赶大集

日期:2020-01-22 21:06:5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11

赶大集(图1)

小的时候,家住在老城,家属院跟前的马路就是集。当然这集市并不是天天有,而是要隔三五天才会有一次。

对于小孩子来说,赶集并不是常事,只有到了年根儿底下,才会跟在大人身后去参与赶集。

那时候,一旦进入腊月,集上的年货就会越来越多,赶集的更是多到拥挤。在我儿时的印象里,只有赶过这样的大集,才会过年。赶大集就是过年的标配。

小孩子加入这样人墙一样的拥挤当中,必然要被大人随时领着,那时候牵着我的人多是姥姥。姥姥会一手提篮子,一手拽着我,我们一老一小在人群里奋力前行。

我对那些摆着锅、瓦、瓢、盆,笤帚、扫帚的摊位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但姥姥却会在那里看半天,摸摸这个、拿拿那个,又给人家讲半天价,最后终于买两个碗或一个笤帚之类的物件,我在一旁早就不耐烦地撅起了嘴。

我最喜欢的地儿是吃食,给我买个糖葫芦、或一节甘蔗我都会特别开心,那会儿也没有什么水果,倒是有花生、瓜子、黑枣、柿饼之类,还有糖瓜、芝麻糖,我对这些东西也喜欢,但是就算买了,也不让我随便吃,一口半口尝尝就得了,不管我多馋也绝不再让吃,因为过年还得用呢。那时候不光是物质不丰富,钱财也很有限,爸那有限的工资可得精打细算的花,哪能随便买好吃的,孩子当然也不能随便多吃了!

赶大集(图2)

集上有一种摊位常常能栓住我的脚,让我守在那儿不肯走,那就是卖漂亮头花儿的地儿,一朵朵鲜艳的红花在严冬里显得分外亮眼,它们都是用红色蜡纸做成、小孩子拳头大小,只有在年前的集上才会出现。赶上姥姥高兴的时候,我就能得到一朵!

另一个印象深的地儿,是吃水煎包的小铺子,到达这个摊位是需要走一段路程的。长时间的拥挤和讨价还价让身心都有些疲惫了,还有满手提着刚买的大小物件很累人,也是该找地儿歇会儿了,姥姥就会拽着我来到这个香气逼人的地方。

水煎包的摊位挨着大礼堂前面的十字路口,是一家敞开的棚子,里面有两、三条长凳,客人就挨挤着坐在长凳上,自顾自地吃自己的包子,店家则一边包着生的,一边把煎好的端给顾客。

我跟姥姥也会在凳子上找个空地儿坐下,姥姥便小心地从怀里掏出用小手绢包着的钱,认真地盘算能买几个包子,其实往往买不了几个,我印象里也就两三个。水煎包的香味是最令我流口水的,若真的吃起来,我倒没那么投入,因为我不吃肉,所以每次就只吃个包子皮儿,过过瘾。

吃完水煎包,我们就该打道回府了。

这些,就是儿时关于过年赶集的美好记忆。

赶大集(图3)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随着自己的长大,随着家的一次次搬迁,越来越多的商品被越来越多的超市、商场陈列,而过年赶集仿佛被遗失了。

尤其现如今网购的速度和距离,达到了儿时无法想象的程度,手机轻轻一点任何地方的土特产都会如约而来。于是,赶集的往事似乎只成了记忆中的温暖画面。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中国的传统里,赶集就是年前的一种仪式,这并不只是我的观点,应该是每一个热爱生活的中国人的观点。

临近2020的新年,北京农展馆跟前的年货大集就开启了。无数男女老少提着袋子、挎着篮子、轱辘着小车蜂蛹而来。

这个大集虽然在室内,但盛况惊人,因为这里的摊位是来自全国各地的特产、名吃,甚至还有一些国际友人的摊位。

赶集的人们喜气洋洋,在拥挤、喧闹中各自挑选并收获着中意的宝贝。我觉得眼真是不够用,感觉哪个摊位都值得驻足,没走几步就买一袋北京名吃“咯吱盒”马上又在天津名吃前收了一大包小麻花,紧接着发现“桂顺斋”就在跟前,必须包两包津味糕点呀!还有云南的鲜花饼、玫瑰酱、新疆大枣、葡萄干、山东花生等等,结果没走完一半就大包小包地拎满了两手,深深感到自己的准备不足,没有带上购物小车,于是集就只好赶到这里了。

赶大集(图4)

赶大集(图5)

赶大集(图6)

赶大集(图7)

