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惨案》原创小说第八三集

日期:2019-01-13 14:02:0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958

第083集 谁把尿尿我身上了。

只有两张床铺,男孩子一张,女孩子一张,不能直着睡,只能横着睡,凑合凑合吧。

刚到半夜,房间里便响起哭泣声。

我想我娘了。

我也想我娘了。

于是,哭声闹成一团。

好不容易,哭声才止。

模模糊糊,华盛德似睡非睡地进入了梦境。

总应该有个安稳觉。

尿尿了,尿尿了,谁把尿尿我身上了?不知谁一声大叫,又吵醒了所有人。

华仁慈起来时,看到满屋子的孩子,一个一个孩子的头,一只一只孩子的脚,看得他头晕。他什么话也没说,拿过一把椅子,来到廊桥上,独自躺着,闭目养神。

蜜桥河的水静静地流着。

几只不知名的鸟雀在枝头叫个不停。

昨天的清晨和今天的清晨没什么不同。

昨天的城市和今天的城市也没什么不同。

但华家近来的变化却大不一样。

吾素洁手里拿着一件大衣,跟了出来,默默地盖在华仁慈身上。

十二个孩子,尿尿也排起长队。

我先来,我先来,我要尿出来了。宗汉聊叫道。

我也要尿出来了。周楚楚叫道。

男人们到外面出。赵小涛说。

俞阿六、胡陆军、赵小涛、司马空来到外面。

赵小涛说:解开裤子,我叫一二三,一起尿。

大家做好准备。

一二三,尿。赵小涛说。

不行,老爷,老爷看到了。胡陆军叫道。

众人一听老爷,立马系回裤带,只有俞阿六一人紧急道:不行,我已尿了,刹不住,刹不住了。

司马空说:被老爷看到随地尿尿,小心你的,不要被割下来。

俞阿六尿了一半,好不容易才刹住: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只尿了一半。

众人往廊桥上看,华仁慈似乎并没察觉到,这才叹了口气,一个一个偷偷溜回屋中。

还没轮到我,你们这么快?周楚楚说。

老爷在外面,我们还憋着呢。周回春说。

看着这些男人如此狼狈的样子,李心锁笑了起来。

一下子增加这么多人,连尿尿这样最简单的事情也变得复杂起来。

孩子们洗脸的洗脸,找水喝的找水喝,清嗓子的清嗓子,平时宽敞的家,变得人围着人,团团转。

华乐康问华盛德: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这样做,从四个增加到六个,又增加到现在十二个,加上我们自己五个,十七个人了,家里站都站不下,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华盛德说:爹爹,我计划好了,我这就和孩子们搬到西厢房的旧学堂去。尽量让家里安静,不打扰你、娘、爷爷、奶奶他们休息。

华乐康说:你救得了天下流浪儿吗?

华盛德说:我没这么大的能耐,救一个是一个。一个人,一条命呀。

还真是屋漏偏遭连夜雨,父亲这一头还没说通,何依斐又来了。

华盛德说:这些孩子从香圆馄饨铺来,都是苦命人,我想把他们留下。

何依斐一听,气不打一处出:苦命人?我看你才是苦命人。华盛德,你疯了,彻头彻尾疯了,脑子出乌花了,从笕桥的娇娇,现在到香圆馄饨铺,你居然连卖馄饨的也好上了。

华盛德说:你去香园馄饨铺看看,有没有女的。

何依斐说:不是有个什么阿媚吗,她就是女的。

华盛德说:阿媚还是个小姑娘,父女俩好好开着馄饨店,哦,我的天哪。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第八三集(图1)

何依斐说:如不是你生的,你干吗养他们?

华盛德说:他们没有父母,一个人在街上流浪,可他们还是孩子。

孩子和你有什么关系,他们流浪他们的。

华盛德说:我就见不得孩子在街头流浪,我就见不得孩子没父母没人关爱。

何依斐说:他们流浪,碍着你什么了?

华盛德说:他们流浪,我心痛。碍着我的道德底线了,碍着我的做人原则了,碍着我的良心良智了,碍着我的价值观了,懂吗?

