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

日期:2019-04-03 13:38:0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26

当年解放海南最先登陆的地方。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1)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2)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3)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

把过去的事情记录下来,要有卢梭写《忏悔录》那样的勇气,只要是事实,不管它对与错,好与坏,记录下来留待后人评说。

我是1994年初到海南报到的。在那里工作了三年多,1997年离开海南岛,虽然待的时间不长,可是海南我认定是第二故乡,印象极深。

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我在省政府经济研究中心工作,给我们一个任务,到南方诸省考察土地市场的情况。一行八人首先来到了海南。一到那里让你的眼睛一亮。自然环境不用多说,就是当时改革开放的气氛就非常吸引你。

为什么会选择去海南,当时也有到县里挂职锻炼的机会。现在总结起来,主要还是喜欢大自然、喜欢较有性、比较刺激的工作。之前在省局机关、在一个单位做纪检书记,1991年调到经研中心工作,按说不错了,在省政府大院里,但是这些工作都激发不起更大的激情。始终不习惯那种按部就班、亦步亦趋、仰其鼻息、有时不得已一本正经地说假话的工作环境,更不习惯那种没事瞎聊,一天到晚打拱猪那样浪费时光。刚好,海南计划厅建设项目投资研究院在上招人,有个朋友已经去了那里,给我的条件是保留处级职位,当年给房子。就这样去了海南。

20多年前的特区环境,两级分化比较明显,海口和三亚开始了现代文明的建设和五指山里少数民族刀耕火种的状态交织在一起;对比内地的发达城市来说,海南省的就地升格和脏乱差的街区环境,人员素质也有一定的反差;建大特区的动静很大,但是发展方向不够明确、措施不多;单独活跃的房地产业与各方面基础设施的滞后形成反差;那时通讯还没有手机,老板都拿着大哥大,我们都是BB机,海口的公共电话网刚刚通,你要回个电话很麻烦,排着队,有的小青年一打起来要好长时间,你又听不懂。当地人生活节奏比较慢,早上吃点空心抱罗粉等,白天一起喝老爸茶,很便宜几块钱要一壶,边喝边添,可以喝一上午。有的在椅子上蹲着,东看看西瞧瞧,地上都是托鞋,我特意体验过。

我在海南三年多,当过项目信息部长、办公室主任、院长助理、建设项目投资杂志副总编。主要的任务就是招商引资,收集项目,发布项目。海内外的投资商要到海南来发展,首要的就是要有一个项目载体。否则拿不到地皮、在政府拿不到批文、在银行贷不了款。那时经济已现下滑态势,土地买卖的击鼓传花项目许多都到了最后一棒。

两个炒地皮赚钱的故事—一个是认识的海归两口子,来海南发展的挺好,在第一轮的发展中赚到钱了,在聊天中他说前两年在海南赚钱很容易,容易到什么程度哪?他喝一顿早茶,无意中就赚了一百万,真有点天方夜谭了?他讲在早茶店里先来了一个朋友,跟他说有一块地要出手,多少钱就卖,就先走了。后来又来到了一个朋友,问他手里有没有地要卖,他说有,就加价一百万,出手了。就这么容易!

第二位就复杂曲折了,是我同事的表姐,已是个富婆了。那天她请表弟和我吃饭,无意中讲起了刚来海南的时候,两次惊险的历程。一次,本来她来海南是到新闻单位当的,有人给她。结果到了海南出现了变故,单位进不去了。她也不好总找人家,眼看兜没钱了,没办法到招聘人的地方看看有没有工作可干,去了几天都没有,一个男的跟她说:跟我走吧她就要没饭吃了,心里几次想跟他去吧,最后还是不甘心,终于找到一家地产公司当助理的工作。

第二次,公司老板在外县有一块地,红线图就是批不下来,让她去公关,关键是主管土地的县领导,并说拿下来奖励她50万。她去了,那个领导挺客气,约她到宾馆来谈,她感觉不好但是也得去,明显他想要占她的便宜。到了宾馆一些小动作她也没计较,天热,那领导进去洗个澡,她想怎么办?哭吧,就想起了来海南种种不顺心的事,越想越难过,还真哭起来了,还真挺伤心。那领导出来一看,怎么这样了?他只好说,别哭了,我批给你走吧。就这样赚到了第一桶金。听完了,我俩无语了。

都在找机会,希望交朋友—到了海南,你会有一种全新的感觉,一个新的环境就连城市天空中弥漫的空气,嗅起来都是不一样的。尤其是内陆人到了海南感觉更突出。在内地的时候很少和陌生人打交道,都保持着警惕,在海南不同,大家都需要扩大朋友圈,有了方式,很快就上了。有一阵老王也挺风光的,在大酒店吃饭会经常遇到熟人,在那里我们不习惯在包房吃饭,都在大堂里。一会过来一个握握手,还带个人过来跟你寒暄,说这是计划厅的王处,把中间的研究院都省略了。一起吃饭的他们说你厉害呀!我说你算算,海口当时一共就30多万人,老人和小孩占大部分,还有一半不出来,平时在街上的就那么几万人,你晃一年就都混个脸熟了。

