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

日期:2020-09-08 13:59:0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325

爱好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缘由。于我而言,爱看贾樟柯的,理由就是:女主角的故事正是我自己的故事—不单一部他的如此,很多部都是。他早期的不谈,单说最近两部,剧情特别能引人入胜,越看越觉得是在讲我自己的事儿。而现实主义风格、近乎于纪录的表达,这也是我爱这种类型的理由。他的故事有广泛的社会代表性,他尊重现实,表达人文关怀,这又是属于艺术家的敬业与良知。多年前有人就问过我为什么喜欢贾樟柯的,当时我答不出,其实当时我只是看热闹,觉得他的很真实,很能切入社会现实,别的也答不出来,但现在,别的理由不论了,只一种理由就够了:他在讲我自己的故事。对他的喜欢是发于我自己情感当中最怀念、而又最不敢碰触的那些回忆,发于那些感同身受、那些悲喜与共,所以让我产生了山呼海啸般的共鸣,轰隆隆地从内心涌出…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1)

贾导里的地方—汾阳,是一个小县城,我的家乡也是东北一个不大的城市中的一个区,街道啦、建筑啦…规模、形态都很相似。冬天的雪也很像,城边都有一条河,而河岸边又常常是人排解情绪的地方。不同的是历史遗存不同:汾阳有很多古建、牌楼,我的家乡是一些旧俄式建筑;汾阳主产煤和酒,而我们那里是靠重工业。他早期拍过的《二十四城记》讲的是因为一个大型企业转产、迁移而给这个企业的职工造成的创痛,而这又与我老家的重工企业慢慢转产、衰落极其相似,他是在用光影讲述我们的心路。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2)

山河故人截图: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3)

贾导里故事发生的时间,恰恰是导演本人生长的年代,也是我生长的年代。在《山河故人》中,1999年,涛儿和一群年轻人在迪厅里狂舞,那一年的我也差不多。1999,那时,我们那个小城也有类似的迪厅,我也曾去玩。还有当时涛儿用传呼机(BP机)与人,当时有手机(大哥大)的人都属于富人,她乘的车(夏利)穿的衣服,化的妆,扎的头花…这些都与我当时的生活惊人相似。对于1999,我也是活的历史见证,贾导简直就是在描述我的青春。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4)

山河故人截图: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5)

还有个惊人的巧合:在《山河故人》里,1999年,女主角涛儿是恋爱的年龄,她在两个选择对象之间很难抉择,那一年的我情形和她几乎一样。后来她和矿主张晋生结婚后又离婚了,孩子和张去上海定居。而我呢,虽然没有结婚后又离婚,只是恋爱后分手,但我们俩的结局却殊途同归地一致:最终是一个人过了。2014年,涛儿父亲去逝,她召回孩子参加葬礼,而我的父亲也是在那一年去逝的。在《江湖儿女》中,故事开始于2001年,结束于2018年,我呢,则恰好在2001年告别家乡移居大连,2018年恰巧在大连看到了这部。2001—2018对于女主角巧巧的人生来说是一个完整的篇章,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完整的篇章—是我的整部漂泊史。2018是个时间节点的惊人巧合,是故事结束的时间,也是首映的时间,并且就是我现在的时间。这种时间上的契合如同冥冥之中的定数,这就是给我看的,不是么?是天安排的吧。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6)

江湖儿女截图: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7)

再说人文。里那个小县城里人们的生活,平凡朴实,日子川流不息地缓缓流淌,正如我平静的故乡小城,人们不紧不慢地过着平淡的日子。人们都在城里与朋友聚会,都在城里庆祝节日,开车也是在城里兜风,人们的一切都不离开小城,仿佛枝叶永远不想离开大树一样,人们对生长的小城有着无穷的依恋。这种地域特色,相信在中国许多地方都有,可能有的地方一直延续到了现在。如今我漂泊已久,深深感到其实那根的滋养多么幸福!但那是我回不去的青春,也是无论如何都买不回来的美好。

再说男人和女人。说女人是感性动物、男人是理性动物这虽是老生常谈,却也不偏离真理。反过来说,倘若这不是真理,也不会因为说得人多而变成老生常谈中的女主角,具有小城市人的朴素和单纯,年轻时活泼开朗,中年时沧桑孤单,简直如出一辙。

