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长途汽车里,我妈拿我换彩礼供弟弟上学

日期:2020-01-17 17:14:59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109

实录 酒店长廊里,我迎头撞上一出好戏

实录,长途汽车里,我妈拿我换彩礼供弟弟上学(图1)

姑娘我怕谁

第17集

姑娘我怕谁(1) 一条陌生短信,毁了我的婚姻

姑娘我怕谁(2)18岁那年,我妈拿我换彩礼供弟弟上学

姑娘我怕谁(3)6万块,他要买断我的青春

姑娘我怕谁(4) 她弄出的声响,惊醒了弟弟

姑娘我怕谁(5)长途汽车里,我遭遇了猥琐大叔的咸猪手

姑娘我怕谁(6)我住到闺蜜家,当她和老公之间的大灯泡

姑娘我怕谁(7)闹市酣战被围观,人群中竟藏着我未来老公

姑娘我怕谁(8)我和他,是从雇佣关系到夫妻关系

姑娘我怕谁(9)男上司给我开小灶,同屋羡慕不已

姑娘我怕谁(10)“你碰了我的胸,就要负责我一生”

姑娘我怕谁(11)送醉酒的姑娘回宿舍,被撩了

姑娘我怕谁(12)扑倒男神后,我拿下了他

姑娘我怕谁(13)扑倒男上司,情非得已

姑娘我怕谁(14)“老司机”面前,我成了待宰的羔羊

姑娘我怕谁(15)室友和上司的私情,被我发现了

姑娘我怕谁(16)芦苇深处,他将她从地狱带到天堂

精彩继续:

突然响起的呼救声,吓了安少泽一跳。

他迅速拨开芦苇丛往里跑,虽然有栈桥的栏杆可抓,脚下还是又湿又滑的。有几次他都差点滑到水里。安少泽在心底埋怨,这个傻丫头到底跑到这里干什么来了?

等看到抓着一根细弱的芦苇,努力仰着脑袋谨防喝水的叶凤舞时,他的心才放下来。

原来只是掉到水里了呀!

有自己这个拿过奖的游泳健将,肯定能把她捞出来。

叶凤舞听到芦苇丛中有人走来,更是加大了呼救的声音。忙乱之中看清来人,恨不能一下子把脑袋缩到水里藏起来。

真是…巧啊。怎么自己哪次倒霉的时候,都有他在场呢?

或者是说,有他在场的时候,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可是小命要紧呀。眼看湖水已经漫到自己嘴边了,她顾不上多想。

“安总,救我…我快......不行了。”

安少泽也看出事情紧急,把手机放在栈桥上,迈着长腿就进了湖里。

“鞋…呃…...”

叶凤舞看安少泽直接穿着休闲鞋就往水里迈,还热心地提醒着。一口水灌进去,呛得她直咳嗽。

安少泽嫌弃地想,真是蠢得要命!都这时候了,还想着无关紧要的鞋子。

等鞋底接触到湖里的淤泥,安少泽也了解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捡起漂在水面的一个木棍,长臂一伸,再加上木棍的长度,刚刚好伸到叶凤舞面前。

叶凤舞小心翼翼地放开抓着的那根芦苇,毫不犹豫地拽住了安少泽伸过来的木棍。水已经没到安少泽的腰间,他下盘沉稳,腰间用力往回拉。

叶凤舞感觉自己被拔出了一点点。她的脸终于可以离开水面了。

她在水底配合着安少泽的力道,往上拔自己的左腿,是右腿。

终于感觉到两条腿能使劲了。借助安少泽往回拉的力道,她终于能一步一步往岸边走了。

距离够近了,安少泽扔掉木棍,向凤舞伸出了他的长臂。

叶凤舞有点犹豫地伸出小手。

男子宽厚的手掌温热、干燥,让她心底踏实不少,有着劫后余生的欢喜。

不过,第一次被男人这么牵着手,叶凤舞还是面红耳赤,心跳如擂鼓。可她也不敢说什么。连小命都要没有了,还矫情什么呢?

