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

日期:2020-08-09 19:34:2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80

试谈贾樟柯的人文关怀

一、社会发展的大全景

如果说以张艺谋、陈凯歌为代表的上一代导演经历了文革,并且他们的作品皆有伤痕、回味、反思等特点的话,第六代则见证了80年代改革开放后的社会剧烈发展,城镇的迅速崛起。鉴于此种情况,在第五代导演仍雄踞影坛之际,第六代导演们自然不可能在同一条道路上同上一代继续争锋,做出改变是势在必行了。

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浪潮,全国各地都在悄然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例如张晋生等少数人则迅速崛起,在大城市买车买房,甚至出国;而像韩三明之类的大多数普通老百姓却还过着衣食拮据的生活,这就是时代发展下的中国,也是一个问题多多的时代。贾樟柯便以他敏锐的目光将镜头对准了广大普通群众,以具体的个体生活为表达对象。

崔明亮,一个典型的新时代青年,长发、喇叭裤、粤语歌曲、过度自信,这八个字就足以形容这一人物形象。那是一个百废待兴的时代,也是一个极度迷茫的时代,随着港澳台及许多外来文化的传入,新青年不可避免的就成了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了。崔明亮的爸爸说,穿喇叭裤不能劳动,是资产阶级的东西,属于,而崔明亮非但自己穿了这种裤子,还动员张军也穿了这种裤子,这就是同一时期不同时代的人们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和理解能力的差异;还有一个画面是关于《茶花女》的讨论:

问:啥叫茶花女”崔:卖茶花的女子就是茶花女”老头拿起书翻了两页,念道:通过玛格丽特的不幸和悲惨遭遇,揭露了资产罪恶和道德上的虚伪,对女主人玛格丽特出身寒苦,后为”注意这个后为”如果说前边这几句还合老头的心意的话,毕竟也是站在的立场上,那么看后为”后面的这句话,也就是老头生气的缘故了。他继续念道:后为生活所困,沦为巴黎街头,还巴黎,呢”话未说完,已经扔掉书,站起来拍了一下那个穿军装头上裹纱布的青年人。

当然类似的情节还有很多,这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说明两代人对社会的认知已经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偏移。上一代人可能还沉浸文化以及阶级斗争中时,社会发展的车轮已经将年轻的一代人带入了一个新的时代。《少年中国说》中将少年人与老年人做了恰切的比较,我认为其中最突出的一个特点便是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不同。这你就能明白为什么他们会有那么大矛盾了。

当然了,老头看书还说明了一个问题,仅凭两个字就盲目断定《茶花女》就是一部坏书,可想而知在那个年代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书就被这样武断的埋没了。由此类推,后果可想而知。可见中国人当时对外来文化的了解还相当片面,这一方面与改革开放的程度有关,另一方面我想也与中国人固有的含蓄有关吧。

三部看下来,你会发现他们说贾樟柯的就是一部是以普通人为主角的史诗,更是八十年的农村社会发展的一幅全景图,说的是那么的恰切。韩三明为了寻找妻女一路走来,所见景况不无令人感慨。拆迁的房子一下子、抡大锤的着上身的工人、还有那个小马哥口里的发哥等都真实的记录了当时社会发展的点滴。话又说回来,多年以后如果有人要研究这一段历史,我想贾樟柯的这几部或许就是他们研究的可靠史料!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图1)

二、传统文化的渗透与回归

对传统的中国文化有所表现也是贾樟柯普通视角的时代史诗所不能避免的。将镜头对准普通大众的生活,则必然要注意到他们的文化所在。你会发现,贾樟柯的这三部主要集中表现还是山西人的一种生活状态,《站台》尤为突出,所以通过他的镜头我们可以很轻松的了解道当时山西人民的生存状态,从而推及至全国人民,也就是说他们身上所存在的文化特征。研究文化的人可能都知道,世界上无论什么文化,都是可以放在不同地域内去说的,比如甘肃往西(陇山以西)一带的文化我们就称之为陇右地域文化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说山西当地的文化也就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了。这一点《站台》就足以说明问题。

三峡好人中开始韩三明坐在船上我们所听到的民歌、郭斌老婆路过三峡时听到的那首早发白帝城还有最具中国特色的装扮好的戏曲演员…。这种无意识的反映正体现了导演的家国情怀,也是传统文化走出去的有力途径。同样在山河故人中出国多年的米娅在小男孩张道乐送快递造访突然时,第一反应是快请进!”而从小在国外长大的张道乐却很意外,表示自己并未受到对方邀请,不能进来,这时米娅又说了一句来者是客!”

