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岳飞传,关于关外人看杨家将的介绍

日期:2018-12-07 13:50:50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33

以羸弱之躯或弱冠年华选一个其实最最难但认为最最易的路,真的错矣。

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

这样的人,孙思邈医圣早断言,乃世间愚者。

写作,也一样。

多数是花拳绣腿。

但我还是涂抹一把笔墨,因为,在心底,站着一个模糊的说书人。

再,有着一个悲壮的岳飞传。

只是,那个说书人说的啥,我不知道,但绝对不是岳飞传。岳飞传倒是被说书人熏陶后,在收音机里听XXX说的,那是唯一一段不和姥姥抢收音机,全家高度统一的收听节目,上午放学我就急急忙忙往家跑,打开收音机,调好台,正好请听XXX说的长篇评书《岳飞传》我喊姥姥快来听,姥姥擦去中风后容易流出来的口水,笑咪咪地看着我,高兴我们老小不再抢收音机。

我在敲这段文字时,把岳飞传的说书敲成了梅兰芳,惭愧。梅艳芳,也不对。单田方,更不对。我的记忆开始退了,或者岁月太久远了。我忘了一代的名字,但我记忆里站着另一个模糊身影和面庞,我听不清他说什么的说书人。

那是儿时,夏夜在外,冬日在屋,夏有蛙鸣,冬有炉火之时,在乡下的舅舅家,一堆人,一堆旱烟袋,一堆白毛巾里,劳作后休息时,一把啥琵琶,一把二胡,一个琴凳,一个敲着响的说书人。

朦胧的月色,昏暗的油灯,咦咦呀呀的说书人,专心的伴奏,没有声响的一明一暗的烟火。黑夜里,青的或干枯的飒飒的芦苇也在听。

我什么时候睡着在夏夜的凉席被舅母抱进屋子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在说书人的咦咦呀呀里在炕头的暖暖里困过去不知道。

但我的儿时记忆里,我知道有一个说书人。

他还是她,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太小了,小到记忆。

但我爱上了听书。

童年,我爱上和姥姥一起听刘兰芳的《岳飞传》

我终于想起来了那一代的名字,对,刘兰芳。

我也终于要告诉你,我的记忆里站着一个乡下的说书人,还有一个刘兰芳说书给我们的名字,岳飞。

精忠报国。

十二道金牌。

忠臣奸相。

莫须有。

厚土浑天。

永垂青史。

我的语言库里被输进去了诸多刻骨铭心的文字,以至于我坐着躺着醒着睡着,都知道我要做一个怎样的人。

刘月半,你也一样吧?我看到一张图片,你家的客厅没有茶几书桌,是张大的乒乓球台子和时时可以拿起来的球拍,像极了武馆里陈放的各种随意就上手的器械。

月半,你没有想到自己真的会做了岳飞吧?

我做不了作家了,或者做作家梦的人太多,把作家路堵住了,但我还是写下来我和说书人和岳飞的故事,我不说你,其实,你不用我们说。

你自成书。

我封笔。

说书人&岳飞传,关于关外人看杨家将的介绍

说书人&岳飞传,关于关外人看杨家将的介绍

大圣,此欲何去?

踏南山,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相关新闻:

豫见开封,关于豫见乡音百家号的介绍

或许是儿时看电视剧和听评书的影响吧,在那个文化生活匮乏的年代,如痴如醉追着射雕包青天和白娘子,听着三侠五义杨家将和岳飞,朦朦胧胧的记忆里,中国的历史被分成古代、唐朝、宋朝、清朝和抗日时期,最后带给我们幸福的生活。萌孩子的历史观就这样华丽丽的初步形成了,所以对我来说,开封不是地名,而是种情节,个特定时代留在记忆中的符号。

网友评论
往事并不如
往事并不如
北宋亡国之后还有岳飞、刘光世、韩世忠、张俊等“中兴名将”,为何还屡屡割地赔款,直至败亡
2018-12-12 11:57 30
qwe你猜猜
qwe你猜猜
为什么杨家将那么讨厌热巴?
2018-12-11 01:05 10
1515235877
1515235877
而北方屏障丧失,让北宋王朝必须驻扎很多军队在边关,开销巨大,才能勉强维持脆弱的和平
2018-12-13 17:38 2
wyx99
wyx99
怕风头被抢了,baby在微博上也故意挑衅热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2018-12-09 20:53 17
米兔米兔米
米兔米兔米
先天不足,北宋王朝先天不足,指的是石敬瑭割让燕云十六州之后,让北宋的北部防线被大幅度压缩,几乎无险可守
2018-12-17 15:39 8
lingkty
lingkty
所以才使得杨家将那么讨厌胖迪吧
2018-12-18 01:44 28
相关文章
文天祥抗元的故事 终于知道文天祥与岳飞的对比谁更厉害了

文天祥抗元的故事 终于知道文天祥与岳飞的对比谁更厉害了

文天祥抗元的故事 终于知道文天祥与岳飞的对比谁更厉害了[详情]

八字看人品,关于啥八字的人人品最好的介绍

八字看人品,关于啥八字的人人品最好的介绍

八字看人品,关于啥八字的人人品最好的介绍[详情]

秋风画扇人渺渺,关于风萧萧人渺渺的介绍

秋风画扇人渺渺,关于风萧萧人渺渺的介绍

秋风画扇人渺渺,关于风萧萧人渺渺的介绍[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