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泉映月,关于世界对二泉映月的评价的介绍

日期:2019-06-12 19:44:3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620

雾锁残阳。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的一个冬天,潮湿、阴冷笼罩着南方的W市,市中心大小不一的青石板铺起的马路,贼亮光滑却坎坷不平,蜿蜿蜒蜒伸向远方;清晨的露水还没有散去,使得路面像镜子一样,照出由远及近、由近及远的隐约人影。临近马路有一条狭窄的巷子,一扇破旧的大门吱呀一声晃晃悠悠地打开,里面走出一位中年妇女:瘦瘦的、面色蜡黄,甚至透着一种菜青色。

她叫崔娣,原本是一贤惠却是命苦的寡妇,后在一烟馆打杂认识了现在她的男人阿B,那时的阿B虽已生活落魄,但是靠拉着一手动人心弦的二胡,走街串巷卖艺,每日的收入也足以生活无忧。不几日,他们就搬到了一起,组成了现在的家。

眼下的她阴沉着脸,都近十点了,仿佛还没睡醒,倦容挥之不去,佝偻着腰的她一步三晃。她离开大门,回头望了望,眼眶里涌出满满的的泪水,泪花映照晨曦那一闪光,捕捉到的人才能意识到,她哭了。她心如刀割,临近年关,家里穷的叮当响,连老鼠都饿跑了。她男人眼瞎很久很久了,平时就靠街头拉胡琴卖艺挣俩钱,换碗饭吃。可是近一年来,男人偶尔吐血,身体越来越虚弱,就连晚上的卖艺都难以进行。再加上刚解放不久的W市,正在大张旗鼓地进行工商改造,靠卖艺吃饭显然暂时不行了。不卖艺就没钱,吃了上顿就没下顿的日子是接二连三。后来有人看不下去就给她指了条路,去卖血。她去了,每次250CC。医院看她瘦骨嶙峋,也不忍让她多卖。每次卖血的钱仅够维持一星期生活费用,用完了,再去卖。就这样,几次折腾下来,无比虚弱的她几乎挪不动步,只好扶着墙,一步一步挪回家。回家后,还得强打精神给饿了几顿的瞎男人做饭。今天早上,当她把能照见人影的米汤端到男人手里,泪水和着碗里的几片菜叶,漂浮在上面。

阿B喝过几口,这个双目失明而自尊格外敏感的男人感觉饭汤滋味略有异样,眉毛扬了几下,像是想要问什么,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吞下那几片菜叶,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他那双盲着的大眼只是在大大的墨镜后面,无人看到它们欲言又止的那种眨动。

阿B叫他老婆为阿娣,他喝完碗里最后几口汤,说,阿娣,都好些日子没去吃茶了,你带我去好吗?说话时他的嗓音和平时不太一样,有些颤动,被压抑着。可是和他生活了十几年的阿娣感觉到了,她没多想,她要带她的男人去吃茶,而且就去他最喜欢的那家:弄堂口的升泉楼早茶。

这是阿娣已经拖着步子来到升泉早茶铺了。老远地老板娘就瞅见了她,等阿娣来到门口,老板娘扭着腰,一边接待其他吃早茶的客人入座,一边冷冷地和阿娣打着招呼:阿B家的,几天没见你家男人了,一起过来吃一碗吧,我新炒的五仁面,他最喜欢吃的!她揶揄着。

听到老板话,阿娣的心不禁哆嗦了一下。她心疼。现在家里已经家徒四壁,早上她把家里仅有的几粒米,加上些她捡回来的烂菜叶子熬成一锅粥,所谓粥她从男人端起碗来的粥面上都清楚地看到他的样子:深深地洼陷进去的双眼嵌着一对窟窿;两个突出的颧骨就像两个小山包;消瘦的脸颊使得那张平时说唱的嘴略显突出,就像他的张扬的性格,倔强地不甘平庸。她特别喜欢阿华的那双眉毛,总是高高扬起,仿佛把他业已失明的双眼挣得大大的,要把所有人的内心看透。

