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二集

日期:2019-01-13 09:21:57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16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二集(图1)

第二十二章 照老爷的吩咐准备好了。

甲午战争结束,赴做生意的商人们又开始作准备。

钱宝拯说:老爷,所有的药材都已准备好,只等老爷最后检查,检查好后,我们就开始装箱封箱了。

华乐康问:你已清点过了吗?

钱宝拯说:所有的药材都是照药单上的数量收的货,货单上临时变动过的,就是菖蒲,增加了三分之一,其它与货单上一样,没变。除货之外要带上的,老爷再想想。

华乐康问:南京豆、南京虫、南京锭、南京操呢?

钱宝拯说:照老爷的吩咐准备好了。

花静好听不懂,不知道这是什么,于是:什么南京豆呀、虫呀、锭呀、操呀,什么玩意儿?

钱宝拯解释说:太太,南京豆是花生,南京虫不是虫子,是小女表,南京锭是小锁,南京操呢,也不是体操,是提线木偶。人这样叫,喜欢着呢。在东京就没有南京操,要跑到神户的南京町才能买到,有时还没有货,但孩子们很喜欢呀。

花静好有些不解:这也拿去卖吗?

钱宝拯说:这些是,好多人托我们带,送他们的。

花静好说:嗯,我们杭州也有很多特色的小货物,你看看哪几样较适合的,你就备着点,不用报老爷了。

钱宝拯说:我已准备了一些,只是有一样东西,不知道要不要带过去?

华乐康说:什么东西?

钱宝拯不好意思地说:爆竹。

带去吧,人不放爆竹,东京买不到,不是要跑到神户才能买到吗。华乐康想了想,又问,放爆竹的那个铁皮桶还在吧?

我们回来时在的,房东知道那个是我们放爆竹要用的,一般不会乱动。钱宝拯说。

华乐康感叹地说:那年回来,我还没做爹,可这次去,把孩子也带去了。

钱宝拯说:是呀,珍熙她肯定很喜欢阿德.回来时,甲午战争没开始,可现在,甲午战争结束,我们赔了这么多银两,杭州也成开放港口了。但愿以后日中不会再有战争,永远不会再有战争。

华乐康说:这只是我们美好的愿望,你看看的面目,让它停止发动战争,这可能吗?

钱宝拯问:我们一起去笕桥仓库看一下吧。

笕桥不只是一个药材的集聚地,也是药材种植地。

药农有祖传的一套翻、种、管、挖、晒、藏等种植药材的经验和习俗。著名的笕桥地黄就是笕桥药农经过长期选育培育的农家品种。

笕桥药材丰盛,南来北往来这儿采购的药商也越来越多,是出了名的药材集市。杭州城东的药材市场很多,像白石庙市、沙河沿市、新塘市等,但规模最大,名声在外的是笕桥一条以药材枸桔命名的枸桔弄。

传说有一个秋天,上八仙之一的吕纯阳祖师,看到笕桥一带土地肥沃,水草丰美,就装扮成一位摇铜铃治病的老人,走到翁家门口凉亭里,似睡非睡地休息。

这时,十岁的翁小宝和几个小伙伴正路过凉亭,看到老人身上背着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以为里面定有有趣的东西,于是就悄悄地走过去,想搞点恶作剧,促弄老人。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二集(图2)

他们走近凉亭,围着老人看了两圈,觉得老人带的布幔真当稀奇,手中的铜铃更让小宝的伙伴们喜爱,于是就伸手想拿布幔和铜铃,可是老人手捏得很紧,抽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只好无奈地放弃。

说罢,和小伙伴们一哄而散,飞也似地逃回家去。

三五年后,落在这片沃土上的药材种子,因为得天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一个个都生根、发芽,逐步成长为名贵药材,最后发展成为笕桥十八味道地药材。

这时,老人们才想起当年那位卖药治病的郎中,就是到人间布施良药的吕纯阳,他特意带了许多神药种子,把慈慧送到人间。

因此,有人编了一首顺口溜,一直流传到现在。顺口溜是这样唱的:

枸桔弄、枸桔弄。

桔树林中路成弄。

神仙留下枸桔种。

普度众生除病痛。

因为枸桔树是一种道地的药材,疗效十分明显,四方病人纷纷前来求药,笕桥一带村民大量种植,还不断改良品种,最后,不但让枸桔树成为一个品牌,枸桔弄也成了一个响当当的村名、路名,一直沿用。

华乐康看了看仓库里的药材:这次的成本比以前任何一次都高,量也比以前多,但愿我们的生意不会亏本。

钱宝拯说:上次如果不是碰上战争,我们也会有点利润,可人算不如天算,偏偏来了甲午战争,国家地割了,钱赔了,我们药铺丢下那么多药,也亏了不少。这次老爷出马,血气方刚,银针的研究上又比老太爷更有造诣,肯定能挽回成本,减少损失,有赢有余的。

华乐康说:是呀,但愿我们能攒点钱,你也可以成家娶老婆了。

天黑后,钱宝拯去向王采苓告别。

王采苓说:宝哥,这几双鞋你带着,鞋底是用我的旧衣服做的,两双是春秋鞋,两双是冬天穿的棉鞋。

钱宝拯说:采苓,我不在,你自己也保重身体,自己照顾好自己。等我这次回来,我们就能在一起了,你等着我。

王宝苓说:宝哥,不管你去了几年,我都等着你。

上船前,弟弟花静林也前来相送。花静好说:阿爹阿娘那里,你替我照顾好,我也说不清几年才回来。还有,你那些古玉,收几块也就好了,不要收太多,又不能当饭吃。

花静林说:阿姐放心吧,我懂的,你不用为我担忧,自己照顾好自己,照顾好阿德就行。阿姐,姐夫,你们保重,一路平安。

王采苓把手挥了又挥,她向华乐康和花静好致别,其实眼睛却一直盯着钱宝拯。

匆匆赶过来的方公度,看到船慢慢离头,拼命挥着手,大叫道:乐康,你也来送你了,看见了吧,一路保重。

华乐康刚坐了下来,却看见不远处有一小火轮开了过来。小火轮还真的少见,华乐康不由得仔细看了看,却发现坐在上面的人非常面熟。

宝拯,快过来看,你看,那不是千叶芽衣吗,还有那个,是鬼头空子。华乐康叫道。

钱宝拯说:是的,是他们两个,另一个,是上海的领事。他们吗?

华乐康说:他们来得真快呀,肯定是为开放港口和日租界之事来的。

转眼间,小火轮已经进入拱辰桥。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