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21,生活把她变成一朵等待腐烂的罂粟花

日期:2020-07-11 14:25:5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9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的时候,21,生活把她变成一朵等待腐烂的罂粟花(图1)

别人的痛苦我们永远不能感同身受。只能安静的陪伴。

那天长安城里的雨像多萌的悲伤一样冗长。不断的失去让多萌好像丢掉了灵魂。我陪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常常走神。她说:岩,我害怕回到这个房间,一个人的时候,我总觉得冰冷,即使裹着厚厚的被子,我依然会觉得冷。

我知道那是孤独,她一个人生活太久了。

我说:多萌,也许你该恋爱了。”她说:岩,我发现我丧失了爱人的能力,我像残废一样生活在这世上,你知道吗?除了工作,我甚至不知道该干什么。”

我只能把她拉入怀抱,让她靠在我的肩膀。

我试着想要让她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可是我发现我无能为力。那一刻,我觉得难过,我再也看不到那个高傲可爱的多萌了,生活把她变成一朵等待腐烂的花。

她的眼睛再也无法向以前一样明亮,那一层雾霾遮住了外面世界的光,照不进她的心里。

她说:岩,我爸爸快要离开我了,想来我从未好好跟他说过话,可是他就要离开我,我再也没有爸爸了。嚎啕大哭。

我看着窗外的黑夜,听着窗外的雨声,想起好久没有给父母打电话了。这世间谁也不会是谁的依傍,亲如父母也会离开我们,也会老去,在尘土中安息。到后来能够依傍的只有自己。我们的力量如此薄弱拯救不了任何人。

那一晚的多萌像只的小猫蜷曲在我的身边。她跟我说起很多往事。

她说:岩,你知道我为什么和琴生分手吗?我以为我们可以一辈子,可是他背叛我了,而且不是一次。我曾经天真的以为原谅了他,他就不会离开我,在那一段感情里我已经低如尘埃,可是我做的再多,也无法挽回他的心,我真的好累。看着他离开了。

真是爱有多深,痛苦就有多深。佛曰:贪嗔痴,是人痛苦的源泉。可是我们作为一个俗人,怎么幸免得了,一生都在这痛苦 中寻找出口。

她说:2006年夏。上了兰大,琴生因为成绩太差,选择了苏州的一所工业大学。从那天开始我们开始了漫长的三年异地恋。

有人说异地恋,大多无疾而终。我不信,我觉得我可以和琴生终老一生的,你知道我多爱他吗?而他也是我这个世界上最后的温暖。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多傻多天真。

我转过身看着她的眼睛,她的脸颊上还残留着未干的泪水。眼神里看不出一丝波澜,好像在讲述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她说:我们异地三年,每次见面除了,好像没有其他事情可做,可是只要他喜欢,我也可以啊!可是从大三开始我就经常不到他,有时候他很久都不打电话给我。我问他的时候,他总是说忙。我变得焦虑,整日不安,我一直觉得他在远离我。事实上,我的感觉很准确。他出轨了,跟一个学妹。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停顿了一下看着我问:岩,你看我多么可悲。此刻我确想不出言语来回应,摸出一根烟点上,来缓解我的无措。

我们就那样安静的对视着,看见她的嘴唇再次蠕动。她继续讲着刚才的故事。

她说:我看见了,全部都看见了,琴生和一个女生在那张属于我的床上了。我进去的时候,房子还充满着大战之后的味道。恶心的我差点吐了出来。他们光着身子靠在床头,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我以为自己在做梦,手触碰到胳膊的痛却是那样真实。岩,你知道吗?我那时候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们自杀。可是当我看到琴生跪在我身边求我原谅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已经陷入深渊,我舍不得他那么痛苦,舍不得看他掉眼泪。岩,你看我贱不贱,可是就算这样,我依然没有把他留下来。

这就是爱,爱真实的模样就是欺骗和谎言,在这种痛苦里轮回。

我转过身靠近她,用手抹掉她的眼泪。多萌,别说了,我希望你好起来。

可是她像施了魔咒一样,好像听不见我说话,嘴巴继续蠕动着。她说:岩,我原谅他了,我以为我们会回到从前,可是再也回不去了。那一年我爸爸厂子倒闭了,妈妈患上抑郁症,弟弟不听话,辍学跑出了社会打工。生活成了一团乱麻。我想至少我还有他,可是就连他也背叛我。我们和好之后,他不再不会不接我电话,会在我难过的时候安慰我,会在我需要的时候,跑过来看我。你看,他总是给我希望。2010年,我们大学毕业,我跟着他去了南方,我在一家企业做翻译,他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整日除了打游戏,还是打游戏。很重的烟瘾,还时常醉酒。直到那一天警察打电话告诉让我去接他。你知道吗?他竟然去找小姐,那一晚我们第一次打架,厮打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爱了,只剩下折磨。