她强装笑容,用颤抖的声音,挤出几句话:是的,老板娘。是有些日子没来吃茶了。等一会,我就带他过来,那可要给你添麻烦了。

她心里清楚,她得先卖血,才能有钱出来吃茶。此时的阿娣心里闪现着她男人清瘦的国字脸,和那双永远扬起的眉。她加快脚步,朝着郊区血站走去。

她低着头,脚步虚弱,十七年前她四十四岁,守寡四年的她经人介绍来到W市一家小烟馆做了打杂佣人。在那她认识了现在是她男人的阿B。那时阿B四十岁。他靠在一张破旧的床上,桌上摆着灯具,颧骨突出的他正滋滋的吸着烟枪。他脸上架着一副墨镜,浓浓的茶色几乎看不出眼镜后面的那双眼睛。他贪婪地抽着大烟,还不时咳嗽一两声,咳出积压在嗓子眼里的浓痰。阿娣常去给他清理痰盂,久了才知道阿B是瞎子。有时候阿B没有烟资,就在大烟铺子里拉上几只曲子,给抽大烟的客人助兴。他的二胡拉的特出味,鸡鸣狗叫他没有拉不出来的,常常逗得烟客们大笑不已,烟馆里的老板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反正每次他也欠不多,就一两个烟泡。可是这个拉胡琴卖艺的阿华有个怪毛病,每次抽大烟非得叫上大烟铺里的阿娣给他捶腿砸背。四十岁就守寡的阿娣,人长得模样还不错:瓜子脸,丹凤眼,身子还算丰腴。她喜欢听这个瞎子拉的胡琴,他什么都会拉,甚至用他那把脏兮兮却异常出音味的二胡拉出鸡鸣狗叫,声音模仿得活龙活现,仿佛你就置身于鸡窝狗群之中,阿娣常常被逗得忍俊不已。

打阿娣早上出了门之后,阿B心里就扑腾开了。十几年了,自从他和阿娣在大烟铺里认识以来,他从来就没有像当今这样如此地依恋她!十几年里,风风雨雨,盛夏酷冬,要么她在先,手拉着他的大褂前襟引着他;要么,他在后,把一只枯瘦干瘪的手放在她的肩上,两人迎寒风,顶酷暑,在W市的大街小巷, 蹒跚而行。尽管他步履艰难,但是他心里高兴,因为他有了老婆。对阿B来说,老婆是什么,是他的天!以前,他想女人的时候,去逛窑子,W市的烟巷,他逛了个遍,火也发了,精也泄了,花天酒地,他玩得天旋地转,天旋之中,他把父亲留给他的洞虚宫雷尊殿当家的身份丢掉了,地转之中,他染上一身病,并最终害得双目失明。而今,卖艺行不通了,他们没有了收入。经常吃了上顿没有下顿。有时候他的烟瘾发作,满屋子打滚,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只有他的阿娣用身子死死地压住他。

今天阿娣一早就出了门,阿B知道,她又去卖血了。他的心在滴血。自己一大男人,不能养活自己,更别说养活老婆,反而为生活所迫,老婆去卖血来养活自己。这像一把刀子插在自己心头,这把刀已经插了半年了,这还是邻居告诉他的,不然到现在阿华还蒙在鼓里。

自从知道老婆去卖血来养活自己,这把刀插得他死去活来。他恨死自己了,双目失明,现在又不能走街串巷卖艺,靠老婆卖血,换些米、菜叶,熬成粥,喝上几天。晚上,他躺在床上,摸着老婆日渐虚弱的身子,眼泪刷刷地落在枕头上,他还不敢出声,怕老婆发现。

阿娣步履沉重地走在石板路上。现在她来到吉祥桥。这一带客栈多,门头房鳞次栉比,她和阿华时不时就来到这里卖艺。阿华拉二胡,什么曲子也拉。见什么人拉什么调。遇到有人家嫁女娶媳,升官祝寿他就拉个喜庆曲子,能把人家乐翻;遇到人家做丧事,他拉上一曲悲歌,把人家哭得死去活来。他去的地方多是W市的商业街和戏馆、饭店、米行、码头,三教九流的人们听到胡琴声就知道阿B来也,兴致高的便从他肩上的褡裢中拿出折子点上一出。阿B要价不低:二胡拉一曲两角,弹一曲琵琶五角;普通曲目两角,唱带点颜色的五毛。这种五毛的曲子在折子上有五六十只,其中就有闻名遐迩的。二胡曲上百个,琵琶曲也有二三十,阿B对它们可谓熟门熟路。

