翱翔,陆地上车辆有序行驶,河道里船只穿梭往来,这样既解决了陆路交通的拥堵,又可充分发挥水利航运的便利。思忖间耳畔不觉响起汽笛声,那是儿时的拖船被火轮拉着,从记忆深处缓缓行来。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