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含羞草》之二

日期:2019-06-12 19:46:5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48

中篇小说《含羞草》之二(图1)

老校长给羞草倒上满满一杯温开水,边让她喝着,便自己去给她卸车。六十几岁的人了,手脚很麻利,很快就把羞草辛辛苦淘来的矿泉水瓶、废纸旧报进行了归类。这时,羞草喝完水,有些缓过神来,就倚在门框,呆望着老校长在收拾。

羞草想帮也帮不上忙,她实在累得连胳膊都太不起来。从下午放学到现在进门,整整四个小时,她转了半个县城,腿都累直了,连弯都不会打,直抽筋。还有一件更难言的事:就是那个电管员前天把她给上了之后,她的大姨妈就提前三天来了,本来是很准时的。这今天下午骑自行车转的四个小时里,她肚子疼得直冒冷汗,厉害时恨不得就地倒在什么地方。可是,她不能,她不能让人看笑话,她咬牙蹬着自行车,她自己都感觉,底下的鲜血都隐约渗了出来。她顾不上这些了,她要拼命!

老校长把所有的东西过好秤,就和羞草进了屋。他又给羞草到了满满一杯子热水,又加了两勺红糖,感动地羞草眼泪一个劲地在眼眶里打转。

老校长抱着羞草的头说,羞草,不哭,大家都知道你弟弟的事,你咬咬牙,困难会过去的,要坚强!这一番话,说得羞草眼泪就啪啪地往下落。

老校长,左手搂着羞草,右手在算盘上就噼里啪啦弟地打起算盘。只见他身子站的倍直,虽然戴着眼镜,可是腰也不弯,右手三个手指拨珠子,还外带夹着一枝笔,边拨算盘珠子,边把结果写在纸上。没出一分钟,他已经把结果算了两遍。他慢条斯理地拿给羞草看:

塑料瓶:480个X 0.05元=24元 报纸:60斤X 0.4元= 24元,其它杂物:2元。

他算完之后,转眼看着怀里的羞草,看到此时此刻的那张秀丽的脸庞,泪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晶莹的水滴闪烁出的尽是疲惫、辛劳和委屈。老校长的心紧缩着,他那双曾经拿了一辈子粉笔大手,在羞草的头上慢慢地抚摸,尽量平静地说,羞草,我收你的废品,所有的东西一律加倍,你看好吗?

啊!羞草听了老校长这番话,不由地张大了嘴,惊得她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她才有些怯弱弱的问,是真的吗,老校长?为什么啊?

老校长长吁了一口气,说:羞草,爸妈妈不在跟前,你弟弟出了这么大的事,大伙应该帮你。

秀草听到老校长说到爸爸和妈妈,不由地眼泪又刷刷地往下落。爸爸妈妈远在广东打工,羞草没有把弟弟被人打伤的事告诉爸爸妈妈,她怕爸妈担心,只是说弟弟好长病,希望爸爸妈妈回来看看弟弟。

韩羞草把一切都扛了下来,她宁愿自己吃下所有的苦,也不要身在远方的父母亲再赶回来受累。

她抬起疲惫的脑袋,面带羞涩,看着老校长那张苍老的脸说,谢谢你,老校长。说完,她瞬间在脑海里想起他的儿子丑行,羞草那张苍白而又疲惫的俏脸,腾地一下变红了,整个的人就像一只亭亭玉立、开放着浅紫色小花的含羞草。

瞬间想到老校长的儿子使得羞草不自在起来,心里有些作呕。她的脸色瞬间的红白变化,老校长看在眼里。其实,老校长对此事已经心知肚明。

前天晚上儿子回来就给他说了羞草的事,结果老校长把他臭骂一顿。到了当天晚上,他自己躺在床上,不由地想起儿子的事,又想起羞草的美丽倩影,不由性起。说心里话,他也想性事,自己的老伴都已过世十年了,他没有再娶,说不上什么原因,不是没有说媒的,就是引不起。

现在一个活脱脱的羞草就站在眼前,而且刚才还在自己的怀里泪流满面。老校长内心里有股冲动,他也想像儿子那样,抱住眼前这个面貌俏丽、身材苗条的一个活脱脱的美人学生,可是,一种几十年养成的职业道德又在内心里阻止他这么做。他不敢,害怕几十年的威严与脸面在瞬间就会被自己的性冲动一扫而光!更何况,论年龄,他当得起羞草的爷爷。

老练而沉稳的老校长为自己的控制力而高兴。他转身装作一无所知,对羞草说,羞草,天已晚,你不要回家了,就住在我店里吧。

羞草被老校长的诚恳打动了,她喃喃地说,老校长,好谢谢你,真的很麻烦你!