来者是客!”很有力道的一句话,这也是中国精神的体现,可见中国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无法忘记这种植于内心深处的文化基因。这种看似矛盾的情况实则不矛盾、不多于,米娅虽然长期旅居国外,甚至都忘记她自己的中文名字了,但在千里之外遇见老乡时仍能说出一句来者是客”足见母文化对一个人的影响,当然也是导演有意对优秀传统文化的输出。

米娅向外国人介绍中国汉字姓与名注意在传统中国人心目当中,姓名是同家国一样重要的体现,因为姓是宗法制的遗留,而宗法制则主要就解决了一个家族问题。所以米娅曾一度三次询乐的母亲中文姓名,也是出于此等缘故吧。当然再往大里说,汉字也是中国文化的象征嘛,学习汉语便就是一种汉文化输出的表现了。但是这其中有一个小问题,即外国人都在努力的学习汉文化,而中国人张道乐却一味的逃避,甚至都不能与父亲正常使用汉语交流。我想这是不是也和我们如今的一些社会现象有关,不知贾导是如何考虑的?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图2)

三、人物性格之含蓄美

我们来看看韩三明和他的妻子的对话,感受一下这种含蓄之美:幺妹缓缓坐下,两人对视良久后,终于开口说话了:你饿不饿,要不给你买碗面吃?韩三明:不饿,我孩子呢?幺妹:在南方打工韩三明:这不就是南方吗?幺妹:在东莞,更南的南方又对视良久,韩三明说话了:你现在的老公对你好不好?幺妹:不算是老公,跟他跑船,给我口饭吃又对视良久,继续说话韩三明:你比以前黑多了幺妹:也更老了又对视良久,继续说话韩三明:你现在好吗?幺妹满含泪花:不好。说完扭头看向河边,韩三明继续说道:我对你那么好,你都要跑幺妹转过头,沉思半晌:那时候还年轻,不懂事韩三明:你都出月子了 我妈还不让你干活 养不住幺妹沉思后:你有老婆吗?韩三明:没有!幺妹:我给你介绍一个?韩三明:不要 我只想看看孩 你连孩子的一张照片都没有吗?幺妹:有 在船上韩三明:带我去看看良久,幺妹:早不来,晚不来,为什么十几年了你才来找我?幺妹抠手指甲,韩三明抽了支烟,镜头切换。两人来到船上,韩三明与船家吃饭。韩三明:我要带她走船家:那看她的意思么韩三明:成全我们吧船家:我看这个事情么也可以 但是他欠了我三万块钱,只要还上就可以韩三明喝了杯酒:等我一年,我给你

这仅三个镜头便持续了六分钟之多,而且人物对话非常缓慢。这段对话是韩三明历经艰辛终于找见妻子幺妹后两人的一段情感戏。实际可以发现,韩三明是很爱幺妹的,尽管她当初伤害了他。费孝通的《乡土中国》里有一段描写非常精彩,大致意思是说在中国农村,夫妻(七零后、六零后、五零后乃至更前,八零九零除外,后文所论述夫妻亦基于此概念)一般劳动回家以后是不说话的,做妻子的呢就开始做饭洗衣服,坐丈夫的呢就出去找人聊天。你从来不会发现那个农村男人不出去,整天守着老婆孩子的,那样人家就要说他耳朵根子软或妻管严了,饭做熟了,两是对坐着默默地吃饭,吃完饭又各干各的去了。

也就是说中国人或者说中国的农村人是不善于情感表达的,你往往会发现一对农村夫妻并不会像城里夫妻一样浪漫,临别时相互亲吻并道一声:再见”他们是怎么关心对方的呢?举个例子,假使张三发现丈夫出门衣服穿的单薄了,她并不会亲切的给他递过衣服、或平心静气的唤他注意保暖,她只会说:把衣服穿上,看把你驴的冻死了!”这就是他们的关怀,城里长大的娃娃们自然可能听着别耳,觉得相当粗鲁,但事实就是如此。

之所以说这么多,主要就是为了说明一件事。韩三明的角色塑造之成功,在他与幺妹的谈话中,你去体味,不断的停顿就是他内心爱的传达,他没法说出我还爱着你”之类的话,他只能说你过得还好吗”你的老公对你好不好”一句你比以前黑了”就是他最好的关心。这就是东方式的含蓄美、内敛美。

当然韩三明不计前嫌的原谅了幺妹,也正体现了他内心深处的善良、纯洁。同样在《山河故人》当中沈涛对孩子的爱恋,她内心是非常不愿意让儿子离开自己的,其中有一个画面是这样的,沈涛发现张道乐与自己的妈咪通话时,当她偷偷在平板电脑上看了道乐快乐开心的照片时,她开始意识到为了儿子的将来在自己该做出让步了。她甚至还对儿子说妈没本事,不能给你想要的生活”可见一个母亲为了孩子的将来,是可以将自己奉献出来的,这就是我们文化当中的母爱与亲情了。最后沈涛给了孩子一把钥匙,这是家里的钥匙,你是家里的一份子,你也应该有一把,这个家你随时都可以回来”这句话简单明了,是一个母亲对孩子说的话,他希望孩子可以常回来看看她,也包含了中国人对家的理解。

站台当中尹伊娟和崔明亮的爱情,也是这种含蓄内敛的美。在城墙下尹伊娟缓缓向崔明亮讲述自己被逼婚牙医的事情,其实于她内心深处来讲,她是多么希望崔明亮站出来说一句我爱你可崔明亮却说好啊,有人替你安排,牙医好,大学生好无奈之下她说:你咋那么高兴呢?这一句话问的多么伤情。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图3)