阿B让人家翻牌子,就是客人看着曲目牌上的曲目,中意哪一曲,阿B就给他演奏哪一曲。可是生来倔强的最看不惯那些油嘴滑舌的痞子或者那些轻浮到不知是谁的官太太和小姐们,碰到这些人翻牌子,阿B就想办法作弄他们,让他们掏了钱还听不顺心。

阿娣随他走街串巷十几年,最熟知阿B的演奏。他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同一首曲子,他即可拉得天花乱坠,激昂的曲调让人仿佛插上一双翅膀,尽情翱翔在蓝蓝的天空;也可奏得婉转悠扬,乡情浓浓的曲调,使人觉得如同家人在喝一杯美酒,尽享天伦之乐。他的最为拿手的那曲《二泉映月》 这首曲子可谓是阿B的心血凝聚而成。阿娣知道,每当阿B演奏此曲,那不是在卖艺、挣两个钱吃饭,也不是闲着无聊打发时间,他演奏此曲是把整个人的身心的投入。她听得出来,这首曲子里有他耳熟能详的道教做法事的欢快曲调,那是他那个做雷尊殿的观主的爹教他的。也有时下流行曲《知心客》在里面,还有他自己随性创造的凄婉悲喜揉和在里面。尤其是每当演奏《二泉映月》阿娣总能看到阿B眼噙热泪,在曲调的快节奏里,她能感受到,他在怀念他的父亲,怀念那个从小对他严厉管教却又付出满满一腔父爱的雷尊殿的观主。甚至在那首只有天上有的曲子里也柔和进了阿B对自己生身母亲的无比怀念,尽管母亲在他一岁时就过早去世了。这时的二胡的琴声无比悠扬,舒展缓慢,就像一个几岁的娃娃依偎在怀抱里,无限的缱绻缠绵。他的演技技巧,神乎其神,可以说到了无所不能的地步。《二泉映月》的主题乐章采用了不同的音域反复演奏,时而悠扬婉转哀怨跌宕,时而紧张快捷扣人心弦,时而像一个青春曼妙的女子在向你讲述一个凄婉美丽的故事,时而又像一个慈祥却又威风不减的老人在向你喋喋不休地督导教诲。

阿娣领着阿B走街串巷,走栈房、串馆子、摆场子,靠阿B拉二胡、演奏琵琶、说快板挣钱吃饭。虽说时时受到有钱人的白眼、挖苦,但是夫妇二人却也骨子硬气得狠,从未低三下四地求人要饭。这主要是阿B从小在雷尊殿长大,父亲是类尊殿观主的身份从小教给他做人的自尊。

所以时至今日,夫妇二人哪怕不能上街演出卖艺了,也断然不会出去讨饭吃。惊世不朽的音乐给夫妇二人刚强、自尊的性格以绵绵不断的力量。

今天阿娣走在湿滑的青石板街上,步履格外沉重。上次去血站卖血人家就告诉她,她营养严重不良,几乎无法抽血了,让她增加营养之后再来。近半个月了,哪有什么营养可补,除了每天喝那个可以照的出人影的菜粥外,几乎就无东西可吃。她想着先去阿B经常去卖艺的早茶店升泉楼、全乐福看看人家能不能先施舍一些早茶。还是先去是施舍些早茶吧。不然就是卖血,人家也不会抽她的血啊,都一步三晃的。

还有阿娣老家要进行土改了,老家里捎口信过来要她回去参加涂改,兴许能分到土地。

她知道后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参加土改,有了土地,就有了生存的希望。担忧的是她怎么能离开现在的阿B呢?一身重病的他离不开她啊!