我看着多萌小小的身体才知道她经历那么多。

她说:后来的很多天,我们都没有说过一句话,那一段日子,现在想起来还会心痛。就是这样我也没有想过要离开他。可是你知道吗?狗改不了了。他又一次出轨了,那个女人比他大十岁,长得很妖媚,像是狐狸。他们明目张胆的在一起。我终于无法忍受,那一晚我们再次争吵。他说:我们分手吧!我爱上了别人。”走了。他就那样走了,再也没有回来。十一年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他离开之后,我感觉活不下去了,每日神情恍惚,身体好像丢了什么东西,跟着心也死了。后来我还去找过他,我求他回来,可是他看也没有看我一眼。岩,我真的贱,可是我就是放不下他,直到后来我再也找不见他了。原来他离开了这里,再次听到他的的时候,他已经要结婚了,照片上的姑娘,青春阳光,看起来耀眼极了,而我只是一具正在腐烂的尸体。那一场梦,在那一刻才真的醒来。”

岩,你说这世界上还有真爱?

我抱着她,她安静的躺在我肩膀上,眼睛里没有悲喜。真的像极了一具木乃伊,已经死去千年。我说:多,你该恋爱了,真的。相信我真爱存在。

她听到我的话笑了,笑声让我莫名留下了泪。她说:我这一生再也不会把希望压在任何一个男人身上了。

世间的痴男怨女,总是多不胜数。而我们苍白的言语根本无法把他们拯救。

我忘记了那一晚我们是什么时候睡去的,只是醒来的时候,她已经穿戴整体准备上班去了。她说:岩,你在家里待着,我去上班了,晚上回来我们去逛街,天冷了,是该添衣服了。她小脸苍白,但是整个人精神了不少。

我在长安城里陪了她一周,才回来。走的时候,我告诉她:需要我的时候,打电话给我,我的生活跟你一样,无处可依。”她笑了笑拥抱我,我听见她在我耳边说:岩,我好羡慕你,真的。真想活成你的样子。”

我头也没有回的离开了。

再次回到小城,又一次开始写故事。再次拿起来笔的时候,我开始害怕,害怕我写下的那些悲剧出现在现实里。

王鹤允看着我盯着电脑发呆的样子又一次说:我讨厌你的工作,你总是分不清现实。

我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人,想起多萌说的那一句。我很羡慕你,岩。 放下手里的笔说:老王啊,我想我们应该一起去旅行,我好久没有跟你一起去看世界了。”他笑着说:岩儿,这样才对,这才是真实的生活,要不你不要写作了,我看着你难过。”那一晚我一直在思虑他说的那一句,你不要写作了。可是我还是没有想到,除了写作我还能干些什么。

下一章

遗失的记忆(20)所谓的爱只是一场幻觉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时候

时候,指季节;节候;事情、过程或情况经过的时间。语出明宋濂《禄命辨》:“吾闻黄帝探五行之精……所以定岁月,推时候,以示民用也。”

离开

离开是现代词,是一个专有名词,指的是离去;走开。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西轴功臣,风范永存,听到老领导吕宪章逝世的消息,吕宪章

西轴功臣,风范永存,听到老领导吕宪章逝世的消息,吕宪章

西轴功臣,风范永存,听到老领导吕宪章逝世的消息,吕宪章[详情]

判了,深圳一粥铺老板,在砂锅粥内添加罂粟籽,吃了一段时间又会想吃,危害很大

判了,深圳一粥铺老板,在砂锅粥内添加罂粟籽,吃了一段时间又会想吃,危害很大

判了,深圳一粥铺老板,在砂锅粥内添加罂粟籽,吃了一段时间又会想吃,危害很大[详情]

把她变成所谓的生育机器富商,三胎满岁就疑怀四胎

把她变成所谓的生育机器富商,三胎满岁就疑怀四胎

把她变成所谓的生育机器富商,三胎满岁就疑怀四胎[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