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家事》(八)

日期:2019-01-12 19:59: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30

《百年家事》(八)(图1)

百年家事八。

祖宅。

梦里归家切。

白首忆童年。

回眸寻旧迹。

醒来半呜咽。

天门乾驿镇,是我们的故园,黎家的祖宅在那块土地上立足数十年,黎家兄弟姐妹的第一声啼哭在那里问世,我们童年小脚丫曾经留下深深的印痕。几十年光阴如水流逝,祖宅早已成为一片故影,瓦砾砖石早不知所踪,然而被走丢了的祖宅依然如影随形,清晰浮现。如今,祖宅零落为尘碾作泥,只有香如故!它被我尘封在七十年代初期记忆的云端上,供奉于内心深藏。

这是一座灰砖青瓦略显老旧的江南民居,很普通,也很平常。祖宅的一砖一瓦,一石一柱,一草一木都是祖公、祖婆一辈子辛勤操劳付出的全部心血凝聚,它承载着全家三代人的喜怒哀乐,庇护着我们安乐栖居、遮风档雨的安身场所,那一份亲切渗透在我们的骨血深处,不敢有忘!

祖宅建在乾驿三里七分长的石板街上,坐南朝北,与隔壁相邻的肖姓人家形成一条长巷,取名肖家巷,巷子南北贯通,与主街呈十字布列。乾驿本为古商贸驿站,经年累月的发展,在这条略显逼仄的街道上,也形成了一些大商号,其祖居十分气派,檐牙啄空,石鼓蹲门,驮梁立柱,进深空阔,豪宅与小号铺参差间杂,滿满溢出当年商贾云集,贸易两旺的昔日繁华!

祖宅门脸不宽,两个开间,没有一般商家铺面那种数扇门并开,柜台当街而立的宽敞阔大,也许是槽房生意比不得百货匹头、餐饮酒楼需大开大合,所以瘦削其面而不碍。

抗战至解放期间,祖宅曾经历两次兵匪纵火焚毁的劫难。抗战期间,所属128师王劲哉部驻留天门、沔阳、洪湖、京山、汉川五县。其所属384旅旅长古鼎新部驻天门、京山。战乱多兵匪,古鼎新部两次在乾驿纵火焚街,大火映红半边天际,商户百姓尽伏于牛蹄河中,眼睁睁看自已房舍化为灰烬。

我所见到的祖宅纵深约百米,分前后两跨布局。前为新宅,后为作坊,前屋与作坊间有一小院相隔,作坊后面又是一个稍大的院落,建有茅厕与柴房,余下空地种些树木花草,另辟两畦菜地弄点鲜嫩时蔬。

前屋共分两进,两进房脊间设有涧沟,雨水顺瓦槽汇入涧沟,流进白铁落水管入地。为兼顾采光,在两屋檐处建一拱窗,装上玻璃,阳光瀑泻,室内十分明亮。加之瓦沟间铺设玻瓦,房跨虽长,但不显暗晦。

前屋因多为待客及住家之用,所以选用上好山地杉穿联屋架,木质崭新黄亮。地面清一色30公分方灰砖铺地,平整锃亮。除堂屋外,西侧设两间厢房,房间内圆木架设地桁抬高,上铺长条木板,阻断潮气。空间间隔用杉板在木柱间嵌入,当地俗称为‘鼓皮’

前屋是我们幼时的摇篮,祖婆和老妈哼唱的童谣伴着我们成长!后来,前屋被街道租用,后屋便成了家人的居所。

后屋是当年的作坊,因常年烟薰火燎,显得十分老旧。这里与前屋有一庭院相隔,房屋虽然也是两进纵深,两层脊顶,中间留一开敞天井,雨雪天气寒气灌入,阴冷袭人。同时,街道又安排两户孤寡老人入住,更是显得拥挤不堪。

鲁迅先生的三味书屋和百草园是他童年记忆中的留笔,因为难以磨灭,所以成篇以纪念。三味书屋我们是遥不可及,但百草园也许并不逊色。

祖婆一辈子极爱伺弄花草,前边庭院和后院都是四季花香,少有重色。前边庭院东墻处居中用青砖垒起一个花坛,一株硕大的重瓣蔷薇居中栽植,每到早春,棘枝蓬蓬勃勃展开,绽出无数花蕾,初时外苞粉红,待绽瓣时白如凝脂,千朵万朵齐放。街坊邻里那些爱花的女孩常来偷摘,为此,我常常蹲守与她们斗嘴争气。甚而有之将我姐的手上抓出几道血痕,她被气得眼泪汪汪,实是少不更事。

蔷薇居中是一景,花坛旁一根腕口粗的金银花攀援在墙头,逢春即绽,滿树层层叠叠的金花银朵,香气氤氲弥散,透出院墙将整个肖家巷都薰透!花坛旁另种有一棵重瓣栀子花,一棵小叶黄杨。枙子是花宠之一,人见不舍,簪一朵於发簪间,人便添了一份妩媚。

祖宅后院宽阔,更是花草繁茂。玉簪、喇叭花、月季、大立菊、指甲花、含羞草、攀墙的金银花、金针花(黄花菜)前脚踩着后脚次第开放。沿墙根一圈满是芋环,小时戏称车萝卜,小小的块茎长在地下,冬天扒开土层,玉藕一般的茎就露出来,玲珑剔透,用五花肉焖烧,是年夜饭的上等好菜。

院子里有两棵侧柏,十分高大,枝繁叶茂,四季葱茏。每逢节日庆典,街道上必派人来攀折,让两株树伤痕累累。这些柏枝被扎成翠屏牌楼,点缀上纸花彩条立在那里,成为庆典的一道风景。

1972年,老爸、老妈终于结束了几十年两地分居的生活,老妈及四妹俊霞、小弟黎斌三个人的户口同时迁转沙洋,乾驿这块故园渐渐远去。祖宅被暂托人代管,一年以后,老爸告假最后一次返回乾驿,雇人拆去祖宅,至此,那脉尽销。

人这一辈子所做的不过是两件事。一是接纳;二是告别!且行且走,一路上新与旧不断转换,纳新为一喜,告别为一悲,光阴用魔杖变幻并主宰着这个世界。

我对祖宅的深深眷恋有一种血肉浓情,不舍的纠结伴随於心,三次写文纪宅亦不尽心念。我的幼年、童年、少年都躺在祖宅这个摇篮里,这祖宅有我太多亲人的故事,如一本厚厚的线装书,每一次翻篇都充溢着新意与不舍。

当最后一抹夕阳将祖宅的轮廊浮起在树影斑驳的投影下,我知道这是祖宅最后的沧桑,夕阳下的告别祭奠起内心的哀伤与肃默,别了,再也回不来的老屋,再也回不来的童年!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seven_29
seven_29
是明末的书生,他已经可以读书,但不能做官,他的职业就是私塾里做教师
2019-03-23 21:16 28
一朵浮云飘
一朵浮云飘
这书法家欣欣向荣的景象,不看,却提出
2019-03-17 10:36 2
眼镜验光师
眼镜验光师
蒙古人生活在广阔的大草原上,应该说是天地开阔
2019-03-15 20:51 0
最爱宝贝豆
最爱宝贝豆
百年茅台酒,下联,千载大唐诗
2019-03-21 00:38 4
kkop
kkop
上联:百年茅台酒:下联:千年郁金香?
2019-03-16 22:22 38
0QOQ0
0QOQ0
上联:百年恩爱双心结,求下联?
2019-03-21 19:49 29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