叶凤舞就这样被安少泽给薅了出来。确实是薅出来的,就像去田里薅一根萝卜那样。

等她被安少泽一步步牵到岸边,抓上栈桥的栏杆时,仍然感觉自己的右手留着男子手掌的温热。

她扶着栈桥缓了一会神,看向了安少泽,发现安少泽也在看她。俩人目光相碰,看到彼此的形象。

叶凤舞的头上、肩膀上,都挂着水草。湿透的裙子紧紧地贴在身上,整个身材轮廓分明。

裙摆淅沥沥地往下滴水,双脚上都是黑黑的淤泥,狼狈不堪。

安少泽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衣服也几乎全部湿透,鞋子估计要废了,上面沾满了黏腻腻的黑泥。

比凤舞好的地方是,他的头发是的,不像凤舞那么狼狈。那张脸仍旧淡漠、冷峻,唇角微扬,使劲抖着裤脚上的水藻。

凤舞想,估计他心里是在嘲笑自己!

“谢谢,安总…...”叶凤舞赶紧道谢。

“你下到湖里去干什么?”

“哦,我看见一条蛇缠着一只青蛙。那只青蛙拼命叫,我想把他们分开…...就不小心掉进去了。”叶凤舞声音小了下去。为了一只青蛙差点淹死,这说出去很像一个“二货”干的事。

一听到蛇,安少泽的脸色变了变。

这傻丫头胆子还真是大呀,连蛇这么可怕恶心的东西她都敢去招惹?

不知道是刚才那条蛇又回来了,还是那条蛇的兄弟出来要报仇。叶凤舞看到一条跟刚才那个差不多大的蛇,在安少泽脚边逶迤。

而安少泽压根就没有注意脚下。

“安总,蛇…...有蛇!”

实录,长途汽车里,我妈拿我换彩礼供弟弟上学(图2)

叶凤舞指着安少泽的脚,大声提醒着。虽然知道这种灰溜溜的水蛇没毒,可也怕有个万一呢!

安少泽俊脸瞬间煞白,低头看见脚边的水蛇,扶着栈桥栏杆的手顿时垂了下来,整个人虚弱地瘫坐在泥地上。

那条蛇也是犯了邪劲,竟然在他脚边转来转去不知道要干啥。

只见安少泽眼睛一闭,竟然晕了过去。

我的天!一个男人怕蛇怕成这样!

叶凤舞真的怕出事,万一安少泽有心脏病被吓死在这里,自己怕是会内疚一辈子吧。

她抓起木棍把那条灰蛇挑起来,一下子甩进湖里去。丢下木棍就去拉安少泽,却哪里拉得动。

安少泽身材高大,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上次凤舞在工地渗水坑摔晕被他抱着,曾经摸到过他胸膛的肌肉。

特别是现在,衣服湿漉漉地裹在身上,嗯,完美的倒三角型的腹肌。

真是徒有其表。

看起来高大威猛,平时也是冷漠自处、牛气十足的样子,一条小水蛇就把他吓晕过去了。

叶凤舞狠狠地鄙视了他一把。

她想跑出去喊人,可又怕把安少泽丢在这里太危险。

叶凤舞在记忆里搜寻关于救治晕倒病人的方法。可是脑子里只闪过几个画面。此时,应该掐人中吧?

她把安少泽的头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对着她认为的人中穴就下了手。直到掐出红印来,也没见安少泽有任何反应。

安少泽此刻脸色苍白得吓人。薄唇紧闭,鼻翼似乎已经没有了呼吸。

凤舞猛然想起,据说呼吸停止太久,就算是以后能抢救过来,也会严重影响一个人的大脑。

该不会因为救自己,公司要损失一个天才防水科研专家吧?