何依斐说:我不懂,永远不懂,什么道德底线,什么价值观,你在说什么,我只知道缝衣纳鞋的针线,只知道点心罐拔火罐。还架子观,我才没有你那么多架子,看来,我们是真的走到头了。

华盛德说:我已下决心要收留他们。

何依斐一转身:好吧,你慢慢养吧,孩子们的爹,从今往后,我不会再来华家一步,也请你不要来我们何家一步。

华盛德说:不来就不来,有什么了不起。

何依斐说:没什么不了起,这个世界只有娶不起老婆的男人,没有嫁不出去的女人,沙杨娜拉。

周楚楚跑了出去,拉住何依斐的手:阿姨,你不要走,我们喜欢你。

喜欢你个头,喜欢。何依斐用力一推,将周楚楚推倒在地。

周楚楚看着何依斐远去的身影,莫名其妙。

孩子们表情各异,有的不解,有的惊诧,有的蔑视。

倒地的周楚楚没哭,常悠宁却哇一声哭开。

华乐康走到华盛德面前:马上就要结婚了,好好的一场婚姻,又变卦,煮熟的鸭子到你手上都会飞走。你是要活活气死我,活活气死我呀。

华盛德没有说话,爹爹心里有话说也是应该的,爹爹也就这样说几句而已,不能怪爹爹。

华盛德默默地把厢房中的一些杂物移了出来,孩子们见华盛德干活,也立马过来帮忙,不一会儿,杂物室就挪空了。

俞阿六问:爹爹,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华盛德向孩子们举起大拇指。

俞阿六对孩子们说:哈哈,你们看,爹爹在表扬我们呢。

华盛德说:我们到柴房把一些木头、木板移到这里来,等会儿,木匠师傅要来帮我们做床呢。

外面传来热热闹闹的说话声,其中清脆响亮的那个声音是颜百媚。

盛德哥,我带大家来看看孩子们,有没有需要我们帮忙的。颜百媚说。

周道红挑着一担旧衣服:这是大家整理出来的,缝缝补补,给孩子们凑合着用。

俞粮多拿着些吃的:这也是大家凑起来的,数量太少,不顶用,以后我们大家会多想想办法。

颜百媚说:盛德哥,中饭就不用烧了,全家,还有孩子们,都吃馄饨,他们会派人送过来的。

花静好一听颜百媚的声音,也走了出来,打招呼道:阿媚呀,你过来了,快到里面来坐。

颜百媚说:伯母,我看看孩子们,能帮上点什么忙。

花静好说:盛德弄这么多孩子来,又心了。

颜百媚说:盛德哥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好人,他也最能干,车到山前必有路,你不用为他们担忧的。

花静好夸着道:阿媚真是个好姑娘,又懂事,又体贴人,将来嫁给谁,谁就是福气呀。

颜百媚笑笑,说:伯母,我、我…。

花静好问:不嫁人,是吗?

颜百媚立马笑道:是的,伯母,我不嫁人。

花静好问:为什么呢?

颜百媚说:因为有些人不娶人,那也就有人不嫁人。

花静好笑逐颜开:好个不嫁人,不嫁人好,不嫁人好呀。

颜百媚脸上烫得火烧一样。看见华盛德走进来,连忙:你打算怎么办呢?

华盛德说:我把这旧学堂上的房子整理一下,我和孩子们就住旧学堂,这样少打扰家里的老人,他们年纪大了。以后,我自己当老师,利用旧学堂,教孩子们读书、学习、做人。孩子们上午跟我读书,下午就让他们出去做做好事,半天学习,半天做好事。

盛德,我来了,你看要怎么做呢?门外来了木匠。

华盛德连忙说:你到这边厢房来,这间原来是杂物屋,我清理了一下,想做成孩子们的寝室,上下两个铺位,一边能放三张床,左右靠墙各二排。

木匠看了看,用脚步一步一步估量了一下长度,说:三张床能放的,这样一共有六张床十二个铺位。

华盛德点点头:是的。

只经过一个晚上,孩子们之间已没有隔阂,正欢快地在院子里玩耍。看着这群活泼的机灵鬼,颜百媚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童年时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

无忧无虑。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半个世纪的征途,关于半个世纪以来的介绍

半个世纪的征途,关于半个世纪以来的介绍

半个世纪的征途,关于半个世纪以来的介绍[详情]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

《杭州惨案》原创小说二十九集[详情]

一半还让天地,一半且待人间

一半还让天地,一半且待人间

一半还让天地,一半且待人间[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