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

日期:2020-08-23 15:15: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29

二O一七年四月八日,农历三月十二,周六。

家乡。

清晨,我沿着村边的河堤缓步前行,路旁那抽着嫩黄枝条的垂柳,轻抚着我早已不再年轻的面颊。天,有些灰突突雾蒙蒙,不时有阵阵北风从背后袭来,挣扎着倒春寒最后的几丝余力。我顺手掐断三根柳枝,边走边编织成一个个美丽的柳环。我要去村东,走进那座漫山遍野即将开满白皑皑苹果花的大山深处。

尽管来过多次,但从来还没自个儿来过。一条山路弯弯曲曲盘桓而上,陡峭而又艰难的行进中,我努力辨别着记忆里的方向。还真是老了啊,前几天不是和哥姐们刚来过吗?那棵,我曾悄悄留下记号的苹果树呢?

xiang儿啊------

多么熟悉的呼唤:xiang

大山也响起了一阵阵亲切的回音:

xiang儿------

xiang儿------

我是。我是xiang儿。爸—妈—呀,我来了

放下手中的登山杖,放下手中的马扎子。先帮着收拾一下那天留下的礼物吧。鸡鸭鱼肉瓜果糖糕的还都没动呢。

咦?爸,原先总管着您抽烟,现在给您送了,是您从没抽过的大中华,怎么放这儿还不动呢?

咱在这山里住,防火最重要。你没见满村都贴着大标语‘谁敢点根火,就送派出所’做人,就要遵纪守法,就要讲规矩啊

我心里想说却不敢说出来:都这回儿了,还规矩、规矩的。这辈子,俺就是叫嫩教导的规矩害彪(傻)了。

收拾妥当,把编织好的柳环分别送给二老,留下一个自个儿戴在了头上。坐在马扎子上,我环顾了一下被苹果树掩映的四周,静谧又清宁。地上是成片绿油油的荠菜苦菜,还间或点缀些摇曳着黄花的蒲公英。鸟儿在果树的枝丫上啾啾,泉水在山间的峰壑中潺潺。这里的空气真好!这里的风景真美!这里,真适合一场敞开心扉的畅谈啊—

和爸妈在一起很多年,很多年。时间很长又很短。很长的贡献给了无私奉献的工作,很短的错过了时不我待的孝道。很早就想有机会来这里,就咱仨,就这样,亲密地围坐在一起。

从来没有这么近,这么近地在一起—近到能触到爸微弱的脉搏,近到能闻到妈甜蜜的气息。真好啊,没有打扰,没有喧嚣,就这么近,这么近地,听一听二老的教导。

你也老了啊,刚才上山老远就看到你一直拄根棍。腿脚也不利索了?爸说。

你也老了啊,看你这满脸的皱纹,把页拉盖(额头)上的那道疤都遮的看不见喽。妈说。

是老了哦。老了才越发感念父母恩,可惜太晚了------我说。

想起了这一生对二老的愧欠,我止不住泪如雨下。

别哭了,都这个年纪了,还没改你爱夹猫尿(流眼泪)的毛病。爸总是好批评我。

别哭了,山里的风大,别踆着你的脸。妈总是好关心我。

退休了,有功夫了。我这次来家是想和大哥说道说道过去的故事。我边哭边和爸妈说。

这故事里,有爸妈一生的心痛。也有大哥一生的心结。我不知能不能靠我仅仅知道的那一星半点,解决点什么。

留在家乡受了一辈子苦遭了一辈子罪的农民大哥,是爸妈一生的心痛。

爸妈对大哥的牵挂亏欠和爱却因各种原因的被误解,是大哥一生的心结。

在半个多世纪的岁月里,我的外表严厉内心柔润的老爸啊,您默默在背后,为大哥和子孙做了多少虽无结果但却禅精竭力的努力?我的面容慈祥心地善良的老妈啊,您悄悄在暗地,为大哥和全家做了多少自觉轻微但却呕心泣血的辛劳?爸呀,妈呀,恁们为什么就不说,不去说啊?

