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

日期:2020-07-11 16:32:2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29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1)

接到杨老师的电话时,我正在KTV飙歌。

确实是飚。我正仰着头声嘶力竭,手臂越抬越高,直至话筒竖成对吹的啤酒瓶。话筒里爆出我破碎的高音:踏碎凌霄—太刺耳!我自己也皱了眉。

新女友小朱却不嫌,依旧粘着我。她咕嘟咕嘟灌了半瓶啤酒,最后一口咽不了,含着,鼓起两个腮包。她反手拍拍我的大腿,那里正传来里酥麻的振动,把紧贴着我的小朱也麻着了。

我置之不理。这一棒,”我转身凝视着小朱浓艳的妆脸,继续唱,叫你神魂颠—倒—”她看着我眨巴的飞眼,忍俊不禁,满口啤酒爆喷而出。

手忙脚乱地擦光啤酒渣,我不情愿地掏出手机。

是杨漫!未接来电显示的数字是9,这是破纪录的节奏啊。把杨漫写成杨老师只是我一不小心的习惯,生活中我一般称她名字。不是尊敬,而是讨厌下无可奈何的客套。

杨漫的语气很气愤,陆卡啊,孙常平这狗东西疯了!

你说什么?我捂住右耳,转身走出包间。

走廊上回荡着驳杂的歌声,但杨漫的声音总算听清了,孙常平这混蛋疯了,你能来劝劝他吗?

不可能吧!”这也太震撼了,他做了什么?”

陆卡,三两句说不清,你过来一趟吧。

我实在不想见杨漫,但孙常平的事却不能推脱,好吧,你等会儿。

出租车抵达时已凌晨一点。孙常平家在5楼,没装电梯;这一路上来,我气喘吁吁。杨漫难得地在门口迎我。身后的小朱跟得紧,杨漫还是不自觉地撇了撇嘴。

孙常平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室内整洁自然,毫无异相。

小朱自来熟,直接过去倒了杯水,若无其事地坐下来补妆。我有些尴尬。

我疑惑地看着杨漫,到底怎么回事?

杨漫又一撇嘴,你问这疯子吧。

我打了个酒嗝,舒服多了,孙哥,怎么了?撞桃花运了?杨漫这么生气。

孙常平老脸一红。

真的?不应该呀!”我惊叫起来,兄弟邀请你几遍了?趁玩得动,多出去玩玩。你倒好,不声不响搞突袭啊,害得我反而里外不是人了。”

陆卡,亏你还是老师呢。说这种话好意思吗?杨漫被激怒了。

不吵,咱不吵。”我两手不停虚压,好像真能把杨漫的怒气压下似的,不就开个玩笑嘛。被你捉奸在床了?”

杨漫赌气想转身,又忍不住,这老不死的要和我离婚!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2)

在认识杨漫的同时,我和孙常平在南屏小学共事。他年长我5岁,还是单身。当时我刚参加工作,进课堂讲得头头是道,离开教室却什么都不懂。他热心帮助我,毫不藏私地指导、帮衬。我暗自认定:一辈子把他当兄弟了。

孙常平教语文,写得一手好字,还会拉二胡;很多学生喜欢他,围着他转的女学生甚至络绎不绝。可惜,他家底薄,父亲又常年卧病;好几次病情恶化,还是我借钱才住的院。他净身高才159,脸盘又大,所以婚事一拖再拖。

我半玩笑着给他出主意,孙哥,干脆在女学生中培养一个算了,大不了结婚迟几年。”他面红耳赤,胡说,这样的缺德事我可不干!”

杨漫是代课老师,一直在参加转正考试,却直到国家清退工作开始了,她还有6门课没考出,铁定当不成教师了。她比孙常平还大2岁。在孙常平宿舍,我经常能遇到她,我很地称呼她杨老师

我不喜欢杨漫,不是她长得不算好看,而是她对孙常平的异常关心。她平常不算大方,但带了好菜,肯定会往孙常平那里跑。她还帮孙常平洗衣服,甚至连短裤也抢着洗。我看出了她的居心,私下问孙常平,孙哥,杨老师对你有意思呢?你怎么考虑的?”孙常平无奈叹气,我都25岁了,又能怎么样呢?”我发现不妙,赶紧劝,我觉得你们不太合适。”我虽然年轻,也知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亲”若是别人,我连点到为止都懒得讲,但孙常平是我兄弟,我就直截了当。这事后来被杨漫知道,她就开始记恨我了。