她忧虑,她担心,她牵挂。不是一般地牵挂,而是那种牵肠挂肚的揪心。这种揪心,一想起,就是锥刺心般的痛。

她眼噙泪花走进升泉楼。平时的她,牵着男人,步履轻盈。她望着他,他唱,她心里跟唱,手上收钱;他说,她接着他的话说。他随手拉着二胡,她在旁打着快板。

今天一脸肥肉的老板娘没有了笑脸。升泉楼的八卦传得比风都快。人们早就传开政府不让耍把式卖艺了,当然更不允许人们抽大烟了。这两样要了阿B的命。

阿B不卖艺,就没有了收入,哪有钱喝早茶。老板猴都精。

看着平日里笑容可掬的老板娘现在立马变成这样一付冷冰冰的脸,阿娣的心锥刺般的痛。她二话没说,转身出了店门。可是退才跨出一步就又退了回来。还有比面子痛更让人心痛的,就是她的男人已经几天没有吃喝了,本就因抽大烟而垮掉的身体再没有了吃喝,身体就更没个人样了:两个颧骨突出,眼睛深凹,就像个会走路的骷髅。阿娣心里在流泪,她恨自己帮不了他。她返回身,强打起笑容,说: 老板娘,看在我们老相识的份上,先施舍一顿早茶,好吗?我男人病好之后,立马挣钱还你,真的,不骗你!

老伴娘皮笑肉不笑的哼道,你男人病好,算去吧。就他那样,离开大烟能活?哼哼,哈哈哈哈!

刺耳的笑声还没落地,阿娣就已经夺门而出,眼睛中的泪水如雨而下。

阿B躺在他的光板床上,身上披着他的那件卖艺时才穿的厚哔叽布长衫,上面的补丁都是阿娣补的,虽不怎么好看,但是却很结实耐用。平时卖艺,阿B常在晚上回家的路上,穿着这件粗布长衫,又蹦又唱,活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如果生意不好,他就耷拉着脑袋,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此时的他完全没有了卖艺时的活力,尤其是没有了那种拉《二泉映月》时如痴如醉的神感。他想不通,新政府禁烟,像他这样的对有深深的依赖的人,抽大烟那绝对是要被禁止的,搞不好严重的会被枪毙掉的。他害怕,不敢再吸食了。

可是他多年的吸食不但使自己的身体垮掉了,而且还对有深深地依赖。一天不吸,就浑身无力,打不起精神。几天不吸,就像现在的样子,人不人、鬼不鬼的,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只能赖在床上。

二泉映月,关于世界对二泉映月的评价的介绍(图1)

他实在不愿这样。他的阿娣,跟了他那么多年,没享过任何福,反而陪着他天天过苦日子,卖艺收钱,挨冷眼,吃冷语,他感觉他对不起她。他欠她的实在太多了。这两天她跟他嘟嘟囔囔说,要回去参加涂改去,兴许两人还有活路。土改是什么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就想卖艺吃饭,凭手艺吃饭咋就不行了呢?他实在想不通。

前几天来了两个先生摸样的人,说是什么艺术学院的,要听他拉的二胡。折腾半天,好不容易把闲置了很长时间的二胡收拾好了,他拼尽全力把他平生最喜欢拉的那段二胡曲全身心地拉完,之后他就瘫倒在床上,他有很多天没吃过像样的饭菜了,实在是力不从心。

二人听完他的二胡曲,大加赞赏。说可以录用他到学院教学。那就意味着以后衣食无忧了。可是现在呢?二位先生拿着录制好的二胡曲走了。肚子空空的他默默地把眼泪咽到肚子里,他不会哭,或许他的眼泪早就哭干。谁叫自己这么无能?谁叫自己这么荒唐无忌、染上了呢?他的这个悔啊,简直把肚子悔青了!这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吗?报应啊!怪谁呢?

怪谁呢?那个大烟铺里的尖头三?那家伙尖嘴猴腮、贼眉鼠眼的,早就惦记上了他拉二胡卖艺赚到的辛苦钱。可是又是谁把他引诱到大烟铺里的呢?

是那个放高利贷的家伙盯上了他的雷尊殿那几间房子。雷尊殿地处W市繁华地区,平时门前就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要赶上他这个新任雷尊殿观主做法事,那门口挤都挤不过去。

那时候的他,年青的雷尊殿观主风光极了。平日里没事时被那个高利贷的贼胖子引诱,开始踏入W市的各种风月场所。没几年他就染上了病。后来病是治好了,但是由于用药过猛,眼睛渐渐模糊,视力急剧下降,并最终双目失明。这期间,幸亏认识了阿娣。两人成了家,以后再出门卖艺就靠阿娣在前门用一根棍子拉着他。治病期间,阿B卖光了雷尊殿的地产,并最终被赶出雷尊殿,两人沦落到了现在的一所破屋子里居住。

