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

日期:2019-12-26 09:12:12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美 阅读人数:784

恩 阳 古 镇

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学国画,他们觉得一种生活方式,能在国画中感受丹青水墨的宁静,让生活慢下来乃是一种新境界。然而,巴中青年画家李明才的丹青水墨,却是以一个“龙的传人”的思想理念,把他对恩阳的一腔热爱与深情融入其中。

恩阳,古称义阳。自公元525年建制起,迄今已近1500年。悠久的历史文化,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恩阳骄子。恩阳古镇,与恩阳同生同行同命运,在继承传统文化的同时,不断向前发展,既古老凝重,又迸发生机。

如果把古镇分为两大枝干,即“水”与“建筑”整个古镇即是恩阳河流的魂魄托起古川东北建筑的身驱,合成一个有血有肉的古镇。

讲到“水”熟悉恩阳的人,第一时间便会想起“早晚恩阳河”这首深情而朴实的歌曲,正应了“画之不足而歌之”的意境。而恩阳河和古镇的兴起,便源于水码头的落成。相传这里曾兴盛的时候,是一幅“羌管弄晴,菱歌泛夜”的盛景。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1)

“珠泉水澈绕镇过,五月槐香穿巷来”青石黛瓦,斗拱飞檐,竹窗棂鸟,建筑的灵巧与厚重的文化对接,原始的美学与古老的风情媲美,斑驳的墙垣夹着曲折街巷,之字河、恩阳河交汇于古镇顺流而下。青年画家李明才用心用情地描摹出一幅恩阳古镇历史悠久、人心向善的沧桑壮美画卷。恩阳古镇承载着历朝历代的人文元素,民居建筑与川北风格一脉相承,架梁结构为主体,竹篱笆镶嵌于白色泥墙内,再敷上一层泥灰保护。古往今来,一代代质朴无华的劳动人民在这几度繁荣的水码头繁衍生息。有人说:“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当所有的音乐都沉默时,建筑却在说着话。踏着石阶而上,想触摸这里的历史。”而李明才画中的古镇“雅舍”正应此说,木柱,竹篦墙,“人”字型屋顶,雕花锦嵌间草木鱼虫,神形各异,画者从笔线的运用,到墨的焦、浓、重、淡、清的区分,都散发着纯正的中国风味道。画中的千年石板桥(起风桥)横跨之字河,静静横卧于恩阳少祖山义阳山前,波澜不惊,平和温润。千百年来,宛如一曲美妙的乐章,当所有艺术家的笔墨都沉默时,而古镇依然在说话。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2)

恩 阳 古 镇 建 筑

再说古镇的建筑,自古建筑被称为凝固的艺术,建筑本身承载着许多人文元素,古镇的建筑风格与川北风格一脉相承。架梁结构是其主体。白色的土墙保护着墙内的竹篱板。青石板铺就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对于居住其中的感受,梁实秋有过这样的描述:到来,觉得此地人建造房屋最是经济,火烧过的砖,常常用来做柱子,孤零零的砌起四根砖柱,上面盖上一个木头架子,看上去瘦骨磷磷,单薄得可怜;但是顶上铺了瓦,四面编了竹篦墙,墙上敷了泥灰,远远的看过去,没有人能说不像是座房子。我住的“雅舍”正是这样一座典型的房子,不消说,这房子有砖柱,有竹篦墙,一切特点都应有尽有。又如:“雅舍”非我所有,我仅是房客之一。但思“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人生本来如寄,我住“雅舍”一日,“雅舍”即一日为我所有。即使此一日亦不能算是我有,至少睛日“雅舍”所能给予之苦辣酸甜,我实躬受亲尝。刘克庄词:“客里似家家似寄。”我此时此刻卜居“雅舍”“雅舍”即似我家。其实似家似寄,我亦分辨不清。

窗棂上的漆,早已斑驳成了落痕。但雕花锦嵌,草木鱼虫,神形各异。

也许看上去朴素无华,但却透着岁月洗礼后的波澜不惊与平和温润,每块砖都像触手可及的线装书本,让过往的行人倾听曾经的花落花开。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3)

义 阳 山

恩阳古镇,除流水、建筑这两大血肉,还有更重要的一大动脉,那就是“义阳山”

义阳山,是恩阳的少祖山,也是恩阳智慧和文明的象征。

不论是古镇,还是义阳山,自古都是各方文人雅士诗、书、画等笔下的重点,青年画家李明才,一生执着的追求书画之精魂,他对恩阳的一景一物,特别是对古镇、对义阳山更是一片赤诚和热爱!