咱家怎么就出了你这个彪闺女。这么多年了,还提这些干什么?爸说话总是这么粗声大气。

妈知道你好心。可是嫚你想,爹妈为孩子做什么都不为过,哪有向孩子表功的?妈说话总是这么轻声细语。

可我还是说出来了。也许有用,也许没用。说出来我的心也轻松敞亮了许多。对大哥的奉献,我愿竭尽所能替二老补偿,哪怕只是一点点;对爸付出,我愿肝脑涂地替二老公道,哪怕只是一滴滴。

一辈子没向组织伸过手。我不能坏了规矩。一辈子光明磊落的老爸啊,还在嘴硬。

十根指头都连着心啊,嫩大哥这根掐掐最疼。妈来回搬弄着两手的手指,老泪纵横。

大哥的脾气不就像您?死犟死犟的。其实他心里早就不怨了。姊妹中,就我敢和素常一脸严肃的老爸顶嘴。

您一定又得说 ‘忘了我和不要紧,千万别忘了嫩大哥。’ 是吧妈?我抢先说。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时间最长,这句话听得耳朵都起老茧了。

起身给爸倒上一杯茶,给妈打开一瓶崂山可乐。这可是二老的最爱呢。头上的柳环不小心弄歪了。取下,和爸,和妈,互相调换了,重新戴好。

从没给爸,给妈,买个好穿戴。弄个柳环糊弄糊弄嫩吧。我说。

爸妈笑了。戴着柳环的老爸老妈,笑的可真好看------

有人说,每个家庭都是一部长篇连续剧。或煽情,或狗血;或跌宕起伏,或一地鸡毛。想想咱这个大家族的剧情也很精彩:生旦净末丑,你方唱罢我登场;戴面具的,善恶反串的,台上表功的,幕后拒悔的。热闹着呢!

爸,妈,有时心里挺憋屈,为您俩这辛苦操劳的一生不值。没吃没穿的日子,没白没黑的忙碌。病了都是自个儿忍着,就怕给儿女添一丁点麻烦。爸,那年你心梗憋气还要忍气;妈,你常年头晕脑胀还忙做饭。一大家子人啊,带大了一代又一代。您们二老多不容易,对哪个人,对哪一家都可谓恩重如山!!可是,可是------

快别说了!”妈立即打断我。她永远是那么聪慧:妈知道你要说什么。有些话,有些事,还是永远让它烂在肚子里吧。人这肚子里啊,五谷杂粮的整天可着劲儿装,难道就容不下一句话?”

爸在一旁沉默不语。我想起了那曾经的曾经------爸,我那曾经火爆脾气的爸啊,我那曾经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的爸啊,难道就这样让它?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

咱什么都不说了嫚。以后的日子,你要照顾好你自己。爸这般温情话语,少有。

妈最放心不下的是你,一天天你也老了,妈没法再管你了。妈说。这个世界上最疼最爱我的永远是妈呀------

爸,妈。我累,真的很累很累很累。在世人面前,我这个从小被您们娇惯宠爱的小女儿,如今已被风雨磨砺的无比粗糙和坚硬。我能干,我泼辣,我隐忍,我刚强。心不再敏感,脑已经木然。忙忙碌碌着别人的快乐,精精心心着别人的幸福。爸,妈,我实在撑不住了。我真想做回儿时的我,终日承欢在二老膝下,自由自在,无忧无虑;或是早日来陪伴您们,闲云野鹤,云淡风清。

呸!呸!呸!”爸急了。一向崇尚唯物反对迷信的他朝地上连吐三口唾沫。说你彪,就净说彪话。再说就快滚!快滚!”爸一急,就管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妈知道你吃了很多苦。但日子再难也得顶头朝前奔不是?人在做,天在看。凡事只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你身体不好,该上医院上医院,该歇歇就歇歇。行善积德,能做的让别人快乐幸福,你自个儿不也就快乐幸福了吗?妈没有文化,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家庭妇女。但在我的人生中,却永远是一个司职思想工作的优秀政委。

