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

日期:2020-07-06 19:25:3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38

每年清明前夕,除了惦记回乡祭祖,给故去的亲人上坟扫墓这件神圣而庄严的大事外,心情总会有些莫名地激动,总觉得心灵深处某种隐秘的情感在不停地翻滚奔涌,可一时又不敢肯定这种情感的载体为何,因此会一连几天焦虑失眠。

直到有一年清明节,当我踏进家乡的宅院,见到了院中那棵久违的香椿树上发出碧绿的新芽,闻着散发出那股诱人的清香,心中的积郁分分钟烟消云散!故乡的味道,春天的味道沁人心脾,心中的舒畅劲儿无以言表。原来,在我心中不可触摸的地方深藏着一个香椿情结。

这种美好的感觉伴随我过了许多年。

今年清明也不例外,我是怀着很大的期待回到家乡的。上坟扫墓祭祖后,弟弟告诉我,为了盖房,院中的那棵大香椿树不得不挖掉,今年吃不上香椿芽了。

听此,落寞和惆怅袭上心头,当然失落的不仅仅是没有香椿芽吃,而是有关故乡的印象正在一点点改变,留在脑海的影象更加斑驳陆离了。失落之中,有关香椿的往事反而十分明晰地浮现眼前…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1)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2)

不知从从哪朝哪代开始,先民们喜欢在宅院里栽一些果树,为的是在花果飘香之时,农家院里显得有丰收气象和更加有生活情趣,而在宅院里栽一些香椿树,却是为了在每年的青黄不接的时候,用香椿芽儿吸引人,给人们生活的希望。所以,大部分农家院里,都栽种至少一棵香椿树。

在老家,香椿嫩芽与榆钱、槐花并称暮春三大树上菜三者之间尤以香椿为金贵。小时候,树木发芽的那几天,眼巴巴地盯着香椿树上看,等发现树枝上冒出个绿绿的芽尖,香椿芽的香味儿早在心里嘴里翻腾了几百遍,强压下去的口水早把整个肠子清冼了一遍。

过了两天,椿芽儿终于成了气候,在大人的一声令下,我们像战士一样冲向前去。低处的椿芽儿用手轻轻掰掉,决不能把整个枝子掰掉,因为还等着吃后面的二茬芽、三茬芽;高处的芽儿最好人上树去摘,实在够不着的才去用长钩子钩,当然,用钩子对树枝伤害较大。

摘下一把把的香椿芽儿,紫绿紫绿的,用像玛瑙似翡翠,香味清爽浓郁,让人闻了之后,即刻产生一种沉迷陶醉的感觉。

用清水洗净再用开水焯一下凉干之后,香椿就可做菜而食了。香椿可做的莱种类很多,香椿炒鸡蛋、香椿拌豆腐、煎香椿饼、香椿三丝、椒盐香椿、炸香椿鱼儿、香椿鸡脯、香椿肉馅饼、香椿拌花生,腌香椿等等。可那个年代缺油少肉,可做的菜少之又少,最奢侈的莫过于香椿炒鸡蛋了。

那时候家里养鸡下的蛋,为的是卖钱换盐换酱油醋的,能吃上个鸡蛋,都是谁生日那天妈妈煮两个鸡蛋偷偷塞在谁的手里,在其他人羡慕的目光里,剥皮一点一点品味下肚。此外就是再穷也要清明节攒够全家人每人两个鸡蛋让大家清脑明目,祈求一年有个好运气。碰巧清明节时有香椿,用它炒鸡蛋大快朵颐一顿,那个香味今天想起来都会馋涎欲滴!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但留在记忆中香椿芽悠长的清香味儿,却是腌香椿带给我的,因为它不用油与肉。把焯水的香椿凉半干,撒一些盐巴搅腌,放在罐里储存。吃时再用开水一烫,清香味儿如初,甚至更撺一些。或醮着吃,或夹馍吃,都会让人多吃几个馍馍,或是在下好的面条上浇上一小勺,那滋味也是不一般地诱人!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3)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4)

我一直认为,香椿树之所以叫椿树一定是和春天有关的。远古时代食物匮乏,特别春天之时,可食之物少之又少,人们拔野莱、剥树皮果腹充饥是常事,好不容易发现这树上发的芽儿不但能吃而且还是至上美味,不叫它椿树老天爷都不答应!

夏书里叫它杶,左传里叫它(木加筍)山海经中叫它(木加熏) 庄子逍遥游云:上古有大树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此大年也。”所以后人以椿”喻父亲,称为椿庭”为男性长辈祝寿称椿寿”古人形容母亲为萱草(忘忧草)”用椿萱并茂”形容父母都长寿健在,家庭幸福快乐。

唐朝诗人牟融在《送徐浩》中就有知君此去情偏切,堂上椿萱雪满头。是说知道你这次离开情感特别,是因为家中父母都是满头白发的缘故。

北宋词人晏殊的《椿》写道:莪莪楚南树,杳杳含风韵。何用八千岁,腾凌诧朝菊。借庄子的典故,说椿树巍峨繁茂,气韵非常,不用和朝菊比长寿,就是它枝腾凌云的气势,也让朝菊相形见绌,表现的是词人志得意满的心情。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5)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6)

香椿嫩芽儿食之美味在我国至少有两千余年的历史。早在汉代,香椿与荔枝一起作为北方和南方的两大贡品,深受宫内外的青睐。

苏东坡《春菜》对香椿咏道:岂如吾蜀富冬蔬,霜叶露芽寒更茁。”盛赞椿木实而叶香可啖。”

