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姨,关于琳静周姨是干什么的的介绍

日期:2019-03-16 15:25:4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79

周姨是妈妈好朋友,俩个人相处的如同亲姊妹一般,可以说是一生的莫逆。

周姨,关于琳静周姨是干什么的的介绍(图1)

周姨是广州人,妈妈和周姨的相识相处始于上个世纪60年代。1964年,周姨随徐叔从部队转业来到府谷,当时,我们两家住在黄河边上同一个院子里。因为两个家庭有着相似的背景,徐叔和爸爸都是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周姨和年龄相同,周姨家有两个男孩两女孩,和我们家的情况一样。周姨和妈妈有着相同的为人处事理念及原则,在持家及教育子女方面也有着相似的理念,所有这些,使得妈妈和周姨之间的交往非常亲密。

周姨,关于琳静周姨是干什么的的介绍(图2)

妈妈和周姨的亲密交往,也感染了两家的孩子。我们兄弟两和周姨、徐叔的大儿子作军,二儿子作财都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们同在城关第一完小上学,我和作军还是在同一个班;上学时招呼着一起走,放学后一起回家;我们一起钻崖洞,一起到黄河边玩耍,一起到五虎山上砍柴,一起到河滩拔草卖给车马客栈。..........

周姨,关于琳静周姨是干什么的的介绍(图3)

周姨,关于琳静周姨是干什么的的介绍(图4)

1966年,开始后不久,爸爸就被扣上了“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帽子。在批斗爸爸的大会上,有个叫做白凤合的派恶狠狠地说,“要让你任发邦妻离子散,要让你任发邦家破人亡。”

过去,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派会对一个刚到地方工作3年时间的人有那么大的仇恨?直至近年才有所悟。这是我在以后的回忆中要阐述和分析的。

1966年10月,爸爸因遭受导致身体致残,为了让爸爸恢复身体健康,经过委员会的批准,爸爸先后到北京、西安等地接受治疗。当时,派之间的“文攻武卫”已经展开,许多地方都有“武斗”发生。从府谷经山西、河北到北京的公路都被各个不同派系的、派控制着,一些路段还埋着地雷,到处都要检查、盘问。遇到有地雷的路段就要请人带路,遇到盘查就要拿出委员会开的路条【介绍信】费力地解释为什么要到北京去,当然,对爸爸的身份是要隐瞒的。一旦他们知道爸爸是就会出于对伟大领袖的忠诚,对、资产阶级司令部的仇恨,各地的派都不会放行。途中的费尽周折,没有经历过或是不了那段历史的人是想象不到的。900多公里的路途,颠簸了半个多月才抵达北京。

其间,妈妈一直陪护在爸爸左右。

爸爸受难,我们兄妹四处于无家可归,流离失所的境地。我寄居在佳县农村的爷爷奶奶家,弟弟寄居在辽宁的姥姥家,两个妹妹则寄居在铜川的姑姑家。周姨非常同情我们家庭所遭遇的不幸,一直尽所能给予我们以关爱、帮助。

在那个年代,全国实行粮食计划供应,农村也不例外。在城镇,未参加工作的城镇居民每人每个月限量供应28斤口粮,三两油;在农村,因各地情况不同而有别。在佳县爷爷奶奶那边,在交完了公粮后,每个人全年可以分到200斤左右未经过加工的毛粮,因为粮食不够吃,谷糠和菜也就成为日常十分重要的补充食物,谷糠虽然难以下咽,但是谷糠的那种清香却是非常诱人。在辽宁姥姥家那边,应该还算是很富裕的地方,每个人全年可分到300斤左右的稻子做为全年的口粮。由于我在爷爷奶奶那儿有了吃糠的体验,后来我到了姥姥家,告诉姥姥,“糠是可以吃的”经过尝试后才知道,同样是糠,稻糠却是不可以吃的。

要知道,70年代的物资极端匮乏,油每个人一个月限量供应三两,肉也是每个人一个月限量供应三、四两。在这种条件下,我和弟弟去了,就等于从作军、作财还有两个妹妹的碗里抢饭吃一样。