赶大集(图8)

赶大集(图9)

赶大集(图10)

农展馆的赶集让人意犹未尽,所以很快就又搜到了北京周遭的许多个集市据点,于是,在一个周末的早晨我们又踏上了赶集之路,这次的地点是离家最近的“杨庙大集”也叫杨镇大集就在顺义杨镇。

路上一直思量着,这个集市会是什么样子呢?集上会有多少人呢?估计人不会太多,因为毕竟有点儿偏远了,周围的居民也是有限的。

然而,到了跟前就领略到了这个集的火热程度,因为基本已经上没地儿停车了,赶集爱好者们也都跟我们一样从各处开车而来。

我们东找西找最终摸摸索索地把车停到了一家宾馆的院里,就随着人群走向了集市。

这个集市很传统,很地道,跟小时候赶集的场面很像。摊位鳞次栉比地在露天的院子里摆着,穿着各色棉袄、带着厚厚棉帽的摊主们,都兴高采烈地站在寒风里忙活着。

这里的水果蔬菜真是新鲜啊!而且我还找到了自己儿时最爱的苹果—小国光!售卖它的摊主是位老爷子,他就卖两样东西—小国光和山楂,我毫不犹豫地买了二十来个小苹果,看着比山里红小一号的小红果有些犹豫,这时老爷子开口了:“这两样都是自家种的老树,这山楂可不是山里红,别看个头小,好吃着呢,酸甜口儿”说着递给我一个,我一偿果然如此,真没吃过这么甜的山里红—山楂(原来山楂并不是山里红)于是又毫不犹豫地称了几斤。

面对那些带着泥土的蔬菜,我也没有抵抗力,不觉也买了几样,要知道水果蔬菜是很坠手的,两只手不断地倒腾,还是勒红了。

不能继续逛了,实在拿不动了,那就打道回府吧,可是人实在是太多了,想出去也需要有一膀子力气。

不管怎么说,当我们终于走出集市的大门口时,又被一位老大爷的手工作品吸引住了,老大爷说:“我今年76了,这是我自己编的鸡蛋娄,现在小年轻们都不学这手艺了,往后就失传喽!”看着这灵巧又朴实的手工艺品,听着老人家深情又意味深长的话语,我必须得买一个呀!然而老人家不会用手机收款,多亏兜里还带着一些,捎带又重温了一下用的感觉!

走在离开集市的路上,手上沉甸甸的都是收获,而更大的收获则在内心。岁月悠悠,时代变迁,然而总有一样东西不会变,那就是中国人代代延续的传统年,那么“中国式的大集”就是这个大年的前奏,它的丰盛和多彩程度,正是中国普通百姓美好而丰富的生活展示!

赶大集(图11)

赶大集(图12)

赶大集(图13)

赶大集(图14)

赶大集(图15)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大集

大集,全称大集街道办事处。位于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东部。东南、东北、西北三面环水,东南、东北分别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沌口街、蔡甸街及汉阳区永丰乡隔湖相望。西南与奓山街接壤。

赶集

赶集,一种民间风俗,在集市囤物换物买卖交易,也有“赶山”“赶场”之称。集市是指定期聚集进行的商品交易活动形式。主要指在商品经济不发达的时代和地区普遍存在的一种贸易组织形式,又称市集。赶集是劳动人民生活中所必不可少的一项活动。集市起源于史前时期人们的聚集交易,以后常出现在宗教节庆、纪念集会上和圣地,并常附带民间娱乐活赶集动。欧洲中世纪时,集市常于宗教节庆日在教堂院内举行。某种集市往往主要进行某种商品的交易,比如乳酪集市。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有96架航班赶在10点前飞往全国各地

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有96架航班赶在10点前飞往全国各地

市民不要离开武汉,有96架航班赶在10点前飞往全国各地[详情]

笑话,说我爸妈去吃龙虾竟然没叫我,6.爸妈去吃龙虾竟然没叫上我

笑话,说我爸妈去吃龙虾竟然没叫我,6.爸妈去吃龙虾竟然没叫上我

笑话,说我爸妈去吃龙虾竟然没叫我,6.爸妈去吃龙虾竟然没叫上我[详情]

我们来看看钟南山院士的家,让大家对他的家族知之甚少,这跟他的良好的家风是分不开的

我们来看看钟南山院士的家,让大家对他的家族知之甚少,这跟他的良好的家风是分不开的

我们来看看钟南山院士的家,让大家对他的家族知之甚少,这跟他的良好的家风是分不开的[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