香椿芽的味道特别,人闻到之后就会为之倾倒。据专家分析,香椿芽同时拥有一种柑橘、樟脑和丁香的混合香气,外加谷氨酸的鲜味儿,这就形成了那种难以言表的味道。在我看来,它就是故乡的味道,春天的味道,童年的味道。

当然味道是形式,关键是内容。据测定,香椿芽含钙、磷、钾、钠等成分,尤其富含维生素C和胡萝卜素,具有抗衰老和滋阴壮阳的作用,食之让人神清气爽,所以深受人们喜欢。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7)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8)

香椿不但叶芽味道鲜美,木材纹理俊美,品质坚硬,有光泽,耐腐蚀,不翘、不裂、不易变形,昊制作家具、打造木船和室内装饰的上好材料,素有桃花心木”和百木王”的美称。

在一些地方,老百姓盖房,房梁中至少有一根是香椿木,家具里也至少有一件是香椿木。传说香椿木能吸收聚集天地灵气,放在家中,可以辟邪、镇宅、保平安,所以人们又称它为辟邪木、平安树、吉祥树、发财树。

晚唐卢携,曾梦中得仙人赠诗:若问登庸日,庭椿不染风。开始不解其意,后来直到官拜宰相,回到家中看到中庭有一株巨大椿树在风雨中挺拔自然,岿然不动,才明白诗的含义。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9)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10)

说到香椿树,无论如何也不该绕开臭椿树,可以说是臭椿树牺牲了自己而成全了香椿树。

臭椿,原名樗,很多人将它与香椿分辨不清。它们一个是楝科,一个是苦木科。香椿树叶为偶数羽叶复状,臭椿树叶为奇数羽叶复状;香椿叶味道清香,臭椿叶味道难闻;香椿开花结翅果,臭椿开花結蒴果;香椿树干生长慢,常见条快状剥落,臭椿树干生长快而直,表面光滑不裂。

其实,臭椿树并非庄子所说的大而无用之材,它生长迅速,可高达20余米,也是建筑和家具制作的优良用材。当然,同香椿站在一起,它甘愿充当一个陪衬者。不知何故,家乡那一片,将臭椿从不称臭椿,而是统称椿树,如果为了与香椿区别,至多叫它苦椿,或许表达的是对臭椿的尊重。

传说古代有个皇帝,打猎时迷路与卫队跑散,只有一个卫兵跟随到深山中。又累有饿时,到一人家屋里讨顿饭吃。主人见来度不凡,可家里一时又无甚好吃的招待,就到院中的香椿树上摘下一些嫩芽,做了一盘妙鸡蛋。皇帝吃后,觉得美味无以言表,大加称赞。回宫后,不但奖赏香椿的主人,还要封香椿树为百树之王”谁知所派之人分不清香椿与臭椿,百树王”的牌子稀里糊涂就挂在臭椿树身上。旁边的香椿树一见此景,十分气愤,就把自己的树皮给气裂了。

传说总归是有一些传奇的色彩,但也算给人们区分二者一个简单明了的方法。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11)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12)

上坟扫墓回来,我来到老宅院子,看看弟弟在原来那棵香椿树生长的地方盖的新房,权作与记忆中的老香椿树做个告别。

新房子明晃晃盖的现代气派,谁也想不到这里曾经是一棵香椿树挺拔屹立、树荫婆娑、香气绵延的地方。

围着房前走时,我忽然发现,院子的空地上生长着一些像草一样的小香椿树苗,绿油油地、密密麻麻地布满空地,精精神神煞是让人意外而惊喜!我不知道是那棵树的根须冲破地皮束缚而让这些小苗重现天日?还是上年的果实落地又发芽生根茁壮成长?总之,老香椿树后继有树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我们将这些香喷喷的的叶芽掐了下来,不一会儿竟掐了许多。这种香椿芽,似乎比大树上的芽儿品质更好,吃时一定更香!

没想到那棵老香椿树在用这种独特的方式与我们告别!

离开的时候,我对弟弟说,选合适地方一两棵小树苗留下,让它们在这片土地上茁壮成长吧!

弟弟说,一定!

看来往后的每年清明节,这里仍然有浓郁香味的香椿芽儿在等着我,在召唤着我!

或许我的香椿情结是香椿炒鸡蛋播种的(图1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香椿

香椿(学名:Toonasinensis)又名香椿芽、香椿、香桩头、大红椿树、椿天等在安徽地区也有叫春苗。根有二层皮,又称椿白皮,原产于中国,分布于长江南北的广泛地区,为楝科。落叶乔木,雌雄异株,叶呈偶数羽状复叶,圆锥花序,两性花白色,果实是椭圆形蒴果,翅状种子,种子可以繁殖。树体高大,除供椿芽食用外,也是园林绿化的优选树种。古代称香椿为椿,称臭椿为樗。中国人食用香椿久已成习,汉代就遍布大江南北。椿芽营养丰富,并具有食疗作用,主治外感风寒、风湿痹痛、胃痛、痢疾等。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切断微信与苹果之间的联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切断微信与苹果之间的联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切断微信与苹果之间的联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详情]

eyewa都会全权负责,获,250,万美元,PreB,轮融资,通过独特的时尚眼镜产品组合

eyewa都会全权负责,获,250,万美元,PreB,轮融资,通过独特的时尚眼镜产品组合

eyewa都会全权负责,获,250,万美元,PreB,轮融资,通过独特的时尚眼镜产品组合[详情]

我是腾讯890号前员工

我是腾讯890号前员工

我是腾讯890号前员工[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