后来他们还是结婚了,我默默叹息。当时我已和前妻相识,婚礼上,我称一声孙哥和他碰、干了一杯酒,至于旁边的新娘,我连勉强的笑容都不肯给。

我调离南屏小学后,不时会听到孙常平的,都不太好,说杨老师怎么怎么厉害。

孙怜怜出生后,我赶去随月子钱,发现不到三十的孙常平衰老得异常厉害,几乎像个小老头了。不过,消瘦的脸颊让他似乎变得好看了一些。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3)

孙常平委托我租了一间房,除了一张退休工资卡,他净身出门。

他坐在我对面,好半天不说话。我不急,顾自喝茶。

陆卡,”他最终还是忍不住,你也知道的,我是一见女人就会紧张的人。这次,这次…”

我哈哈一笑,孙哥,杨漫和我的关系你也清楚,他怕我把你带坏了,一直防着我。这次找我劝你,肯定也是走投无路了。你放心,毕竟咱们是兄弟。我侧过身,眼神暧昧,哎,你决心这么大,找到真爱了?漂不漂亮?

孙常平羞涩地笑了,我也不知道。反正我是喜欢她的。

孙哥,别这么搞笑好不好?就凭自己一喜欢,就跑回家闹离婚了?那女的是干什么的?

你也认识的。孙常平抬头看到了我的惊讶,不是你平常接触的那类女人。他再歉意地笑笑,我连忙摆手,表示没事

她是我们以前教过的学生。

学生?我楞住了。

孙常平所说的周诗诗我还真有印象!

在一群黑黢黢的尚未开化的女生中间,她高挑的身子、白皙的皮肤特别显眼,眼睛大得恰到好处,还水灵。这个文静乖巧的小女孩学习认真,成绩始终前列,好像年年都是三好学生得主。每天放学了,她还迟迟待在学校里,帮同学,帮老师,干这干那。见到我特别开心,一张脸笑开了花。可能大家都很喜欢她。

时光匆匆,算来她也接近50岁了。

她劝你离婚?我实在不敢想象,按常理发展,周诗诗这样的女孩子应该过得很不错,再不济也不会比孙常平逊色吧。

不是,不是。”孙常平急了,她怎么会劝我离婚呢?是我自己决定的。”

她现在过得不好?

她过得很好!孙常平很不满意我的恶意猜测,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大学刚毕业,一个大一,她老公事业不错,对她也好。

哦呦,了解得很透彻嘛。”我真被搞糊涂了,既然她这样的状态,那你离婚有屁用?她答应你什么了吗?”

她说她很喜欢我,一直都是!

噗我刚进嘴的茶水也被搞笑了,激动得跑回嘴外看热闹。

喜欢你?哈哈哈…”我不得不打击他一下,我交往的女人都说过很爱很爱我。”

她不一样!孙常平满脸通红,不知道是激动还是愤怒。

对了,孙哥,说了这么多,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遇见她的呢?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4)

孙怜怜约我在咖啡厅见面。

孙怜怜拉着身边的女孩站了起来,陆叔叔,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张璐。今年大学刚毕业。

我打量了一下,这女孩端庄朴素,清亮的眼睛澄澈明净。

我打定了主意,怜怜,你放心,凭叔叔和这么多年的交情,只要你女朋友能通过招考,叔叔指定帮你女朋友进入二小。

谢谢陆叔叔。”谢谢陆校长!”

我微笑辞谢,对孙怜怜说,我早说了,我和可是三十多年的交情。当年在南屏小学,可是帮了我不少大忙的。

陆校长在南屏小学待过,我妈妈好像也是那儿毕业的。那女孩兴奋的样子让我似乎想到了某个人。

妈是—

我妈妈叫周诗诗!您认识?

认识,当然认识。”我回过神来,你父母亲可好?”

他们很好。谢谢陆校长关心。张璐笑吟吟的样子明显是幸福家庭才有的阳光气质。

还叫陆校长?叫陆叔叔吧!再说,我只是个副校长。我显出生气的样子,哎,不对,照妈来算的话,你应该叫我师祖呢。我一脸调笑地看着她。

那我妈妈应该和爸也认识才对呀?张璐却没回应我,若有所思。

对呀。怜怜也醒悟过来。

你们不知道他们认识?我一脸惊讶。好呀,这孙常平,居然学会说谎了!