顾不了许多了,救人要紧。

叶凤舞把安少泽放平,捧起他的脸,又捏住他的鼻子,深吸一口气,一狠心,低头就把自己的嘴巴,贴上安少泽的嘴唇。

她在徐徐给安少泽送气。嗯,严格来说,是做人工呼吸。

男子的唇柔软、微凉,头发上有一股清冽的姜花香味。嗯,就是凤舞在他身上常闻到的那股好闻的味道。

她再抬起头,深吸一口气,捏鼻子,把唇贴上去…

喔!男子浓密的睫毛颤动,倏地竟睁开了眼睛。

嘟着唇,憋着气,正要再一次送气的叶凤舞,看到男子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盯着自己。

哇!对于晕倒的人,还是做人工呼吸好用!

“呀,安总,您终于醒了。我刚给您做人工呼吸了…”

看着男子眼底自己的倒影,她瞬间红了脸。

自己刚才是亲-他-了!

天呐!那是自己的初吻啊!竟给了这个…...冷漠得让人讨厌的人,怕是又要被他笑话了。

出乎意料的,安少泽竟然自己站了起来。拉着浑身泥污的叶凤舞,快速往岸边走。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这么胡闹?”

走到安全地带,男子即刻翻脸无情地问。

早就听说这个家伙是个没有人性的,果然如此。自己为了救他献出了少女初吻,竟然被他嫌弃不检点。

虽然是他救人在先,又是自己的上司,也不能这么诬陷自己吧?

“那个…...安总,刚才您被一条蛇吓得都没有呼吸了。事急从权,我才那样做的。”矫情的男人,以为谁都是花痴似的,想占他便宜呀?

被一条蛇吓晕过去了,她这是在笑话自己吗?

安少泽也顾不得斥责叶凤舞为了救一只青蛙涉险的事了。自己这样一个直男,被一个小丫头笑话胆小,实在是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等看着叶凤舞提着自己干净的豆豆鞋,鞋里面放着小巧的粉色手机时。安少泽瞅见自己满是泥污的鞋子,恨恨地想,这个蠢丫头倒是聪明了!

“你把我鞋刷干净。”

“好。”

“一会衣服给我洗了。”

“好…”

毕竟他是因为去水里捞自己,才弄脏的衣服和鞋子。

“以后,再有这个情况,还是打电话叫救护车…别再做什么人工呼吸了。”

男子声音冷冽、表情淡漠。

凤舞面无表情地往前走,心里非常不高兴。

刚才自己为了救他做出那么大的牺牲,在他看来,估计认为自己是轻浮、不自重,貌似他还满脸的嫌弃和厌恶!

我的初吻都没有了,他还那么矫情,哼,死了算了。

叶凤舞既羞愧又难过,光着满是黑泥的脚丫,提着鞋子头也不回地往房间走去。

安少泽看着气鼓鼓的往回去的叶凤舞,还感觉有点奇怪。难道自己提醒错了?

以后这个傻丫头见人晕倒就做人工呼吸,成何体统?她又不是医生!

那条水蛇多像多年前放到自己屋子里的那条,除了身上多了红白相间的花纹,真的是特别特别像!

那惨痛的一幕深深地印在他灵魂的最深处。所以,当水蛇游向他时,他忘记了自己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自保,甚至可以保护身边的人…

他使劲攥了攥自己的拳头,在心底狠狠地想:你们给予我的,我要全部还回去;而被你们拿去的,我要一样样讨回来。

实录,长途汽车里,我妈拿我换彩礼供弟弟上学(图3)

这次山区度假村的联谊活动,整体来说还是蛮成功的。

假如没有安少泽和叶凤舞发生的那起落水事件的话。

叶凤舞光着脚回到房间时,冯玉乔刚好在,看到她那副尊容吓了一跳,赶紧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看到一条蛇在吞一只青蛙…”

叶凤舞把自己勇斗水蛇的事情跟冯玉乔讲了一遍。不过,把结尾改成自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来。

她不敢把安少泽拉下水。那个千年冰山一样冷漠的家伙,怕是不会喜欢别人知道他出丑的事。

当安少泽在客房门口刷卡时,刚好被唱完K的于晓建撞了个正着。

俩人房间挨着,看着平时干净得有点洁癖的安总,两脚黑污泥,浑身湿哒哒的还挂着根水草,于晓建强忍住幸灾乐祸的笑容,面露关切:“安总,你这是怎么啦?用不用帮忙?”