尤其见到东北老乡就更加亲切了,夸张到刚去的时候,听到说东北话的人,追着人家问是哪里来了,认老乡。海口的伊春人比较多,当年建省的时候正是林业不景气的时候,就像滚雪球一样,来海南的伊春人非常多。我们经常搞项目发布会,我们的项目资料印的很一般,但是都买100元一本,为什么卖这么贵哪,要想买的,不嫌贵。不想买的,你给他也没用。但是只要是东北人往往就赠送了,后来我们的人一听到是东北人,就说:完了,这钱又赚不到了

第一年的九月九,我们几个朋友和家人在海边,海边上有几万人,在周围都挖上沙坑,在坑里点上蜡烛,我们在中间烧烤、在大海里游泳、对在琼州海峡内地家的方向,高唱着又是九月九.....想家的....时刻在心头。嗓子都喊哑了,唱着唱着真想家了。

与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先生合影。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4)

汪看项目。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5)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6)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7)

发布会。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8)

考察海南。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9)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10)

在海南就职。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11)

在哪里工作都要经历苦和累—内地的生活比较有规律,海南特区的生活,你的精神比较紧张。来到一个新的环境,你之前的一切都清零了,从头干;都是新同事,都要重新处;新的工作要重新熟悉;要命的是来到了特区,还是在事业单位工作,没有下海;几乎每天都要接触陌生人;工作压力也比较大,记得有一次我们要搞个项目发布会,规模还挺大。一切都准备好了,第二天就要开了,结果刮起台风了,一直在担心能不能如期召开,好在到时间台风停了。在去会场的路上,台风刮的满地狼藉,会议来的人还不少,这还有点安慰。

还有一次刮台风,发大水,把我们的一楼都淹了,你在家的窗边静静听台风的动静,真有点像听交响乐的感觉。刮了两天,家里都没有吃的了,我和同事王顺商量,我们突围吧,于是就把衣服放在塑料袋里,两个人趟着到胸的洪水突围出去,找饭店吃饭,再找旅店住下了。水退了,那天我们回来发现一条眼镜蛇,很大。我第一次看到这样凶狠的蛇,我们一个海南同事厉害,拿个布口袋和棍子一会就给它弄进了口袋里,我们几个就出去找个饭店,要了一只鸡和那条蛇一起炖了,挺好吃的。

那时海口来的人特别杂,哪的人都有,也比较乱。海南的西面是北部湾,那边就是越南,经常有人从海那边弄枪、手榴弹等过来,在海南出事的比内地多,有一次是仇杀,两个摩托车手靠上一台车,拿出枪就打,就像看的警匪片一样。出门你都要时刻保持警惕,随时观察着周边的情况。以前在广州下火车也有这种感觉。还有的人堵住你要钱花。我经历了几次,一次是我在路上骑自行车,一个摩托车靠到你的旁边,一下子就把我的汉显BB机给抢走了,单位花2千多给买的,刚刚戴了几天。

还有一次我们单位聘个保安,有一天,员工反映他时常带女人来宿舍住,我说立刻辞退他。后来听说这个小子还是一个山东帮的小头头,临走还在墙上写我的名字,让我等着,呵呵。

记忆最深的是单位盖楼,我主管基建,决算的时候,我主持给施工队多报的90多万,全砍下来了。光水电部分就砍下来30多万,施工队长包着钱往我家送,坚决给他退了回去。负责水电的是一个当地出名的烂崽,满头刀疤。知道后就来单位闹,在我办公室里,他威胁我,我随时准备和他动手。后来我找到他们基建公司领导,把他骂了一顿。还找了当地的武警,一个武警中队长是我的朋友,他说大哥你放心,只要你打电话,我的战士一定会很快赶到你的身边。我们还搞起了警民共建,在我们单位设了一个武警巡逻点,经常在一起活动。

单位内也有勾心斗角的,我记得单位打一口井说是包给地矿局一个打井队了,结果发现是被转包了,说打了300多米,一个副院长就给结算了,连10%的质保金都没留。后来我主管这方面工作,员工反映水不好喝,就过问了这个事,他不知道我学过地质,懂打井,一了解只打了100多米,一化验水质还有问题,我一追究把他得罪了,实际上我已经放他一马了,可是,他后来还到厅里告我的状。他现人已不在了,人世间的恩恩怨怨也都化成了过眼烟云了。

吃官饭的旧家子弟—这是对自己的一个评价。我记得鲁迅说过小家子弟和旧家子弟的区别,原话记不太清了,大致的意思是旧家子弟一遇到风险就退了,因为后面还有一个归宿,而小家子弟则不然,他只有前行。我们一同经历了40年改革开放的大潮,有多少熟悉的成功人士在我的身旁走过。就说我们海南研究院的几个小兄弟现在都是有几千万的成功人士了。比较起来自愧不如。