我事先不知道。”张璐非常肯定,我只知道怜怜爸爸是个退休教师。”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5)

我确定不喜欢接杨漫的电话。在记忆里,每一次交集都是不愉快的。

事后验证,当年前妻和我成功离婚,杨漫居功至伟。孙常平劝说的道理我当然知道,在升任副校长的关键时候来这么一出,无异自绝门户。我肯定不愿离婚。但是,陪同孙常平来劝和的杨漫却调转枪头,蛊惑得前妻加速了步伐。后来,我费老大劲成了个副校长,却失去了再进一步的先机和希望。我觉得自己看透了婚姻的本质,就没有再婚。孩子也大了,我不用再操心。孤寂了,就找个人谈谈恋爱,挺好。

杨漫视我如敌仇,严厉禁止我们的来往,怕孙常平跟我学坏。我识趣地淡漠了和他的,只在有事的时候全力相助就好。

杨老师,哦,不,杨漫。我接起电话就急忙改口。

杨漫好像不知道别人是应该有面子的。她刚被清退那会,我习惯性地称一声杨老师她立马就大发雷霆,明知道我已不是老师了还这么叫,是取笑我来了?我尴尬地笑笑,我不是这意思。孙常平觉得有些难堪,帮忙解围,陆卡叫顺口了嘛,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杨漫更火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肯定也在取笑我!我没工资了,要靠你养了。你得意了是不是?孙常平也恼了,你爱咋想就咋想。拉着我准备出门。杨漫冲上来拦在门口,不许走,日子还过不过了?出去瞎玩不要花钱啊?

杨漫在电话那头似乎没在意称呼,陆卡,常平那疯子跟你怎么说的?

我劝他了,叫他不要离婚,他说再考虑考虑。

考虑个屁,他不要脸,我还要脸呢。你转告他,赶快回家认错。他若顽固到底,我跟他拼命!

耳朵里嗡嗡声让我一阵眩晕。快70岁的人了,火气还这么大!我无奈摇头,决定约孙常平再谈一谈。至于他最终怎么选择,反正我左右不了。

小朱想过来见我,我断然拒绝了。这女人粘粘乎乎的,没交往几天就把自己当女主人看了,管这管那的,刚接触时的温雅贤淑荡然无存,我索然无味。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6)

八 到了孙常平的租屋,他正在玩手机。

我平静地坐着,看他手指飞速地啄点在手机屏上,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秘表情。年岁地递增,拉平了人与人之间的颜值差距,当年其貌不扬的孙常平,在65岁的当口,悄然间已和我没有容貌上的优劣。我不禁一声长叹。

陆卡,对不起哦。只有在露出憨厚笑容的刹那,孙常平才复位到我记忆的本源。

和周诗诗聊天?

嗯。”常平放下手机,咱哥俩出去好好喝一杯。”

周诗诗搁下手机,甜蜜的笑容由内而发;想起老公和女儿,她蓦然涌起了深深的愧疚;回顾多年来的情感坚持,她又露出坚毅的神色。她迷茫地凝视窗外,连女儿进来都浑然不觉。

妈妈,你认识怜怜的爸爸吧?

周诗诗一惊,你都知道了?

什么都知道了?”张璐走过来搂住周诗诗的脖子,妈妈,你有什么瞒着我吗?”

没有啊。”周诗诗掠过一丝尴尬,她转开话题,今天的事办得怎么样?”

怜怜有个叔叔在二小当副校长,他答应会帮忙的。他还说认识你呢。

认识我?他叫什么名字?

张璐忍不住笑,他叫陆卡,挺有趣的一个人。他还说我应该叫他师祖。

陆卡?陆老师。”周诗诗喃喃自语,他也快退休了吧?时间真快啊!”

他还问我,‘你为什么想当老师?’我说,大概受妈妈影响吧。

那陆老师怎么说?

他就‘哦,哦’两声,笑得有些怪异。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7)

孙常平坚持请客,我拗不过,只好随他进入了街边的一个小酒馆。

我有些不适,这样的吃饭场合我不知多久没有光顾了。

孙常平却不同,他像挣脱了桎梏的猴子,一杯又一杯地撒野放纵。

真想离婚?就为了一个周诗诗?