李明才的作品恩阳古镇作品系列之义阳山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4)

有诗云:“我不是学者,不是旅行家,也不是乘客,我只是这幅画面里隐形的路人,穷尽所有,只为来赊欠你一篇诗文。” 李明才画中的义阳山,远看层峦叠嶂,瀑流倾泻,气势磅礴,如闻水声;近观几道淡黑横扫,将天、地、山、水表现得空旷渺远,又以几笔重墨画就树木、三峰山峦与恩阳河、之字河相依偎,自然流畅又耐人寻味。这一动一静,或凝重浓烈,或宁静淡然,都是两种既截然不同又浑然一体的状态。如果观此画,让你想起爱情,那么,宋代李之仪的名词“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正好恰如其分!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5)

文治寨

恩阳古镇,还有一重要屏障—文治寨。

文治寨,位于今恩阳古镇老场后山。属古恩阳的十八关寨之一,这是古人从地理环境和冷兵器时代的军事作用上来权衡定义的。

文治寨山腰的龙隐洞,其“龙隐乘雷”作为古恩阳的十八景观之一,则是以积极教化和中国本土道教飞升成仙的浪漫为后世所传颂。

据清道光《巴州志·山川》记载:“相传昔山下居民张文治,平生好善,遇仙于此山飞升。土人因立祠祀之。山竣路险,上有古洞,中刻文昌像,额题‘龙隐’二字,旁云‘绍定改元七曲老人书’字法遒隽,不知谁氏之笔,或以为帝君降乩书也。”

张文治,史无其传,相关记载也寡缺难查。但从《巴州志》的记载来看,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理解:

一是,古人对善的追求。“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于是向善便成了古人对待万事万物的渴求和愿望。居民张文治平生修行好善,所以才能遇仙飞升,位列仙班(登科进士)

二是,古人对神的敬仰。“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这既是古人对文化的渴求,也是对读书做官的向望。于是,便在古洞中雕刻主宰人间功名禄位的菩萨—文昌帝君像。

三是,古人对人的尊重。“龙隐”是古人把隐居于此修行苦读的张文治看成是一条待时乘雷而动的“卧龙”后人又因其是登科进士,便假托他是七曲大庙奉为梓潼帝君的张亚子之化身。洞前文昌阁的建修,文昌帝君的塑造,就是人们把张亚子与张文治合二为一的敬仰。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6)

李明才的古镇图系列作品之“文治寨”局部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7)

古镇写意

除以河流、建筑、义阳山、文治寨这些古镇元素写实题材作品之外,李明才还长期创作古镇写意系列作品。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8)

李明才的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9)

李明才的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10)

一幕春欲暮,茶烟细杨落花风。

古老而宁静的恩阳古镇,澄碧的水、葱茏的山、肃静的庙宇、静默的巷陌,一切都是那么素净质朴。

这以古镇建筑和山水为背景的画中,可以明显地看出李明才中国画的写意画风以及着力于意境营造的心态,鲜明的东方艺术特色。初看寥寥数笔,似漫不经心,细心观赏却情景交融,余味无穷。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11)

李明才的恩阳古镇图系列作品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12)

附:作者简介

李明才,男,汉族,34岁,民进会员,巴州籍人士,巴中市恩阳区美术馆工作。

图为李明才与范扬合影

《明纔书画》之“恩阳古镇图”作品系列【文/季节】(图13)

图为李明才在乡村写生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李明才

李明才,1988年11月出生,大众传播专业。曾发表多篇散文、诗歌、小说及文艺评论、社会时评于各类媒体。热衷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表达形式,对《红楼梦》等古典文学有一定的研究。

作品

通过作者的创作活动产生的具有文学、艺术或科学性质而以一定物质形式表现出来的一切智力成果。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禅意水墨画之(心灵宁静)周修镇

禅意水墨画之(心灵宁静)周修镇

禅意水墨画之(心灵宁静)周修镇[详情]

鄢陵县文化广电旅游局,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理事

鄢陵县文化广电旅游局,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理事

鄢陵县文化广电旅游局,中国农民书画研究会理事[详情]

除夕到,书画大家文征明

除夕到,书画大家文征明

除夕到,书画大家文征明[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