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六

日期:2019-01-13 09:38:4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187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六(图1)

第六章 肌饿犹如一只恶狼。

现实有时候与人那么较真,鬼头空子自己也没想到。

吃完中饭,鬼头空子拎了水桶,去浇门口左右两边的二棵银杏,这可是托人从大清国私运过来的,鬼头空子宝贝着呢。鬼头空子喜欢银杏,是因为银杳寿命长,是树中的老寿星。鬼头空子希望自己也能成为老寿星。另外,银杏还被称作公孙树,银杳从栽树到结果要二十多年,到大量结果要四十多年,有公种而孙得食”的含义。鬼头空子希望子孙们得果时还能记得他这位种树的公”

水浇了一半,鬼头空子想起门口石子路与大马路交叉口的空地上,有流浪汉搭起个账蓬。

这地虽然不是鬼头空子的,离他家至少也有五六十米路,但家门口搭着这样一个账蓬,住的又是流浪汉,也太败坏了吧。

去教训教训他,把他赶走。鬼头空子想。

踢踏、踢踏、踢踏…鬼头空子拖着木屐,走向账蓬。

巴嘎,谁叫你在这里搭账蓬的?快搬走。鬼头空子吼道。

流浪汉钻出账蓬:我不搬,这地又不是你的,你管不着。

鬼头空子说:不是我的地你也得搬,我叫你搬,你就得搬。

流浪汉说:凭什么呀?

鬼头空子一下拔出武士刀,向流浪汉面前举了举:凭这个。

流浪汉说:你有刀,我也不搬。愧你还是个武士,居然拿刀威胁平民。

居然还有人和他叫板,而且是个流浪汉,这是什么世道呀。鬼头空子生气了,他瞪了瞪眼睛:你知道我是谁吗,还没有人敢跟我唱对台戏,你不搬,我就杀了你,叫你吃不上今天的晚饭。

流浪汉说:这不是你的地,碍不着你,世上总得有个说道理的地方吧。你就是杀了我,我也不搬。

这严重了鬼头空子能忍受的底线。鬼头空子说:我就不信,还有真不怕死的。

鬼头空子说完,举起刀,朝流浪汉脖子上砍过去。

流浪汉站在原地,象木偶一般,一动不动,连眼睛也不眨一下。

鬼头空子怎么也没想到,流浪汉面对武士刀,居然逃也不逃,躲也不躲,闪也不闪。

这样真的会出人命的。鬼头空子心想,连忙收回手力,但说时迟,那时快,他的武士刀已砍在流浪汉脖子上。

半个刀锋劈过流浪汉半条脖子。

如不收回手力,整个人头会被砍落下来。

流浪汉连哎哟也没叫一声,眼珠子向上一翻,整个人歪歪斜斜倒在地上。

鬼头空子一看出了命案,连忙看了看四周。

正是中午吃饭时刻,人影也没一个。

鬼头空子看了看流浪汉:是你自己不躲避,这可冤不得我。

说完,大摇大摆地朝自己家中走去。

山口黑云不知道杀的这人叫什么名字,他连天天给他饭吃、天天养着他的流浪汉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他只叫。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之六(图2)

但山口黑云看清楚杀的这人左额角上有个疤。

刀是可以用来的,刀是可以杀死人的。这个道理,山口黑云的爹用自己的生命来让他明白。

三岁的山口黑云被眼前的场景吓坏了,憋着一肚子气,拼命往远处跑。过了二条街,回头看看,确信额头疤没有追赶过来,这才哇一声哭开。

爹与他相依为命。他与爹相依为命。

爹就是他的一切。他就是爹的一切。

与他相依为命的人被人砍了,几乎是他的全世界的爹被人砍了。

人死了就不能复活。山口黑云明白了这个道理。

山口黑云,完完全全、彻彻底底成了流浪者。

哪里有垃圾场,山口黑云最清楚。

山口黑云在垃圾场中和流浪猫、流浪狗抢食物。

有时,好心会施舍一点饭食。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年一千零九十五餐,山口黑云在这种施舍中生存下来,但东京没一个人敢把山口黑云领回家。给食物可以,给衣服可以,把一个灾星带回家,不可以。

实在没地方去时,山口黑云也会回凤来桥,但他发现人们并没有象以前那样热情。

只三年,山口黑云克死了二个养父,足足能说明养克星带来的恶果。凤来桥的流浪汉们都这样想。

东京的人们更是这样想。

猩猩惜猩猩,浪人惜浪人。

春来春去,花开花落。

山口黑云走进了大青学堂。

大青郎中说:班里来了位新学员,我给大家介绍一下,他叫山口黑云。

其实,不用介绍,大家都知道他叫山口黑云,东京有名的煞星。只要是东京人,就能讲好几个煞星何时克死某某、何时又克死某某的故事。

山口黑云在这样的传说和故事中长成一个勇敢的少年。

黑云,你手上老拿着这根柴棒做什么?富士珍熙问。

这是打狗棍吗?大青宝拯问。

山口黑云看了看柴棒说:这不是柴棒,也不是打狗棍,这是一把刀,的刀。

富士珍熙看看大青宝拯,大青宝拯看看富士珍熙。

大青乐康问:你要杀谁?