陕北地区民风古朴,人们非常重视春节及各种传统节日。所以,在春节和一些重要的民俗节日期间,不管有多大事都要先搁置下来,回家和亲人团聚、过节,因为炊事员也回家。所以,各单位的食堂也都停火,在单位不再有饭吃。这么多年以来,我就一直在想,这可否被归纳为促成外乡人们春节时返乡习俗的形成的原因之一呢?春节前,周姨和徐叔都会给我和弟弟挂电话,让我们兄弟两人到家里去过年。如果不是周姨和徐叔的照顾,每逢年节,我和弟弟这两个无家可归的孩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爸爸妈妈远在千里之外,我们又能到哪里去呢?

由于家庭教育的影响,我和弟弟都不习惯在外人家里吃饭,这种习惯至今仍然保持着。但是,周姨待我们就象待自己的孩子,让我们兄弟没有了生分的感觉。到了周姨家就象是回到了自己的家,见到周姨也有一种见到了感觉。俗话讲吃饱了不想家那几年尽管爸爸妈妈不在我们身边, 由于有周姨和徐叔的照应,我和弟弟却都深刻地感受到了亲人的关爱,家庭的温暖。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年,直至1974年爸爸妈妈回到府谷。

周姨耿直,为人直爽,讨厌虚伪逢迎。记得1983年暑假回家,我去探望周姨,周姨先问了我学习的情况,又问我:“你快毕业了,想没想做什么?”我说,“我想当记者或者是做律师”周姨接着说:“阿军毕业了,被分配到学校当老师了” 听语气,周姨似乎对作军的毕业分配不是很满意。因为当时文革刚结束没几年,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还很低下。‘搞的不如卖茶鸡蛋的,’‘改善知识分子待遇是光坐花轿’…都是当时的热门话题。在选择职业时都把教师放在最后。为了安慰周姨,我说:“学校也挺好的”周姨有些不高兴地回了句,“好?你怎么不到学校去?”听周姨这么一说,我不再敢言语。

周姨,关于琳静周姨是干什么的的介绍(图5)

我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哈尔滨,回家的次数少了,再就很少和周姨、徐叔见面。后来,周姨和徐叔搬到了西安,和周姨、徐叔见面的机会就更少了。2019年春节回家时,我见到了周姨。周姨已经83岁了,耳聪目明,身体硬朗,思维还是那敏捷,还是那么健谈。见到我后,关切地嘘寒问暖,问完夫人,又问女儿、问外孙。最后,周姨有些嗔怪地说:“你怎么也不领老婆和女儿、外孙回来看看?”我忙解释,“前年春节、去年夏天时她们都回来过,那时你和徐叔都在西安,没能和你们见上面。下次我领孩子回来见你。”周姨语重心长地叮嘱我:“很不容易,年轻时吃了那么多苦,你们要照顾好,要常回来看看。趁着还能动,再领回老家(辽宁)看看,兄弟姊妹们聚聚。”

妈妈经常满怀感激之情和我们兄弟姊妹说起周姨、徐叔,说起所有帮助过我们的叔叔阿姨。那些年要是没有你周姨、徐叔这些老乡,真不知道怎么才能熬过来。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蒋玉娇0813
蒋玉娇0813
其实,这都是将心比心的事儿
2019-03-18 15:45 28
2843743060
2843743060
四姨怎么打暗恶魔?
2019-03-18 17:44 48
outess
outess
李叔和张姨同居快二十年,李叔中风卧床三年后去世,李叔的儿子有赡养张姨的义务吗?
2019-03-11 06:26 43
米小果棒棒
米小果棒棒
征联:武夷山上寻五姨,你会如何对?
2019-03-19 18:45 45
爆灯sir
爆灯sir
结果最后送走父亲,你们翻脸不认人了,把人家要赶出去,这样的做法,你认为你父亲要是活着他会同意吗
2019-03-15 01:56 14
seven_29
seven_29
没有收入,还没有住所
2019-03-15 02:28 3
msilove
msilove
我想正常人都不会这样
2019-03-19 01:17 45
天太黑我听
天太黑我听
况且人家也不是图钱的
2019-03-10 21:52 22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