江湖儿女中的巧巧和江湖大哥斌哥是一对恋人,最初斌哥是呼风唤雨的大哥,后来斌哥在街头遭十几人围攻眼看就招架不住了,巧巧从斌哥包里掏出了枪向天而鸣,驱散了那伙人,却因此获刑五年。五年后,巧巧从狱中出来,她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踏上长途列车去寻找斌哥,而这时的斌哥却早已和别人恋爱,而那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年巧巧和斌哥的朋友。斌哥决断地拒绝了巧巧,却虚伪地感谢巧巧当年救过他,巧巧踏上归乡之路,一直一个人生活,没找男人。女人一失恋就不再找了,不像男人那么爱忘事儿,三天换一个都不留痕。我就是她,她的故事正是我的生活。

江湖儿女截图:左:巧巧鸣枪救斌哥。右:巧巧出狱后又找斌哥,被拒绝。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8)

时间继续往前…多年后,斌哥突然又与巧巧,二人相约在车站相见,远远地,巧巧见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她什么也没说,将他带回自己的麻将馆,发现他已不能自理,而他背弃巧巧后找的那个女人早已不知所踪。斌哥当年那些熟人都来看,有的是他当年的冤家,拿出手机拍斌哥落魄的样子,并且侮辱他,一副快意的表情,巧巧拎起茶壶照着那人脑袋就是一下…这一桥段看得好过瘾,这个女人真痛快!救了斌哥两次,这哪里是什么江湖?怎么成了一个女人来保护男人了?明显女人的戏份要重得多,男人反而成了烘托,但这是我喜欢的感觉。尽管我不一定能做到收留或用武力保护那个落魄的男人,但至少我会管他,我不是也轻易地就能被激发出对他人的爱心么?这部,越看我和女主角越像!都是情深且讲义,直来直去,不懂世故。

我就是她们,爱看贾樟柯的电影(图9)

看到这儿,可能有的女人坐不住了,内心说那个男人当年抛弃了你,现在他什么都不行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了,他又来找你,你怎么还接纳他?对呀!我也有这个闪念,但转念一想,也不奇怪,因为女人嘛,感情动物,只是单纯地爱吧,没别的,我也是这样的,很多女人都是这样的。我以为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地重续旧好,但剧情却不是这般顺畅发展的,当轮椅上的斌哥问巧巧你恨不恨我?巧巧回答:我对你无情了,还恨什么。斌哥又问那你为什么收留我?巧巧的回答是义,江湖,不就是一个‘义’字嘛。这个回答出人意料,结局更出人意料。当斌哥过了些天自己能站起走路了,他就消失了,只扔给巧巧两个字:走了。谁知他是因为惭愧还是因为别的呢?谁知她心底对他还残留着多少爱呢?她又是一个人了。其实她并不需要斌哥,多年来她都可以独立,男人,只是个符号而已,有和没有,都是一个样,的人生多么雷同!

巧巧的故事结束了,无法猜测未来的她又将如何,我难道不是这样么?无论《山河故人》的涛儿还是《江湖儿女》的巧巧,都有着类似的青春和相同的结局,我也是。所以她们就是我,我就是她们。在结束后的黑暗中,我仿佛与她们一同被卷入了苍茫的时间与天宇中,飘浮起来… 我听到有音乐声飘渺地传来:

伴随着熟悉的旋律

过去的何曾会过去

未来的依然在这里

一世的悲喜交集

我会在江湖等你

一生的崖间浪里

今生所爱的凭据

半生的爱恨情欲

我会在梦里等你

安放在一座岛屿

隔绝孤寂和欢喜

写于 2018年9月23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巧巧

《巧巧》是宋川导演的一部剧情电影,2017年2月10日(柏林电影节)首映。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最喜欢的一部贾樟柯,哪部让你意犹未尽

最喜欢的一部贾樟柯,哪部让你意犹未尽

最喜欢的一部贾樟柯,哪部让你意犹未尽[详情]

贾樟柯作品天注定,更多的应该是得到合理的自己应得的

贾樟柯作品天注定,更多的应该是得到合理的自己应得的

贾樟柯作品天注定,更多的应该是得到合理的自己应得的[详情]

第3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发布入围片单,该片由贾樟柯

第3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发布入围片单,该片由贾樟柯

第33届东京国际电影节发布入围片单,该片由贾樟柯[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