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十七集

日期:2019-01-13 09:17:45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552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十七集(图1)

第十七章 感觉好象游离在岁月之外。

父亲,母亲,一连二个十年,你们都没出现,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呀,我过着连狗都不如的生活,没有家,肌不能自食,寒不能自衣,露宿街头,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如果不想要我,又何必生我?我多想过父耕原上田,子劚山下荒”的生活,多想叫一声父亲母亲,可我连这个最最基本的要求都成了奢望,你们生我又不养我,人冷了,可以找个地方取暖,心冷了,却再也无法暖过来。二十年来,路人看我可怜,给我一点吃的。二十年来,大清国的药师,帮我治病,不是他们,十个二十个狗一也没命了。二个十年来,你们都没出现,现在第三个十年开始了,我发誓,无论你们有多么值得我原谅的理由,我决不再原谅你们,无论你们是谁,无论你们身处何地,无论你们官居何位,就算你们富可敌国,你们也不再是我的亲人,不再是我的父母亲,不要我,何必生我?何必?我因你们而受尽侮辱,只要见到你们,我发誓,定将你们劈成两半!不劈成两半,誓不为人!”暴雨如注,雷电交加。青年山口犬一双膝跪地,默默祈求。

这是山口犬一一生中的第一个毒誓。

山口犬一肌不果腹,衣不蔽体,三餐不继,穷困潦倒,病贫交迫。

千叶芽衣时不时地告诉他:到对岸去吧,对岸就是大陆,那才是你幸福的彼岸。大陆上住的都是小洋楼,街上都是大美人,山上都是苹果树,地里都是香稻谷,锅里都是白米饭,碗里都是鱼虾肉,你再也不用过连狗都不如的生活!

中土,多么令人心情激荡的地方!

大陆,多么令人心潮膨湃的名字!

就象平地的老虎想回大丛林。

就象山下的猴子想回花果山。

就象陆地的鱼儿想回大东海。

于是,不到大陆非好汉,成为山口犬一一生的愿望。

于是,不到大陆非好汉,成为男人一生的梦想。

千叶芽衣说:大陆上有个天堂一样的地方叫杭州,和天堂一样美丽。你去杭州,住的是皇宫,的皇帝光绪就住在皇宫里,杭州南宋皇宫是金碧、美轮美奂的天上宫阙,你就住宫中,整个皇宫都是你的。杭州出美人,最有名的美人有西施、貂蝉、王昭君、杨贵妃、祝英台、文成公主、太平公主,都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人见人爱,人人倾慕,还有那秋香,回头一笑,哎哟哟,魂魄都会被勾走的,连大文人唐白虎都想娶她呢。这些美人都是你的,都归你管,统统给你当老婆。

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大堆废话,山口犬一听得目瞪口呆。

山口犬一当然不知道这是哪儿跟哪儿、哪个朝代跟哪个朝代的事,更不知道大清国的皇帝是否住在南宋的皇宫中,但他还是一头坠入雾里梦里,然,不知今夕为何夕,没想到这么甜蜜的爱情、这么美妙的梦想、这么完美的幸福会来得如此之快,他都还没来得及准备。

爱情、梦想、幸福…万一实现呢。

千叶芽衣说:如果你愿意,我甚至还可以为你介绍苏小小。

苏—小—小?山口犬一一听到这个名字,觉得心都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苏—小—小是谁?

千叶芽衣学着山口犬一的口吻说:苏—小—小家世代做官,到她父亲这一辈,沦为商人。她是独生女儿,父母亲对她十分宠爱,因她长得娇小,所以叫小小。苏小小十五岁时,父母都过世了。

山口犬一焦急地问:那苏小小怎么办?