四、与张爱玲风格的比较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张爱玲的个人经历与其所生活的时代所决定的。她是1920年9月生人,见证了旧中国由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向发展的全过程。因此上他们那一代人都有一种批判精神,最有名的怕就数鲁迅先生了吧。但张爱玲又跟他不一样,张爱玲是于自身的批判,而非是一种民族阶级的批判。

你可以理解为张爱玲就是小资产阶级,所有一般小资产阶级的属性在她身上也同样不同程度的有所体现。那就是小事情”的问题,我觉得我说不好,所以关于小事情”我这里引用宋以朗、符中立先生编纂的由新星出版社出版的2013版《张爱玲的文学世界》一书中147页格非先生的一段论述:

有些人不喜欢张爱玲,觉得她狭隘、自私,这个说法不算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可是我们要知道,对小事情的强调,是现代主义小说的普遍特征之一。说远的,我们当然可以提到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他有句名言:所有人认为的大事情在我看来一钱不值,可是别人看来的小事情在我看来却性命攸关。他对大事与小事的哲学辨析,在一定程度上启发了卡夫卡;说近的,比如印度有一部很重要的作品,阿兰达蒂·伊洛的《微物之神》又译《小事情的上帝》或《卑微的神灵》,他是把政治、社会大的冲突放进一个小事情的框架中去描述。张爱玲也是如此。她在《小团圆》中有两处直接提出了这个问题。一处是比比跟九莉说:身边的事比外边的事重要。为什么?比比说,从绘画透视来看,窗户上的瓶花要比窗外的群众场面大;另一处,当《小团圆》写到人投降时,在上海,九莉在睡梦中听见人投降,外面放鞭炮,九莉的反应是什么?翻个身继续睡觉,这是典型的张爱玲笔法。这里面也透露出她对政治、战争、民族、国家主义的漠视。这是张爱玲一贯的姿态。…但另一方面,我们要知道,这种叙事腔调在现代主义叙事当中是非常常见的,可以说是比比皆是,…当然张爱玲的情况也许不一样,这个地方还有讨论的余地。

另外,很多现代主义叙事,一般喜欢把政治、国家这些大的概念,宏大的叙事背景统统省略掉…

之所以说这么多有关张爱玲的事,并没有主末倒置,而是因为我觉得贾樟柯的叙事手法与之有关联性。我可以说贾樟柯也同样将镜头对准了这些小事情或者说这本身就是一种现代主义叙事,例如小五、小勇、韩三明、张晋生、梁子、崔明亮…所有这些人物视角,都是平凡世界中的平凡个体,他们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变自己的生存状态。

但是贾樟柯又有一种家国情怀与民族担当,这是他与张爱玲不相同的。简言之贾樟柯就喜欢用平凡的人物讲述平凡的故事,从而映射出时代的特征,表现自己的时代观点。具体例证本文已多处详细列举,此处不再枚举。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图4)

总之,贾樟柯是一位很有特色的大家。改革开放后经济、政治的迅速发展,使他将的镜头聚焦于平凡世界中的平凡人,对这种个体故事的讲述深刻体现了导演悲天悯人的人文情怀,也正是这种情怀,使得他的在国外受到了广泛的欢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张爱玲

张爱玲(1920年9月30日-1995年9月8日),中国现代著名女作家,本名张瑛,1920年(一说为1921年)出生在上海公共租界西区的麦根路313号的一幢建于清末的仿西式豪宅中,原籍河北省丰润县欢喜庄乡大齐家坨村,张姓该村大户,张家至今人丁兴旺。四十年代在上海孤岛成名。作品主要有小说、散文、电影剧本以及文学论著,她的书信也被人们作为著作的一部分加以研究。其小说拥有女性的细腻与古典的美感,对人物心理的把握令人惊异,而作者独特的人生态度在当时亦是极为罕见。她家世显赫,外曾祖父李鸿章,祖父张佩纶都是清末名臣。1944年张爱玲结识胡兰成与之交往。1973年,张爱玲定居洛杉矶,1995年9月8日,适逢中秋节,张爱玲的房东发现她逝世于加州韦斯特伍德市罗彻斯特大道的公寓,因动脉硬化心血管病而去世,终年75岁,被发现的时候她已经过世一个星期。9月30日,生前好友为她举行了追悼会,追悼会后,骨灰被撒入太平洋。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贾樟柯的汾阳,希望疫情提升我们中国人驾驭繁华的能力

贾樟柯的汾阳,希望疫情提升我们中国人驾驭繁华的能力

贾樟柯的汾阳,希望疫情提升我们中国人驾驭繁华的能力[详情]

贾樟柯走出围城

贾樟柯走出围城

贾樟柯走出围城[详情]

新的一年,贾樟柯的父亲去世

新的一年,贾樟柯的父亲去世

新的一年,贾樟柯的父亲去世[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