很想离婚,不仅仅为了周诗诗!”孙常平潮红的脸上有一种我所未见的决绝,陆卡,我想离婚都想了快一辈子了!”

我理解。”我确实算这世上最理解他的人了,孙哥,你不知道,我正是看了你和杨漫的婚姻后才决定不再结婚的。人生那么短,为孩子,为父母,理所当然;但仔细一算,真正为自己活的时间已所剩无几了。我也知道,你对我生活作风看不习惯 ,也知道社会上说我闲话的人多了去了。我的职业是老师,可我也一样是情感丰富的人。所以,我的答案是:我不在乎!”

我突然泛起淡淡的感伤,不禁有些鼻酸。

孙常平劝慰不了,只好举杯,兄弟,我没看不惯,真的。来,哥敬你!

周诗诗承诺你什么了吗?”我开始推心置腹地劝说,你这样弃家出走,可别两头落空啊。”

没有,她只说我会是她这辈子喜欢最久的人。

你就相信她了?孙哥,不是我贬损你,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她有任何喜欢你的理由!

我知道兄弟说的都是事实,”孙常平应该感受到了我的真诚,可我觉得,世界上每一份真诚的感情都值得尊重!我选择相信她。”

那你到底是喜欢她呢,还是感激她?

这几天我竭力回忆,确定自己是喜欢她的。或许被你当年的玩笑打动了吧,我可能对她付出了异常的关心;反正每次她放学离开,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我感觉内心空落落的。

不会是因为她长的漂亮吧?我狭促一笑。

漂亮肯定是一个原因,但我觉得又不仅仅是漂亮。可能是一种感情的自然回应吧。

他突然掏出手机,点开了一个页面。

这肯定应该是周诗诗说的。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8)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9)

十一

迟疑了许久,我无奈接通了电话。陆卡,孙常平这挨千刀地竟然和女人到宾馆去了!我要杀了他!

杀就杀呗,你找啥?”我实在受不了杨漫那嘶吼的破音,挪远了手机,一激灵又拿回耳边,什么!和谁呀?”

杨漫哭哭啼啼,我怎么知道是谁,你们都在骗我,合伙欺负我,你们不得好死!

好了,好了。死就死吧。”我实在厌烦极了,我问问情况再说。你再乱说话,我就不再理你了。”

唉,这个孙常平,临到老了,还闹这么大一出,尽让我给他们跑腿传话了。

十二

刚到租屋门口,杨漫就从我身后闪了出来,直往屋里冲去。这么大年纪,敏捷得估计年轻人都自叹不如!

我暗叫一声糟了这死老太婆,竟然利用我给她带路。

屋里马上传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孙常平可能吓傻了,只会喊一句,你疯啦?你疯啦?”

我急忙进去,夺住杨漫的手,有话好好说。

杨漫根本不睬我,用力一挣,劈手就把随手捞起的酒瓶砸了过来。我侧身一躲,手腕磕在我肩上,落空的酒瓶脱手坠向地面,又是乓的一声。

我顾不得尴尬,一把抱住杨漫,冲的孙常平吼,还不过来帮忙!

几个老东西气喘吁吁地靠在沙发上,地面一片狼藉。

杨漫,孙哥这么大年纪了,就算去约会了,也干不成什么事,你别疑神疑鬼了。

谁说年纪大就干不成?”杨漫又嘶吼起来,你也快退休了,还不是狐狸精换了一茬又一茬?”

好了,好了。”我不想纠缠,向孙常平狠力使着眼色,孙哥,跟杨漫保证,你不离婚了。”

不可能!孙常平撂下一句,转身就向屋外走去。杨漫却被我死死拉住,起不来身。

嚎哭声又剧烈响起。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10)

十三

接到周诗诗电话时,我第一时间真想不起这个叫我陆老师的女人是谁?

我是周诗诗。

哦,小周啊,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您谈谈,您方便吗?