回想20年前老王才40多岁,也是年富力强,就是没有勇气自己下海打拼,还是觉得铁饭碗把握。也年轻过,但始终走着老路,人世间经历是不能重来的,这将是终身的遗憾。在内地按部就班的混,兴许会混个大一点的官职,可对我这样性格的人来说,那也是个很痛苦的过程。可是我是在海南、深圳、浦东三个特区都干过的人,到哪里都负点小责,可就是没有大的收获,那就是情商问题了,或者说就是这个命了。从内地到特区、从地质技术员到省政府大院的处长,可吹的就是这点经历了,说来惭愧。

说到这里悟出一个人生道理,其实早知道,但你没经历过就没有这样体会深刻,那就是干什么工作一定要坚持,长时间坚持一定会有成就。像我这样3年一动,只是不断地耕耘,一到收获期人已经找不到了。

经历了海南特区发展的历程—刚刚去的时候,海口旧街道很多。三亚更不用说了,当时我一个战友来三亚,我们一帮人在三亚,找了两圈没找到能住的酒店。发展也不快,方向不明确,当时说东部是旅游长廊,中部发展热带农业,西部建工业走廊。98年后形成了底谷,到处可见没有盖完的楼茬子。2007年去海南,旧楼房还是一千元一米哪。这几年可是大变样了,建国际旅游岛三亚和海口大变样了。变成一个现代化都市了,之前许多的地方都找不到了,许多原来只是在我们项目册上的项目,都变成了美丽壮观的现实。

离开海南—当时是真想在那里扎根了,我喜欢那个地方。房子有了,家都搬过去了,孩子都过去上学了。可是孩子不适应那里的学习环境,与当地的同学交流也有问题,老师说的海南普通话听的也不太清。海中是有70年历史的好学校,当时进还要5万那,因为我是计划厅的,才优惠只交了1万。是个全日制的中学,星期六才能回家。没办法怕耽误了孩子的学业,只好又把孩子办回了哈尔滨的学校。又是一个人在海南了。

再加上当时海南的形势越来越差,真有点迷茫了。正好有个原单位的老领导来海南开会,我们在一起说起来了,他说这里不行了回内地吧。我也没有下决心,就试探地说你一下看看,结果没想到一个星期调令来了。其实不想走,就这样离开了这经常使我梦魂萦绕的海南岛。

那里有美丽的热带风光、有许多我熟悉的地方,当年为了考察项目跑遍了海南的山山水水、还有许多好朋友在那里生活、有我尊敬的老领导和共同奋斗过的好兄弟。他们现在还经常在调我的胃口说:回来吧!想你!我也想他们!想海南岛!

写于2017年12月4日。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12)

《岁月的记忆》特区篇-在海南的日子里(图13)

网友评论
slj9899
slj9899
在海南买房,哪个城市好?
2019-07-17 15:35 794
怪蜀黍12
怪蜀黍12
为了陪养我们,什么苦都会去吃的母亲
2019-07-20 02:50 592
changz1831
changz1831
在海南养老的你,觉得海南好吗?
2019-07-15 22:31 562
foxhound09
foxhound09
不体会不知道,体会过的忘不掉
2019-07-15 10:23 696
yingtianhu
yingtianhu
年收入八万,在海南怎么样才能买房?
2019-07-14 22:45 344
小局1213
小局1213
家里老人生活能够自理,是对儿女事业的最大支持
2019-07-14 19:36 384
苏南张志文
苏南张志文
我亲眼见识了邻居老人的身体变化,和母亲的身体变化
2019-07-14 14:27 47
无人为孤岛
无人为孤岛
未来在海南买房,合适吗?
2019-07-21 10:55 826
惠州小肥妹
惠州小肥妹
如果候鸟不来海南了,海南会变成什么样?
2019-07-21 14:18 435
lengjian28
lengjian28
跳跳舞,练练瑜伽、开开联欢会……小区里很多锻炼达人和表演达人
2019-07-16 07:50 145
相关文章
潮汕独有的特色酱油, 5元一大瓶, 商贩: 每一滴都是鱼的精华

潮汕独有的特色酱油, 5元一大瓶, 商贩: 每一滴都是鱼的精华

潮汕独有的特色酱油, 5元一大瓶, 商贩: 每一滴都是鱼的精华[详情]

JPACT考生家长在饮食上如何帮孩子提高学习效率?

JPACT考生家长在饮食上如何帮孩子提高学习效率?

JPACT考生家长在饮食上如何帮孩子提高学习效率?[详情]

《岁月的记忆》纪念篇(二)一一学兄逝去

《岁月的记忆》纪念篇(二)一一学兄逝去

《岁月的记忆》纪念篇(二)一一学兄逝去[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