手里摸着那把跟了他几十年的二胡,泪珠哗哗地往下掉。这把二胡是他八岁被他亲爸爸、原雷尊殿老观主领回后的第二年送给他的,那是老观主自己亲手制作的一把二胡。到现在五十几年了,琴弦一付付更换,不知换了多少。红木制作的琴杆被他磨得发亮照人。

阿B一岁死了母亲,被送给族人抚养,由于是私生子,他收人凌辱,吃尽苦头。八岁被他父亲接回雷尊殿。

打那以后,阿B除了白天跟着老观主和殿里的道士们学做各种法事之外,剩下的时间就是跟着父亲学习演奏各种乐器。

老观主的严格督训虽然是过于苛刻,甚至是残酷都不为过。但是那几年却是阿B最为幸福的时光。在他的《二泉映月》里,他用不同音域反复演奏这段时光回忆,跳弓、揉弦、滑音等各种技巧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使用,极大地丰富了音乐的感染力,每个听到这段音乐的人都会不约而同地随着音乐进入到幸福自由地王国,感受着温暖如春的阳光沐浴。

如今连病带饿使他无力提起这把心爱的二胡。他眼含泪水,用颤巍巍的手抚摸着这把跟随他多年的二胡。他太熟悉它了。即使双目失明以后,他也能随心所欲地演奏出各种曲目。

拉起二胡,随心所欲,双眼微闭,左手四指随心移动,如同高手滑冰。指肚按弦,似按非按,时而用力按下,时而又轻松弹起;时而一音一顿,时而又飞速连续按动,弹出犹如山泉流动般的连音。他的揉弦叫人听了心房也不由自主地颤动。此时此刻,他的琴弦早就断了,再也不能演奏出曼妙无琴声。更伤心的是,那张蒙在二胡上的蛇皮不知什么时候被老鼠啃破了。

心爱的二胡再也不能为他随心所欲地演奏了。他曾经用它拉出各种鸟叫,逗得孩子们开心大笑。他曾经用这把二胡拉出简单的人的对话,你好,吃饭了吗?祝您发财”等等。都得听客哈哈大笑。末了,他还用二胡逼真地拉出请您赏钱”这时听客们一边摇头骂着,一边掏出铜子扔进他的钱口袋。

阿B不仅二胡拉的叫绝,他的琵琶也弹得十分出色。《大浪淘沙》《昭君出塞》《龙船》都是他琵琶演奏的拿手好戏。阿B精于学习。他听说家乡来了一位琵琶高手,连着几夜赶了几百里路找到那位高手,非缠着人家叫人家教他弹琵琶。人家不愿意,那可是吃饭的手艺,不外传。没办法,他用他的《二泉映月》《听风》《寒春风曲》和人家交换,才学回了琵琶演奏,这也为他后来的单一的二胡演奏丰富了演出内容。

那把琵琶早就被阿娣拿到当铺换了几顿早茶钱。这把二胡,阿B说什么也没让阿娣拿去换饭吃。这是老雷尊殿观主、他的爸爸亲自为他做的。看到它,他就想起自己的爸爸,也就想象到了他的妈妈。听爸爸说,妈妈是生他时,得了产后热。临终时,妈妈让爸爸把他抱到跟前,颤巍巍的手摸着她的头,说,宝贝,妈妈多想陪着你。后来,阿B在创作《二泉映月》时,把对深深地怀念编入到乐谱中,只有深刻理解阿B的人才能听懂那段如泣如诉、若即若离的二胡声是在怀念亲爱的妈妈和对爸爸的感恩。

手里抚摸着那把憔悴不堪的二胡,豆大般的眼里散落在琴上。记得有一年冬天,W市下了一场罕见的大雪。屋外冰天雪地,天寒地冻。可是身为雷尊殿观主的爸爸依然让他在屋外拉二胡。阿B满肚怨言,可是他还是服从了爸爸,就站在院子里那棵梅树下,忘情地练习起来。他的手指冻得和小红萝卜似的,可是他拼命练习着,一遍又一遍拉着父亲为他准备的曲谱。琴弦把他手指割破,鲜血一滴滴洒落在那株梅花树下。当他完成练习任务,抬头一看,满树梅花怒放,一朵朵红红的梅花,在片片白雪映衬下,异常美丽无比,和树下的那斑斑鲜红的血迹形成强烈对比。

