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这些年我近乎痴迷地想感冒一次

日期:2020-04-04 09:04:3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59

这些年我近乎痴迷地想感冒一次,上一次感冒还是在千禧年的第一天。

99年12月31号,总觉得该做点什么,于是搭乘闽南快运到了福州,住在福州温泉大饭店,靠着西湖,躺在温泉浴缸里,看焰火。

小时候喜欢看焰火,那是生活中的一件大事,预感到的幸福和期待是最折磨人的,我就在《新民晚报》的空白处写上放烟火的地点时间,并画上5个五角星,和国旗一样多,够了。撕下来藏在笔帽里,每天摸几下,天气冷的时候就放手套里捂着,模仿家里的母鸡孵小鸡,相信爱抚到了一定的天数,愿望就能变成活生生的快乐啦。焰火确实很好看,短暂绚烂,谁也不知道它们大面积在空中开放的时候到底在想些什么,我总觉得如果可以选择,它们是希望慢慢开放的,就像家里的月季花那样不肯一下子绽放,满怀着惜开的心思。我们的狂热加速了它们式的绽放,转眼就成空,又来,直到人们心满意足的离去。我喜欢人散后去收尸,有一个品种燃尽后会变成降落伞,其它的都是断手断脚,典型的理想破灭的样子。灰色的降落伞在空中孤独无依缓缓飘落时,我真想飞到那样的高度给它们唱一首歌,安慰它们。这种想法直接影响到我对朋友态度,如果我没有经历失恋,就闭嘴不去安慰失恋的闺蜜,我没有失恃之痛,断不敢对好友的悲痛多说一句。我必须也要到那样的高度,才有资格表达痛苦,这是对充满美感的痛苦最起码的尊重。

马上要迎来2000年了,小时候那句“二零零年实现四个现代化”像是天大的了不起的理想,因为这个可以慢慢接近的理想激励着,度过了漫长的童年。这一天已经倒计时了,理想说多了就成了咒语,我要见证咒语提着裙子跨过门槛的那一刻,要在百感交集万分不舍中送走二十世纪,至于二十一世纪因为缺乏教导,还来不及形成跨世纪的期待,大家说来说去都在烦电脑里那个千禧虫,也有非主流怕撒旦捣乱,至于圣徒们说的这一天后绵羊可以和豺狼同卧,动物们都吃素,我觉得这连梦想都谈不上。总之我大费周章倒计时数着手表,是为了像模像样地给自己的过去画个休止符。仪式就像无数人的婚礼一样,毫无意义但必不可少。

焰火响彻天宇,大家心照不宣地庆祝着,我躺在浴缸里看着焰火如何从一个激动人心的梦想沦落为一个什么也代表不了的戏子。时针指向12点,我竟然打了个盹,在万般期待中错过了那关键的最后一秒钟。我看着窗外歇斯底里的焰火,忽然原谅了自己。我错过了那么多的东西,不还是活得好好的?没准儿这些错过的,是上帝悄悄打开的一扇门,容我侧身而过,免得我走向黑路呢。当然上帝向来爱讨价还价,他赐给了我一次像样的感冒,回到厦门后,我打了三天吊瓶。痊愈后,宛若新生。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患过感冒。眼看着周围的熟人打喷嚏发烧脸色苍白或发红,那咳嗽的声音像是谁在敲门,而我就站在门外,安然无恙。感觉自己丧失了人类的某项基本权利,但无论我怎么争取,就是不感冒。

于是我只能靠回忆少有的几次感冒,证明我曾经有这个能力。

那一年秋天,大概11岁的时候,放学回家,脸红彤彤的。我妈妈双手一搭额头,说,“不得了,你发烧了!”这在我是件罕见的事情,我立刻觉得分外骄傲,马上人软塌塌地了。妈妈旋风般地跑出去在场里路口卖水果的农民那儿,买了4个鹅蛋般椭圆形的柿子,她知道我最喜欢吃柿子。当我吮着这甘甜的微凉的柿子时,别提有多满足了,吃完了就心安理得睡觉了,好像很虚弱的样子让妈妈扶我起来灌水。不争气第二天就好了,我失去了病人的资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母爱重又被妈妈不声不响起来,连同那极好吃的柿子。

我只是想和别人一样,或是从前那样,偶尔有权利脆弱,享受由此带来的温情和蚊子叮咬般轻微的痛苦。只是上帝的旨意连同我的,都一样不可捉摸,我忧心忡忡地预感可能要等到下一个千禧年了。那时候我太老了,怕是享受不了感冒的曼妙之处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焰火

焰火,烟火剂燃放时所发出的各种颜色的火花,有时即指烟火剂本身。有平地小烟火和空中大烟火两类。一般系包扎品,内装药剂。点燃后烟火喷射,呈各种颜色,并幻成各种景象。始于宋代。今又称“礼花”,为节日所常用,也用于婚丧嫁娶等。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武磊的租借期是半年,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等他回来一起打西甲

武磊的租借期是半年,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等他回来一起打西甲

武磊的租借期是半年,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等他回来一起打西甲[详情]

我成了一个木匠,为什么我迫切地想要不平凡的人生,

我成了一个木匠,为什么我迫切地想要不平凡的人生,

我成了一个木匠,为什么我迫切地想要不平凡的人生,[详情]

连载小说,并问我这些年我都干了啥,第一章,1,2

连载小说,并问我这些年我都干了啥,第一章,1,2

连载小说,并问我这些年我都干了啥,第一章,1,2[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