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

日期:2020-01-14 23:22:1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572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1)

入戏演员请就位

在理发店内,秀妹闭上双眼,《蕃薯浇米》的故事也随之结束。是死亡、是,还只是和生活短暂的和解,《蕃薯浇米》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

内地首部全闽南方言对白的,以一种淡漠如水又惊涛骇浪的方式结束,正如片名《蕃薯浇米》正如整部、正如秀妹与青娥的人生。

如何面对死亡、面对衰老,似乎是的主要议题,但在叙事中,老人和时代的割裂、黄昏恋、家暴、等等问题,作品也有所涉及。真实的生活,或许才是《蕃薯浇米》所想展现与讨论的核心。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2)

而在这其中,影片中青娥的角色无常又真实的可怕,不但从生到死毫无预兆,甚至在一生追寻的种菜事业上,她也遇到了迈不过的坎。

在《蕃薯浇米》的北京首映礼上,我们见到了饰演青娥的杨贵媚老师,作为土生土长的闽南人,对于本身,所要展现的讨论以及自己的角色,杨贵媚老师都说出了自己的理解。而这对于我们体会目前正在全国热映的《蕃薯浇米》体会所要展现的议题都大有裨益。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3)

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

蕃薯浇米的导演叶谦表示,影片之所以取名为蕃薯浇米是因为蕃薯浇米其实是泉州惠安闽南语“地瓜粥”的音译。从字面上看,有水就有草有米。人们总期望在生活中探寻各种意义,而生活本身的意义其实就如蕃薯浇米般朴素简单平淡。因此“不悲不喜”反而才是体验生活的正确打开方式。

不过,虽然在平凡中“不悲不喜”是表达,但这份淡然也需要勇气。因此,坚强是杨贵媚老师对青娥这个角色的理解。

“因为孩子离家很远,丈夫又长期家暴,所以青娥在家里感受不到温暖,她的情感或许早就出走了。不过她会打腰鼓,我认为她是在用音乐来洗涤自己,发泄或释放自己的负能量。”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4)

打腰鼓可以释放青娥的压力,但若想给生活以微笑,青娥还需要一个“出口”对于生活在田间地头的青娥而言,种菜成为了她长期输出的情感的重要方式。

“没有人让她爱,所以菜成了她的‘爱人’但没想到她的菜也被嫌弃。所以她就冒险去偷菜,她想要研究我哪里不如人,我的爱人哪里不如人?这种信命却不认命的冒险精神,应该是青娥这个人物能量密度的输出点。”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5)

其实在中,除了青娥的菜,每个老人都有自己追求的“图腾”在面对生活的困境与身体的衰老时,“图腾”也成为了生存信念的源泉。对于青娥的好闺蜜秀妹而言。在青娥死后打好祭神的腰鼓,是她追求自我觉醒的方式、而班铁翔饰演的老木匠,则将所爱的秀妹当成了生活的全部。

虽然在过程中,秀妹被老迈的身体与迟钝的反应困扰,老木匠的黄昏恋也无法得到世俗的理解,但《蕃薯浇米》所展示的,无疑是与生活对抗的勇气。

正如杨贵媚老师所说:“平淡的生活是福气,但人生中每个阶段碰到的任何事都要正面面对,你逃避不了。”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6)

与生活中的困境一样无法逃避的还有死亡。作为剧情的重要转折点,青娥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离世,也继续挖掘了的讨论深度。

在杨贵媚老师的理解中,青娥无常的死亡作为自然法则,既然无力改变,那也只有积极的面对。尤其是对于老人而言,心态年轻、身体精进,其实年龄只是一个符号。

不过,如果担忧代替了生活的享乐,那死亡才是真正的痛苦。

闽南特色值得一看

谈到第一次执导的叶谦时,“清晰”“谦虚”是杨贵媚对他的第一印象。虽然在经验上可能稍逊一筹,但杨贵媚老师还是认为青年导演其实没什么好惧怕的,并且作为前辈而言,对年轻人进行传承也是应尽的。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7)

首先是在美学上。

作为知名设计师转型的导演,其实叶谦的美学修养是他的优势,但如何结合镜头与故事,是导演需要面对的难题。

呈现在作品中,无论是杨贵媚、归亚蕾佩戴的女式头巾、身穿的闽南特色服装还是对赶海晒盐、踩水车、打腰鼓、祭等具有闽南传统文化风格镜头的刻画,都在结合叙事之外,实现了叶谦导演想要展现闽南文化的初衷。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8)

其次是在揭露老人和时代的割裂上。

作为重点讨论的议题,如何将老人和时代的割裂剥开了展示到观众面前,也是叶谦的。在此,美术功底失去了作用,只有扎实的剧本,才能引发观众的共情。

叶谦采取的方法是通过故事与细节展示割裂的力量。

在归亚蕾的剧情中,无论是讲述她和女婿、孙子、腰鼓队交流的困难,还是其解决皮肤病等问题的方法,都将老人的无力感展现的淋漓尽致。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9)

而在处理青娥的脉络时,叶谦则是重点在她的菜上做文章。被青娥视人的菜,竟在市场上被人评价不如年轻人种的好吃。信仰被“玷污”的她甚至放下道德和法律的观念,去年轻人的菜棚偷菜做比较。

最终青娥不但被监控拍下,尊严收到了侮辱,她想证明自己菜并不差的想法,也因为二者明显的差距而败下阵来。

通过诸如此类的对比描写,秀妹和青娥的人物塑造立体了起来。同时,时代对二人的抛弃,以及二人寻找认同的过程,对于影片的立意也产生了深远影响。

入戏,无论是杨贵媚,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图腾(图10)

结语

和杨贵媚老师聊到最后,她惊喜于能这么快的登上院线:“《蕃薯浇米》会在内地上映,我一点都没有想象到。过去闽南话的来到内地一定要配普通话,哪怕一点点闽南话都不行。所以我觉得内地的艺术越来越宽广、越来越包容,其实这是一件好事。”

诚然,作为院线上映的首部全闽南方言,《蕃薯浇米》弥补了院线的空缺。这些具有不同地域特色的文化与风貌,终于开始走进内地观众的视野。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杨贵媚

杨贵媚,歌手、演员,1959年9月6日出生于台北市。1979年因参加台视《新人奖》节目而受赏识,签约成为台视基本演员,凭闽南语剧集《媒人婆》《青春悲喜曲》《小巡按》及国语连续剧《碧海情涛》《侠影留香》等逐渐走红。1981年首次参演电影——《又见春天》。1988年主演电影《妈妈再爱我一次》,饰演母亲黄秋霞,她的表演质朴自然,把母子亲情演绎得浓烈生动,在大陆公映时极受欢迎。1994年凭借电影《爱情万岁》获第8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最佳亚洲女演员。1999年凭借电视剧《天公疼好人》获第34届金钟奖最佳女主角奖。2004年凭借电影《月光下,我记得》获第41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2005年出演香港导演麦兆辉、庄文强的《情义我心知》。2013年出演吴宇森的电影《太平轮》。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急寻,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如果你是同乘乘客

急寻,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如果你是同乘乘客

急寻,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如果你是同乘乘客[详情]

就算兜里一干二净,炫富就是他们的日常

就算兜里一干二净,炫富就是他们的日常

就算兜里一干二净,炫富就是他们的日常[详情]

每个时代的潮流元素都是不一样的,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每个时代的潮流元素都是不一样的,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每个时代的潮流元素都是不一样的,只可惜再也回不去了[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