“没事。看到一只猫掉在湖里了,我去捞,不小心自己也沾了水。”

那个丫头可不像一只小野猫,柔顺时是真的很乖巧,被惹急了就龇牙咧嘴地炸毛。嗯,安少泽对自己的比喻感觉很满意。

等叶凤舞把自己清洗干净,换上备用的运动套装时,她的手机就有短信提醒的声音响起。

打开一看,是安少泽:“别忘了你的承诺。”

“吃完饭我再过去。现在人太多,怕别人说闲话。”叶凤舞思考了一会就回复了短信。

过了半天,手机提示音又响了一下,拿起来一看,只有一个字:“好!”

叶凤舞把自己的衣服洗干净晾上后,冯玉乔就拉她去餐厅吃饭,说是晚上还有篝火晚宴,千万不要误了时辰。

叶凤舞也很好奇篝火晚会是什么样的。可是,当她跟冯玉乔享受完美食后,就接到安少泽的短信:“别忘记洗衣服。不然,让你赔钱!”

凤舞腹诽,这个臭男人,早知道就让他晕倒在湖边算了。真是没有良心呀,自己最起码已经两次救了他的命,竟然让自己赔他衣服鞋子的钱。明知道自己穷得要死,何况,自己也没有让他下水来救自己呀…...

虽然这么想,叶凤舞还是趁篝火点起时,悄悄地开溜了。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她故意转过一个由很多茂密的葫芦秧织成的弓形走廊,想着穿过珍禽展示园就溜到客房了。叶凤舞白天已经熟悉了路径,此刻更是借着夜色迅速开溜。

在穿过葫芦走廊的时候,叶凤舞突然就听到有人在小声争执。

“于总,你怎么老躲着我?”是祝美琪的声音。

“这不是忙吗?哪有躲着你。”于晓建声音也压得很低。

叶凤舞不是有意要偷听,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晚陪我睡…”娇蛮的语气听得叶凤舞肉麻。

天呐!自己这是撞见了祝美琪和于晓建之间的约会?

“喔…...你…...”男女拥抱接吻的声音。

叶凤舞吓得放轻脚步,借着远处的灯光赶紧往客房跑。溜到安少泽的独立客房后,她轻轻地敲了敲门,门从里面被打开。

男子显然已经洗了澡,熟悉的香味隐隐传到叶凤舞鼻翼。

灯光下,男子俊朗的模样更显诱惑。他抬起棱角分明的下巴,指了指洗漱间的位置。

“在里面。”

“喔。”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叶凤舞

-1942),福建省建阳县樟墩乡人。1939年参加革命,为闽北地下党组织工作人员,参加了闽北根据地的抗日反顽游击战争。1942年5月在浦城濠村执行任务时被敌抓捕后杀害,壮烈牺牲。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这是人做的事, 医生,八卦震惊我妈, 哈哈哈

这是人做的事, 医生,八卦震惊我妈, 哈哈哈

这是人做的事, 医生,八卦震惊我妈, 哈哈哈[详情]

为春节回家备了三套计划

为春节回家备了三套计划

为春节回家备了三套计划[详情]

搞笑段子,这手机我也是刚捡到的,里面有几百块钱和证件

搞笑段子,这手机我也是刚捡到的,里面有几百块钱和证件

搞笑段子,这手机我也是刚捡到的,里面有几百块钱和证件[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