老校长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转身给她端来热气腾腾的洗脸水,一条洁白的毛巾飘在里面。羞草边洗脸,那泪水就如同珍珠般打在水面上,几天来的风风雨雨,几天来的风餐露宿,几天的奔波,一下子随着泪流满脸,得以全部释放。

洗完脸的羞草重新焕发了青春的靓丽,是那样楚楚动人。一边看的老校长心里不禁一阵颤动,但他不漏声色,默默地给羞草下了一锅热气腾腾的鸡蛋面条,给羞草端来。

羞草饿坏了,她狼吞虎咽地吃着,就像在自己家一样。这么香气喷喷的面条只有妈妈给她做过,可惜已经好几个月没吃到了。

站在身旁的老校长心怀感慨,他暗自佩服这个不屈不挠的小姑娘,这是自己的学生,他为此骄傲。他要帮他度过这个难关,跨过这个坎。

老校长边想,边端详着低头吃饭的羞草: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在背上,蓝色白底花的小短褂衬着一段雪白的脖子。单身的十年使得老校长的望已经十分强烈,他的那双饱经人世的眼睛,也受不住那段雪白的脖子的诱惑,顺着脖颈往下溜去:脖子下隐隐约约显出羞妈精心缝制的胸围,两只雪白的桃子就像海市蜃楼中的两座仙峰,随着羞草大口地吃饭,而若隐若现。

老校长不由地吞下口口水,看着纯洁无暇的羞草,他不禁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而臊得满脸通红,当然毫无心机的羞草没有看到。

羞草吃过饭后,立刻感觉仿佛有万般疲惫从各个角度向她袭来。老校长也看出她的窘相,就把她带到里间一张干净整洁的床边,对她说,羞草,你今晚就在这里睡吧。我在外屋。

老校长在外屋只了一张折叠床,两人各在一屋,各自入睡。

羞草酣然入睡,从屋里不时传出微弱的鼾声;而在外屋的折叠床上躺着的老校长,则是翻来覆去,如卧针毯。老校长今年六十三了,十年前妻子去世,再未娶妻。单身汉的生活不是好滋味,尤其是身体倍棒的老校长,时不常的烧身,令他百般难熬。

此时鲜活的、初露丰腴身材的羞草就睡在里屋,他唾手可得。十年单身,望如同干柴遇烈火,他几次探起身子,想进到屋内,然而最终又被他的厚重的伦理道德给压了下去。几次折返之后,他也浑然入睡了。

到了第三天,天气骤变,下午还是晴空,傍晚大雨挟着闪电倾盆而下。羞草在路上淋了个落汤鸡,寒冷加上浑身的冷汗使她不禁鸡皮疙瘩满身,牙齿也上下打架不停。乡间小路变得泥泞,水洼遍地。终于,在快进村的路上,羞草摔了个人仰马翻。幸亏,老校长留心听着动静寻了过来,这才把躺着水沟里、雨水就要淹没的羞草背了回来。

老校长看着半的羞草,心疼死了。他赶紧打来热水,细心帮她擦洗,遇到摔破的地方,老校长小心翼翼,生怕触疼了羞草。就这样,清醒过来的羞草在老校长清洗过程也不时地呲牙咧嘴,但就是没有哼出半点声音。

衣服早已全部湿透,老校长给羞草的伤口抹上红药水之后,就让她把浑身的湿衣服脱掉,钻进干净的被窝里。羞草很听话,就像在听从教诲,撒娇般地依依去做。

老校长赶到羞草家里把一身干净的衣服为她取来,又给羞草做了一顿香喷喷蛋炒饭,另外还煮了一锅红糖生姜水为她驱寒。把个孤独无助的羞草感动的涕泪齐下,扑在老校长的怀里就不出来了。

晚上,雷鸣交加,倾盆大雨又起。风声狰狞地呼啸,雷声如同炸雷,一个接一个爆响,瞬间的闪电把原本漆黑的半夜照得雪亮,刹那间又悠忽而息,犹如回到地狱。

这次是羞草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外面的炸雷一次次吓得她心惊肉跳,而那闪电又会使的她魂飞魄散。终于随着一声爆响的巨雷,她不顾一切的跑到外屋床上,一头就钻进了老校长的被窝里,浑身颤抖。