我实在不想掺和孙常平的事了,不好意思,我恐怕抽不出时间。

没关系,我就在您家楼下,您什么时候有空,我们就什么时候聊。

那,好吧。十分钟后我们去中国银行对面的咖啡厅见面吧。我真要崩溃了!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11)

十四

起身迎候的周诗诗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立刻和我脑海中那个漂亮的小女孩无缝对接。 她根本不像50将近的人,薄施淡妆的脸颊依然温润,眉眼间甚至透出少女的俏丽。

陆老师,迫不得已麻烦您,请多包涵。她微微欠身。

我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没事,没事。”

我真的喜欢孙老师的,一直喜欢。周诗诗一脸坦然,开门见山。

虽然一直有孙常平的铺垫,我始终小信大疑。听到她的坦陈,我才完全相信,却依旧压制不住内心的震撼,我调整成严肃的神色,那我实话实说了,你别介意。周诗诗连连点头。

我想不明白,孙老师几乎找不到明显的优点,你凭什么喜欢他?

陆老师,我先给你讲讲我的家庭情况吧。我父亲极端重男轻女,他对弟弟的照顾无微不至,而我基本被他忽略了。我在学校里貌似很阳光,其实内心一直是孤单的!

当时老孙对你做过什么吗?我陡然来了兴致。

没有啊。”周诗诗微微有些脸红,只是手把手教我写过几次毛笔字。只要他在我身边,我就感到很安全,很温暖。”

周诗诗羞怯地对我笑笑,您或许不相信,事实上,我确实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他。反正我一直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无数次在黑夜里我追问自己,结果还是很喜欢,包括现在。我以为,大概喜欢一个人确实不需要理由吧。

那你长大后就没对别人动过心?我真的又崩溃了,强烈的妒忌让我恶毒而迫切地希望听到否定答案。

也有,追求我的人中有不少还是很优秀的。”周诗诗犹豫了一下,但始终没人能超越孙老师给我的那种感觉!或许少年时代的根扎得太深了吧。您可能不记得了,小时候放晚学,我经常赖在学校里不肯回家,专等着孙老师的出现。当时您常和他一起,见到您我就知道他将要出现了,就赶紧过来和您打招呼,希望能引起孙老师的注意。”

这太不可思议了,什么安全感、温暖感!!这完全不科学嘛。我几乎要气炸了:我这么年轻帅气的小伙子不喜欢,喜欢这么个半老头,什么眼神啊!白长那么漂亮的眼睛了。我不停地腹诽着,又不停告诫自己:淡定,淡定。

那你从未想过去找他?

当然想过,但听说他结婚生子了,我就按下了心底的冲动。不想再打扰他。周诗诗坦然自若。

那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吗?我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

都怪我。那天张璐的挂着,我看到有一个好友的备注名是‘亲爱的’一好奇就点开了他的空间,在《家人》的相册里看到了孙老师。几十年过去了,他几乎没怎么变,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当时我激动坏了。

呢?我不想多讲半个字。

我悄悄问来他的号码,和他加了好友,没聊几句,我就重新找到了那种温暖的感觉。还有一点我更激动:他居然完全记得我小时候的情况;禁不住我再三追问,他终于承认他也是喜欢我的。

呢?我还是忍不住腹诽:有这样的好事,谁不承认谁。

如果双方都是单身,我愿意马上嫁给他!

我的心,被一波一波的袭击震裂了,我不行了,心脏病都快发了。

我克制不住打断她,问题是你们都不是啊。

对呀,所以我约他先见了一面。可现在,我不上他了,您能帮我转告他吗?和他重逢,我很开心,我真心谢谢他。如果他不愿意我去打扰他了,那我会默默为他祝福!

这都什么事嘛。我无能为力,因为我也找不到他了。

临别前,我很想很想很想问问,约会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犹豫再三,还是强迫自己忍住了。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12)

十五

在我光荣退休的第三天,孙怜怜和张璐举行了隆重的婚礼。男方的家长席上,只有一个头发花白精神涣散的杨漫。

亲友们在不断感叹新人之间15年岁差的同时,也对新娘母亲的异常哭泣迷惑不解。在周诗诗的眼里,象征性的喜泪竟然滂沱有声,久久不息。

我牵过交往了一年的女友的手,紧紧握住,用力,再用力。

2017年7月10日于书房

约会 (原创 短篇小说)(图1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常平

我国著名书法家,也是我国高级干部,为航天事业做出过贡献。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怎么回事,但是车还停在超车道里

怎么回事,但是车还停在超车道里

怎么回事,但是车还停在超车道里[详情]

无“微”不至

无“微”不至

无“微”不至[详情]

印度前总统慕克吉感染新冠病毒

印度前总统慕克吉感染新冠病毒

印度前总统慕克吉感染新冠病毒[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