他今天心情格外沉重。近半个月了,阿娣不止一次地向他说了,家乡要土改了,她想回去参加土改。没准这是条活路。土改是什么,他不清楚。可是他听人说过,要分田地。是雷尊殿观主,在家乡也小有名气。土改会不会改到他家头上,他担心,他害怕。他不想让阿娣回去。可是不回去,两个人在这里没有收入,早晚也得饿死。他不甘心,他感觉自己还能再去卖艺,他知道人们需要他的二胡,需要他的演出。他不忍心。他不忍再拖累阿娣了,阿娣为他付出已经够多够多的了。可是他抽抽的身子骨完全垮了,还双目失明,身边离不了人啊。阿娣看到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尽管他催促过她几次,让她回去参加土改,可是她不肯离去。至少是现在不肯离他而去。

他得作出决定了。他不能再连累她了。他是男子汉,是男子汉就得养活自己,就得养活自己的老婆,就得养活这个家,尽管他们没有自己的孩子。可是,现在一切的一切都是空话。他年轻时的放浪形骸,种下的恶果,现在是自食其果了。

他接下裤腰带,看了看头顶上房梁,系上,脚蹬板凳,身子一悬,嘴里喊出最后一句: 阿娣,你,你要回去,。

阿娣回来,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阿B身子吊在房梁,脸朝着门,仿佛在等着她回家。他上吊了,净净地走了,只是手里紧紧地握着那把爸爸给他做的破烂不堪的二胡。

几个月后,安葬好阿B的阿娣踏上了回家之路。

阿B最后为音乐学院录制《二泉映月》轰动全国,随后全世界听到过这首音乐的人都为之震动,落泪。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阿娣

《阿娣》(英语:Devotion)新加坡新传媒私人有限公司制播的电视剧,也是2011年新传媒8频道年中重头剧。本剧通过阿娣对5名养子女的浓厚及无条件的母爱,带出一段超越了血缘之情及仇恨之心的大爱故事。

二胡

二胡,南北朝时期北方的少数民族乐器。现在中国北方,尤其是东北地区更为流行,曾有人认为它流行于中国大江南北长江中下游一带,所以又称为南胡,这是不了解历史所致。二胡集中于中高音域的表现,音色接近人声,情感表现力极高,广为大众接受。1920年代,二胡始作为独奏乐器出现在舞台上。在这之前,二胡多用于民间丝竹音乐演奏或民歌、戏曲的伴奏。

网友评论
sunshine_6
sunshine_6
二泉映月够得上世界第一曲吗?
2019-06-19 23:12 49
yzisuzu
yzisuzu
等阿炳拉完这首曲子,杨教授问曲子的名字,阿炳说还没名字呢
2019-06-19 02:00 16
且听风吟f
且听风吟f
《梁祝》小提琴独特的音乐魅力,把你带进鲜花盛开,蝴蝶飞舞的世界,你可以闻到花香,看到双飞的蝴蝶
2019-06-16 05:11 1
yejun887
yejun887
阿炳拍手大笑说,还是有学问的人有才,很好
2019-06-16 11:27 43
唔西迪西的
唔西迪西的
如何评价二泉映月呢?
2019-06-15 16:16 4
一乐乐乐乐
一乐乐乐乐
《二泉映月》和《梁祝》,在世界音乐中地位是怎么样的?
2019-06-18 10:14 6
czycxiaoma
czycxiaoma
关于异地恋你有什么评价?
2019-06-17 20:48 49
凯哥318
凯哥318
追忆大师,愿大师在天国安好
2019-06-12 05:46 6
回本原溯源
回本原溯源
好好对她,重要节日纪念日要记得给她惊喜,礼物不在贵重,她想要的只是你爱她的那颗心而已
2019-06-14 03:04 7
因净觉悟空
因净觉悟空
而在里约周期中,日本队开始全面赶超德国队
2019-06-19 16:11 38
小比特
小比特
就成了现在大家欣赏的“佳音”了
2019-06-14 03:12 25
wch102126
wch102126
理性评价日本乒乓球算不算世界第二?
2019-06-12 01:08 23
相关文章
荷塘映月,水木清华

荷塘映月,水木清华

荷塘映月,水木清华[详情]

小说《游菜花》之二

小说《游菜花》之二

小说《游菜花》之二[详情]

手机剪辑APP推荐

手机剪辑APP推荐

手机剪辑APP推荐[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