此时此刻的老校长也没有入睡,他再一次陷入到伦理与法理两难的境界。身边这个温暖如玉、俏丽而又丰腴的羞草,就像是天上掉来的林妹妹,而他感觉自己不是已过花甲之年的退休校长,而是一头野兽,一个有着七情六欲的壮年。特别是羞草的那双柔软无比、隆隆鼓起的乳房,坚实地抵在自己身侧,那一头柔软的黑发,在自己的胸膛上的摩挲,更使得他神魂颠倒,几乎保持不住。

可是,老校长以钢铁般的意志力克制了即将喷发的似火山般的激情,他的手柔情无比地抚摸着羞草的后脑,不断拍打着热烘烘的后背,说,别怕,孩子,别怕,草儿。不觉中,他把羞草唤作自己的女儿。

雷鸣电闪不过个把小时就呼啸着不知去向。外面的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分明是强弩之末,已全无刚才的威慑。

可是羞草仍然紧紧地搂着老校长,仿佛一松手,他就会从身边飞走,自己又会变成孤孤单单的一人。她害怕,前几天,弟弟没出事之前,有弟弟陪着,姐弟俩也算是相依为命地生活着。可是,这几天生活的突变和随之而来的生活的巨大压力,几乎使的羞草瘫痪了,尽管她在拼命抗争。

中篇小说《含羞草》之二(图2)

老校长的无私援助以及的呵护,使得羞草仿佛又回到怀抱,她感到温暖极了,她再也不愿意失去这份突如其来的温暖,而又重新跌入无数困难构成的冰窟之中。她紧紧搂着这个男人,他不是老校长,更不是电管员他爸,他是她的保护神,是他的脊梁骨,是她的男神!

第二天一大早,老校长就起身为羞草生火做饭,顺便给她烘干了衣服。

羞草起床后,在有些许的害羞之后,不大一会就回复了正常,速度之快连她自己都为此惊讶。她大大方方地为老校长端饭,搬好凳子,一起和他吃饭,就像在自己的爷爷面前,虽然她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爷爷。

看到羞草如此的镇定自若,反而使得老校长暗自羞愧了,自己都花甲之年了,在这个男女间的问题上还不如一个女孩子会处理,感叹世界变化之快,无以比拟。

接下来的一个夜晚是月光如镜,一切都被大雨冲刷的净净,所有的污泥浊气都被昨晚大雨冲进爪哇国去了,万物空宁。羞草在和老校长吃过的晚饭后,就搬了个凳子走在院子里,看老校长收拾院落里的废品杂物。老校长捣腾着六十多岁的腿脚,一会就把废品杂物归整完毕。回屋也搬了把椅子在羞草身边坐下。

羞草趴到老校长腿上,看着头上的那轮明月,喃喃地问:嫦娥真的住在月宫里吗?

他抚摸着那一头柔软瀑布般的黑发,说,在,那里还有吴刚,还有小玉兔,和它喜欢吃的含羞草,呵呵。

月宫里还有含羞草?羞草惊呼。她的双眼紧紧凝视着洁白的月亮。

相传,有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叫含羞草,”老校长不紧不慢地讲起故事。有一年,羞草姑父母得了不治之症,每天卧床等死,只有当地老财的后庭花园有一株鲜花,可以治疗此症。可是,那老财是个绝户,非得要羞草姑娘为他生孩子,才肯摘花治病。孝顺的羞草姑娘为了爹娘,就嫁给了这个老财。一年后,羞草姑娘为老财生了一个白胖胖的大小子,而羞草姑爸爸妈妈也因此治好了病。可是羞草却受到父老乡亲们在背后的指指点点,甚至耳旁风也刮进父母的耳朵里。不明就里的父母也因羞草嫁给老财为其生子深感耻辱,渐渐疏远自己的女儿。终于有一天,不堪负重的羞草,选择了永远离开这个世界。临死,深感到自己死后儿子一样会受到世人的指指点点,于是抱儿痛哭一场,善良孝顺的羞草抱着自己白白胖胖的儿子投井自尽。”老校长顿了顿。

