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

日期:2019-01-13 09:23:34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15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图1)

第十三章 肯定是金童玉女。

孕妇顺产的情形大都类同,难产的原因却各不相同。有的因子宫收缩无力或子宫收缩不协调;有的因肿瘤、产道畸形、产道异常,包括骨盆狭窄或因胎儿过大造成头盆不称;还有的因胎位异常、胎儿畸形、双胎、羊水过多、脐带脱垂等情况。

杭州。

武林门。

华家,世代名门医家。

少爷少爷,少奶奶又要生了。女佣王采苓跑进书房报喜道。

又要生了,少奶奶什么时候已经生过呀?辛九友说。

七天出不来,急也急死人,不知男孩女孩?少爷华乐康说。

肯定是金童玉女。王采苓道。

也许龙凤双胞胎呢钱宝拯说。

那就要看少爷的本事了。辛九友看了看华乐康。

只要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难产,有十多年接产经验的产阿婆胡玲琴就会有应对办法。杭州武林门一带大大小小十多条大街小巷,几乎都是胡玲琴接的活。有的说她干活漂亮,有的说她运气太好,反正都是母子平安,从来没出过差错。

天底下的母亲都是创新的神人。从世上本无孩子,到孩子在母亲肚里怀着,再从胎中出来。分娩本身就是从无到有的一个创新,一个神话,一个传说。而这个传说主要由母亲来完成。

胡玲琴是母亲们眼中的神话,更是众多产阿婆中的传奇人物。

自古以来,女人生小孩如同过鬼门关,一脚跨进跨出,就是生死存亡的选择。很多杭州人自豪过,因为有胡玲琴在,产妇就能平安无事。

难产其实并不可怕,只要查明原因,用不同方法排除就行。孕妇和产阿婆最怕的难产就是什么原因也查不明白。当然,碰到这种情况,神仙也没办法。

可怜的花静好就碰到了这种情况。

初次分娩对绝大多数孕妇来说都有一个漫长的阵痛过程。花静好怎么也没想到,痛了整整七天七夜,已过四十周,马上四十一周了,从没见红、没破水、没开宫口,到宫口开了一指,再到宫口开了二指,孩子还是没有出生。

早生男,晚生女。半仙辛九友说。

辛九友虽然不是活神仙,但请个半仙来壮壮胆,华乐康心里觉得踏实,何况辛九友是他自己的哥们。

都是华家子孙,虽然你半仙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也跟少爷学了这么多日文,可以说是个通了,请你不要重男轻女。管家钱宝拯说。

辛九友连忙解释说:你跟少爷、老爷在这么多年,学的是西方文化,我是没有文化,但我也没重男轻女之意,就这么一说,管家大人不要误会。少爷是我大哥,孩子就是我侄女。男要穷养,女要富养,羊,养,养羊。

华家在经营大青药铺三十多年,在,华仁慈叫中华郎中,钱宝拯叫大青宝拯,华乐康叫大青乐康。

你看院落里,去年的石榴花五月份开,今年的好象四月就要开了。从这好兆头看,少奶奶怀的是小少爷。王采苓说。

辛九友说看了看华乐康:你喜欢生男孩还是女孩?

华乐康说:这不能随个人意愿呀。

老爷华仁慈走了进来,说:生个女孩,二天不高兴,出生那天,结婚那天,剩下天天高兴;生个男孩,二天高兴,出生这天,结婚这天,剩下天天不高兴。

华乐康说:但我还是想生个男孩。

华仁慈说:哭的日子在后头。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图2)

华乐康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

华仁慈说:我已哭过了呀。

辛九友笑了起来,他看了看华乐康,又看了看王采苓说:问题是到现在还没出来,那就不会是男的了。你,耳针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白酒也准备好了,请半仙放心。王采苓说。

我就是放不了心,少奶奶生第一胎,你也从没带过孩子,都是生手。你扎耳针时旋转不要过快,打好后不要沾水。辛九友不放心地说。

不是我扎,是李妈,艮山门的老手,你半仙肯定听说过。王采苓说。

王采苓是随花静好一起陪嫁过来的丫鬟,其实,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什么事该什么时候做,非常细心,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哦,辛九友显出略有所思的样子,还得有个备妈。

王采苓不懂:什么备妈?

辛九友说:奶妈,准备个奶妈。

钱宝拯眼睛一瞪:半仙,你什么意思?

辛九友看了看华乐康,华乐康无语。辛九友又说:这么多天出不来,你知道大人受得了吗,这女娃还是个硬命种,小羊,也许是羊角顶着肚子呢,出不来。

什么叫硬命种?钱宝拯问。

辛九友说:多天没出来,命硬,象男人,各种大难挤不垮、压不弯、打不倒、弄不死。顽强的命,这么多天不出来,就是命硬,两人斗着呢,斗不过小,就小的活,斗不过大,就大的活,只怕一出来就会克、克…。

辛九友知道自己说漏嘴,来了个急刹车。

克什么?王采苓担心地问。

辛九友装作高深莫测模样: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

你是说女儿会克母?钱宝拯紧逼着问。

辛九友说:我没说,这可是你说的,是你说的。

产房内,花静好孤零零地躺在床上,那么渴望得到帮助和支持,但谁也帮不了忙,孤立无援,无计可施,末日似乎正在悄悄来临,脸上流个不停的汗珠悄悄凝结停止,身上所有的力气就如烈日底下的一粒水珠,几乎蒸发殆尽。她试着握起拳头,可无论怎么用力,两只手连拳头也无法握紧。

一个生命到来,注定另一个生命要结束?

肚子中又传来一阵阵痛,花静好取下挂在脖子上的一颗挂坠,这就算她作为妈妈留给孩子的礼物了。花静好做好了最坏打算。

胡玲琴在产房内也只能干瞪眼、干着急,一筹莫展。她又开始对供桌上的一块砖头顶礼膜拜。

这块砖头来自西湖边镇白娘子的雷峰塔,据说能给产妇带来好运,顺利生产,且生男孩。胡玲琴一直带在身边,不管灵验与否,到哪里接生,就把这砖供到哪里,在她眼中就是法器,至高无上。

最左边的这间厢房,住着华家辈份最高的人华添福。

有没有打到杭州?华添福躺在病床上,已经二年整没起来过。

爷爷,已经不打仗了,双方正在谈判呢。华乐康说。

我们把打败了吗?华添福问。

没有,是把我们打败了。

混账,胡说八道,我们大清国,打一个区区,怎么可能打败?

我们真的打败了。

我们有北洋水师。

被消灭光了。

混账,胡说八道,你扶我起来。

你要干什么?

扶我起来,我去打,看我不把他们打个落花流水,屁滚尿流。快扶我起来,我去打,我去打。

你这么能打,就自己起来呀。

可我起不来呀。

起不来还怎么打?

只要你扶我起来,我就能打。我要站起来打,我总不能躺着打呀。

我不扶。

你不扶就是不孝子孙,不孝子孙呀。

华乐康哭笑不得。

网友评论
米小果爱棒
米小果爱棒
罗马帝国屠杀犹太人死亡平民
2019-10-20 12:18 51
相关文章
(刘汉铭原创)我的父亲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

(刘汉铭原创)我的父亲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

(刘汉铭原创)我的父亲参加解放上海的战斗[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一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一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一[详情]

秋 分,关于秋天分为哪几个秋的介绍

秋 分,关于秋天分为哪几个秋的介绍

秋 分,关于秋天分为哪几个秋的介绍[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