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一集

日期:2019-01-13 10:10:4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07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一集(图1)

第二十一章 健壮健康的一个新生命。

山口犬一为难地说:我也一时糊涂了,我们就是要去海上的,一船人,满满的。后来遇上风暴,就我一个了。我在,他们叫我煞星,明白?就是碰上我,运气不好,被我克死。这一船人都是坏人,没有好人。

一船人被你克死了?

我也不知道,反正都死了,不知道是不是我克死的,也许是吧,反正都叫我煞星。

你们去的海上,还是我们大清国的海上?

大清国海上。

沈凯风明白了一大半,她问:会不会是上海?

山口犬一这下高兴地说:对对,我记错了,是上海,上海。

上海离苏州很近的。

是吗,那可太好了。娘亲,我要早一点去上海。

沈凯风说:你先把身体养好。

山口犬一向四周看了看:我妹妹呢,刚才还在呀?

葛有贵说:她呀,跑到地里去了。

山口犬一说:我到外面看看。

沈凯风说:去吧,这就是你在的村庄,你的家乡。

山口犬一走出屋外,这是一个小山村,绿树相映,大多房子是石头垒的,还有一小半是茅草盖的,偶有鸡鸣狗叫声,但还是极其宁静,仿佛一个世外桃源。

我已经到了大清国,我现在就站在大清国的土地上了。山口犬一心里想。

屋子外面是一个小院子,院子四周有些叫不出名的小树,山口犬一拉过一片小树枝,那叶子圆圆的、绿绿的。山口犬一觉得自己就是这样的一片叶子,充满生机,充满活力,充满绿色,甚至充满梦想,如果可以,也充满爱情。

海面上那片满是伤痕的枯叶,现在变成活力四溢、健壮健康的一个新生命了。

我为你去摘野草霉了,看,红彤彤的,多漂亮呀!老远老远,葛红妹一看见山口犬一就叫了起来。她边叫着边跑过来。

葛红妹手上拎着一长串红红的野草霉。

刚跑到院子边上,脚下踩到一块露出地面的小石块,砰一下摔倒在地。葛红妹为了保护那串草霉,用左手高高举起,一个嘴啃泥,右边的脸碰到地上,一磨擦,好多伤痕。

山口犬一连忙跑过去:妹妹,妹妹。

葛红妹说:我不疼。

山口犬一半抱着葛红妹:你不疼,疼。

葛红妹:哪里疼?

山口犬一:是心疼你。

葛红妹:疼妹妹,真好。

山口犬一抱起葛红妹,有这么漂亮的妹妹,有这么懂事的妹妹,山口犬一觉得很幸福。

葛红妹晃了晃手中的草霉。那草霉是用一杆青青的麦穗杆串着的,草霉十分饱满,红红的色,配上青青的、长长的麦穗,还有嫩青的穗杆,在这草霉后面是一张红通通的小姑脸,诗情画意的画面,山口犬一觉得自己仿佛生活在一个童话里。

你吃。葛红妹从麦穗杆中抽出一颗草霉,塞进山口犬一嘴中。

甜甜的、酸酸的,还有一股清香味,山口犬一吃着,眼角中涌出一颗泪珠来。

这就是人类过的生活,山口犬一好象是第一天做人。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一集(图2)

二十年的日子,二十年的岁月,好象白活了。

兄妹情,父子情,母子情,有家有亲情才是完整的人。

二十年的日子,二十年的岁月,真的白活了。

你怎么了?葛红妹撩起衣角,替山口犬一擦去眼角的泪花。

山口犬一说:是高兴,红妹子这么疼,应该是去摘草霉给妹妹吃,还没有红妹子好,又高兴又惭愧呀。

葛红妹说:我们的山里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一年四季不断。

山口犬一问:那冬天有吗?

葛红妹说:有呀,冬天最好玩了,我们堆雪人,打雪仗。阿爹就到山上打猎,什么猎物都有,野兔子,还有狼,有些野兽,阿爹都叫不出名字来。

山口犬一说:原来还有这么好的地方,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呢。

葛红妹拉住山口犬一的手:那边还有好多好多红草霉呢,我带你去摘。

山口犬一说:是吗,那我们去摘草霉。

葛红妹欢快地拉着山口犬一的手:走啦,去摘草霉罗,去摘草霉罗。

欢快的叫喊声几乎传遍了整个小山村。

这里的空气是新鲜的,这里的天空是蔚蓝的,这里的草木是有情的。山口犬一看着远方的大海自言自语地说:从今天起,我不再是野孩子,我有父母,我有家。我的父亲叫葛有贵,我的母亲叫沈凯风,我的妹妹叫葛红妹,村里人叫她红妹子。我在的村庄叫葛家村,我的家乡叫舟山。

山口犬一想起了自己的生父生母:你是我的父亲,我现在的生命不是你给的,你给我的生命在我登上大陆前已结束了,你的孩子死在海难中。你的孩子死前发过毒誓,这辈子,只要见到父母亲,不管他们是谁,都要劈为两半,所以最好不要让我见到你,我见到你之时,就是你身劈两半之日。

山口犬一又在心中暗暗发誓说:不论谁,如果有人要与我现在的家人过不去,我山口犬一就跟他拼命;如果有人要了他们三人中任何一个人的性命,我山口犬一定将他劈成两半,不管是谁,毫不留情,决不留情,无论发生任何情况,没有任何理由。我的家人不容任何人侵犯,我的家乡不容任何人侵犯,我将用我的生命捍卫他们、坚决捍卫他们。

这是他—山口犬一—一生中的第二个毒誓。

他发誓要用生命捍卫的毒誓。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