第二年,井边上开满了一种小草。老校长喝了口水,擦擦自己的眼睛,接着说,小草的茎叶长着成对的叶瓣,非常对称美丽,小草盛开淡紫色小花,每当人们把手靠近小草花瓣,它们就会自动合拢,含羞似的垂下来。每当傍晚,在小草的身边,都会出现美丽洁白的小白兔:红红的眼睛,长长的耳朵,十分的招人喜爱。小白兔甜甜地吃着碧绿的小草,而小草的淡紫色的花瓣也垂下头,和洁白的兔毛相互摩挲,十分地亲密。后来的人都说这就是含羞草母子俩呢,再后来吴刚看着她们可怜,就把她们带到了月宫。人们从此就把这种草叫做含羞草。

老校长的故事讲完后,同样善良美丽的羞草早已哭的一塌糊涂。谁也不知道,此时此刻,在她心里,萌发了一种奇特的想法。

在这月亮如镜的夜晚,羞草异常坚决地要和老校长睡在一个铺上,谁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就连恪守伦理道德的老校长,也不明白,这个小姑心事,尽管他强压自己的欲望已多时。两人相拥而睡,仅此而已。听着羞草甜甜地酣睡声,老校长百思不得其解,看着眼前近乎裸睡的春节的羞草,他想到了皎洁的月光,含羞草的淡紫色的小花,于是他心如止水。

第二天又是一个周六,韩羞草骑上自行车往水库行进。乡间的小路,坑坑洼洼一样,羞草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前几天电管员就托人给她捎话,让她这周六去水电办公室—就是羞草第一次失身的地方。羞草心知肚明,那个家伙又要折腾她了。她头脑很清楚,绝不能再踏入那个鬼地方,可是她懦弱的内心和本能的欲望却又鬼使神差地推着她前往。两难,又是两难境遇。她讨厌死了这种人生抉择的关头。城市人家的孩子,十二、三岁的女孩还在妈妈怀里撒娇,可是她却要承担和忍受如此巨大的和痛苦。昨晚,听了老校长的故事,她就有了一个奇异的念头。

对于电管员的非礼要求,羞草只能是被动接受着。她无法反抗,她也无能力反抗。他会把上了她的事在全学校曝光,在全村曝光,他能干得出:在村里,他是电霸,老弱妇孺没人敢吭气,留守的的妇女和女孩不知让他糟蹋了多少;在学校,是原校长。看在那个辛辛苦苦做了一辈子教育事业的老校长的名分上,谁敢说不是?

羞草带着如此这般的别扭进了水电办公室。一进去,她就径直走到床边,一躺了下去。她心里一片坦然,尽管对他心里恨之入骨。

未完待续。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校长

校长(xiàozhǎng),汉语词语。在秦汉时期指的是下级军官,后经演化为国家教育行政部门或其他办学机构管理部门任命的学校行政负责人。另外还有不少人的绰号名为“校长”。现在主要指国家教育行政部门或其他办学机构管理部门任命的学校负责人。

网友评论
陌路698
陌路698
叶子对热和光产生反应,受到外力触碰会立即闭合,在盛夏开花
2019-09-13 12:55 445
我就要173
我就要173
在此提醒诸位,含羞草在白天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夜晚时,含羞草不能进行光合作用,就会放出有毒物质
2019-09-14 10:54 474
低调华丽11
低调华丽11
有人认为现实社会有三分之二的人没有幸福感,你怎么看呢?
2019-09-14 20:58 813
你的名字tt
你的名字tt
现实社会很多人之所以没有幸福感还与他们所受的教育和价值观密切相关
2019-09-20 18:59 700
倩贻baby
倩贻baby
含羞草也有药用价值
2019-09-19 20:16 444
宝贝猪猪52
宝贝猪猪52
浇水不可在中午光照充足,阳光强烈的时候浇水
2019-09-13 23:54 173
大黄峰_7
大黄峰_7
注重培养人的兴趣与特长,多元的价值体系,而非现在的唯金钱论与简单粗暴的丛林法则
2019-09-19 18:24 464
相关文章
小说《游菜花》之二

小说《游菜花》之二

小说《游菜花》之二[详情]

《东北往事之二十年》预告片全程高能, 夏雨和胡军太刚了!

《东北往事之二十年》预告片全程高能, 夏雨和胡军太刚了!

《东北往事之二十年》预告片全程高能, 夏雨和胡军太刚了![详情]

为有源头活水来-建水水井随想之二

为有源头活水来-建水水井随想之二

为有源头活水来-建水水井随想之二[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