千叶芽衣说:苏小小带着奶母移居到杭州西泠桥畔,他们住在松柏林里的小楼里,每日靠积蓄生活,尽情享受于山水之间,因她玲珑秀美,气韵非常,在她的车后总有许多风流倜傥的少年跟随。没有父母的管束,苏小小也乐得和文人雅士们来往,常在她的小楼里以诗会友,她的门前总是车来车往。浮云等闲过,江风同入眠,你情我愿,这苏小小,愿本就该是画中仙呀。但有一天,苏小小在游玩之时碰到了一位俊美的公子――阮郁。两人一见倾心,阮郁到苏小小家拜访,受到美人的礼遇,于是两人形影不离,每日共同游山玩水。可是阮郁的父亲非常生气,反对他俩在一起,就把阮郁逼回了金陵。苏小小整日企盼,却不见情人回来,终于病倒了。她无父无母,孤苦伶仃一个人,她孤立无援,又是那么需要得到帮助…。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十七集(图2)

听到这里,山口犬一默默地道:你不用多说了,我去便是。

向西方凝望,没有看到苏小小,山口犬一看到的是天、山、云、海。

隔山海的对岸,有什么?

隔云天的地方,住着神仙吗?

神话,传说,故事?

懈逅,艳遇,轮回?

但肯定有一群人,从末见过,只出现在想象里,只出现在描述中。

会有爱吗?

就是那种突然间心跳都会加快的感觉。

大街上、公园里、海滩上,没有一个女人让山口犬一心跳会加快。

因为她们都是女人,都是人,而山口犬一不敢把自己看作人。

就是山口犬一把自己看作人,别不把他当人看。

但苏小小不一样。

她无父无母,孤苦伶仃一个人,她孤立无援,又是那么需要得到帮助…这几乎和山口犬一一模一样了,这状况甚至比山口犬一还要差得多。

同病相怜。

距离就是这样拉近的。

苏小小,一个女人的名字,不知道生辰岁月,没看到过相貌,没听到过声音,一听到这个名字,一听到这凄凉的生世,却让山口犬一的心,狂跳不已。

这是别人嘴中常说的爱吗?

爱会这样莫明其妙吗?

爱会这样毫无理由吗?

爱会这样毫无症状,说来就来吗?

苏—小—小。每次呼唤这个名字,为什么会感觉连嘴唇都在微微打颤?

苏—小—小。每次呼唤这个名字,为什么会感觉好象游离在岁月之外?

那么遥远,那么触不可及。

那么飘眇,来去无影无踪。

仿佛真的从天堂而来。

爱会隔岁月吗?

爱会隔山海吗?

要隔,也只是隔山海,也只是隔空间。

不会隔时间,不会隔阴阳吧。

天天要去大青药铺,看看大青郎中有没有回来,这已成了山口犬一每天的生活习惯,一看就看了数百天。

甲午战争结束了,《马关条约》签订了,攻打清军的将士们都撤回来了,战死士兵的遗骨进神社了,东京城里建了好几个欢迎将士们凯旋而归的凯旋门,通宵达旦的欢庆,最后,这些凯旋门都撤掉了,怎么还是没有大青郎中的?

思念有多深,心就有多痛。

大青郎中会在对岸吗,会遇上他吗?

所有的一切,对山口犬一来说,都是一个未解的谜。

不管怎么样,我要去看看苏小小,她病了;不管怎么样,我要去找找大青郎中,我连自己何日会死去都不知道,这辈子,我要当着大青郎中的面说声谢谢。山口犬一心里想。

我可以去大陆,但我要带着山口犬二,我只这样一个亲人。山口犬一说。

狗?鬼头空子用极其轻蔑的眼光看了看山口犬一,对千叶芽衣说,带上浪人,何用?

山口犬一看着鬼头空子。

鬼头空子看着山口犬一。

一个老男人看着一个小男人。

一个小男人看着一个老男人。

两个男人的对视。

仇恨的目光,象两把锋利的刀剑。

互不容让。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详情]

广东人为什么喜欢吃煲仔饭?

广东人为什么喜欢吃煲仔饭?

广东人为什么喜欢吃煲仔饭?[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八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八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三十八集[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