不知什么时候,天开始放晴了。太阳羞答答在茂密的枝丫缝隙里,不时露一下红红的脸。哦,太阳。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件原本开头就该告诉二老的天大喜事: 就在八天前,农历三月初四,我们家族有了直系的第五代,爸第一个玄孙女。

刚刚降临人世的小家伙真可爱啊,胖嘟嘟的小脸蛋恰如这红彤彤的朝阳。你说稀奇不稀奇,这宝贝儿才几天啊,就会笑了,还笑得这么灿烂,这么明媚。

起名了吗?叫什么?”爸先关心的是名字。当年他曾为四个孙子预先起好了将来他们子女的名字,那时执行的是独生子女政策,每个孙子只能生一个,所以他就起四个字:光明磊落。前面加一个永字。分别是永光,永明,永磊,永落。我曾对此强烈反对。我说光明磊落代表您老人家一辈子的品行是很好,但最后一个叫永落”就不妥了。爸说那最后一个就叫永乐”我说:光明磊乐”怎么讲?后来这事没成,孙子的子都是各自起的名。为这事他还一直耿耿于怀呢。

刚生下还没起名。不会又想让人家叫什么光明磊落吧?我揶揄道。爸憨憨地笑了。瘦削的皱褶面庞堆满发自内心的喜悦。

真好看,真好看啊。眉眼儿弯弯的,小脸圆圆的,你看,你看这张小嘴,好像在说话呢。妈看得仔细。照片上的婴儿正睡在甜蜜的梦里。她未来的世界,一定会是花团锦簇,充满阳光。

一代又一代。咱的家族人丁兴旺,前景。感谢您们:爸,妈,这都是您们血脉的传承,这都是您们世代的泽被。您们好福气,更是好伟大啊!!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三小时。临近中午了,山下村庄的上空,已升起袅袅炊烟。这里真静真美真好啊!

时候不早了,快回去吧。爸撵我了。

我仍坐着不动。爸又催:快走吧,出来时和你大哥说了没有?

没有我回答。

你大哥也是80多岁的人了,出来这么长时间,别叫他满村遍疃地找你。

就是,快回吧。下山路陡,你可小心点。妈也撵我了。

该说的话都说了,回去打起精神,好好生活。”妈继续叮嘱着。原来你在家最小,现在嫩哥嫩姐都比你老,你待把自己当成大的,多照顾他(她)们。有些事要多担当,姊妹之间好生团结着。嫩都个个旺旺兴兴健健康康的,我和也就放心了------”

我不停地点头。点头。仰脸朝着寂静的山林放声呼喊:爸-----妈------

xiang

xiang儿------

爸啊------

妈啊------

我在父母的墓碑前长跪不起,任泪水肆意横流。

2017年4月8日至4月10日写于摄于故乡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3)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4)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5)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6)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7)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8)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9)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0)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1)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2)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3)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4)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5)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6)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7)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8)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19)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0)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1)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2)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3)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4)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5)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6)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7)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8)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29)

原创,散文,那天,真的让它们全都烂在我的肚子里(图30)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散文

“散文”的概念最早出自中国的佛教徒之口,而“散文”一词大概出现在太平兴国(976年十二月—984年十一月)时期。《辞海》认为:中国六朝以来,为区别于韵文和骈文,把凡不押韵、不重排偶的散体文章,包括经传史书在内,概称‘散文’。后又泛指诗歌以外的所有文学体裁。随着时间发展,散文的概念由广义向狭义转变,并受到西方文化的影响。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散文,文字,全都零碎在记忆中

散文,文字,全都零碎在记忆中

散文,文字,全都零碎在记忆中[详情]

故乡的雪(散文原创)

故乡的雪(散文原创)

故乡的雪(散文原创)[详情]

原创,妻子写给我的那封遗书全文如下,散文,文,南山之松

原创,妻子写给我的那封遗书全文如下,散文,文,南山之松

原创,妻子写给我的那封遗书全文如下,散文,文,南山之松[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