山口黑云摇摇头说:不知道。

大青乐康问:那你怎么杀,认识他吗?

山口黑云点点头。

谁?大青乐康、大青宝拯、富士珍熙几乎同时问。

山口黑云又摇摇头。

富士珍熙看了看山口黑云的朋友,说:忘记了,你朋友叫什么名字?

山口黑云说:他叫小山六之助。

大青宝拯对小山六之助说:如果你想学汉语,可以和山口黑云一起来学。

小山六之助说:我不学汉语,我到处流浪,学汉语对我来说,就是一种奢侈。

水野壹子走了过来,富士珍熙说:畠山勇子不在。

水野壹子说:她不在,我就不能看看你呀。

富士珍熙说:不能看,我不是你看的。

水野壹子说:畠山勇子是这样,你也是这样,你们二个人,身上怎么都长刺呀?

大青宝拯说:是不是有人贱,专门要有刺的人来刺刺他们。

水野壹子看看大青宝拯,点点头,笑笑。自从那次差点被畠山勇子拿凳子砸以后,水野壹子对大青宝拯可尊敬着呢,又点头,又哈腰,又问好。

哈,哈,哈。山口黑云边挥舞着柴棒,边向水野壹子刺杀过来。

众人笑了起来。

富士珍熙说:你看看,他生下来时,你对他不好,他都记着你呢,一辈子记着你。

大青乐康问:黑云,你该不会是要杀他吧?

山口黑云看看水野壹子,摇摇头。

水野壹子说:时间过得真快,那时还抱在手上,现在都可以自己要饭了。

我不要饭,我不是乞丐。山口黑云瞪着眼说。

水野壹子连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收回我说的话,我说错了,向你道歉,请求你的原谅。

我要用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饿死也不乞讨。山口黑云对水野壹子说。

可八、九岁的孩子除了能捡些垃圾外,还能干什么?又如何养活自己?成年人要过日子也难,何况是一个孩子?

肌饿犹如一只恶狼,随时会夺走他的生命。

雪花又开始飘落。

雪也许太冰凉,让人寒心,所以落到地上,开成一朵花,想减轻人们的寒冷。

虽然开成了花,可它还是雪,还是冰凉。

也许是由于肌饿,山口黑云觉得这雪特别冷。

肚子饿了,你就来敲门,不管什么时候,就是半夜三更,我也会为你做点吃的。大青郎中总是这样说。

山口黑云饿得实在坚持不下去时,也会来到大青郎中家。

大青郎中给山口黑云烧饭,炉子烧得通红通红,只给他一个人烧,白米饭。

很多时候,山口黑云在大青郎中药铺前走过,却看到他们经常吃的是杂粮,从没看到他们吃过白米饭。

每次,山口黑云吃完饭,临走时,大青郎中就拿过一小袋蕃薯片,说:孩子,这薯片能放很长时间,十天半月都不会坏,没东西填肚子时,就拿几片出来咬上几口,充充肌。

有时,实在没好吃的相送,大青郎中就会拿过一小袋萝卜干,说:孩子,这是萝卜干,也能放好多天,实在饿时,你就咬上几片。

这样的人,山口黑云在心里都默默称他们为恩人----救命恩人。

富士珍熙说:黑云,你吃的第一口饭就是大青郎中给的。

大青宝拯说:黑云,你喝的第一口奶就是富士珍熙给的。

富士珍熙就捏起拳头去捶大青宝拯:人家还是大姑娘,哪来的奶。看你乱说,我捶死、你捶死你。

每次想起这些恩人,山口黑云都会泪奔。

山口黑云的日子不好过,很多国民的生活也不好过。

有一天,山口黑云对大青郎中说:郎中叔叔,郎中叔叔,我看到皇太子了。

大青郎中知道山口黑云说的是罗曼诺夫王朝皇太子尼古拉。

大青郎中看看山口黑云,不说话。

大青宝拯看看山口黑云,不说话。

他们都在担忧着同一件事。

煞星,煞星,人说的煞星。

可现在,煞星开口了,等着皇太子的又会是什么命运呢?

谁也没有说话,肃静。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八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八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八集[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二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二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二[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连载十三[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