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市医院确诊为尿毒症,也终于迎来了春暖花开

日期:2020-04-09 23:53:28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优 阅读人数:711

被市医院确诊为尿毒症,也终于迎来了春暖花开(图1)

南都语闻日前发起“写给天堂的一封信”征文活动,收到不少读者来稿,多数通过文字怀念逝去的父亲和母亲,现精选刊发,以飨读者。

清明时节忆母亲

文/谭利梅(湖南永州)

又是一年青草绿,梨花风起正清明。每年清明节,我总是会想起我的母亲。

2013年冬天,母亲多年的恶化成尿毒症,从此以后,她生命的延续便只能依靠那台冰冷的透析机了。在她与病魔抗争的三年里,我同朋友提起母亲,总觉得她是我的骄傲。

面对病魔的侵袭,母亲从不怨天尤人。她积极配合治疗,每次透析时,母亲还主动和同病房的病友攀谈,鼓励他们树立生活的信心。年轻的护士对我说,我母亲是她在病房中见过的最乐观的患者。母亲总说:生老病死,谁都逃不过,好在我的儿女都成家了,就算哪一天走了,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陪母亲去拍遗像,镜头前的她一直微笑着。她总是把阳光的一面展现给她的儿女。

患病后的母亲把每一天都当倒计时地过,把她的爱,都满满地给了身边的人。不去医院透析的时候,只要有时间,母亲便戴着老花镜为晚辈们织毛衣、做棉鞋,她为我新房绣的那个大大的“福”字,我一直珍藏在抽屉里。母亲很看重姊妹情,每年大娘过生日,她拖着病体去挤客车,不远百里一路奔波,只为陪耄耋之年的大娘一起吃顿饭。

母亲的内心温暖又充满着力量。如果不是我年仅三十出头的老弟也患了和母亲一样的病,我想,她的生命绝不会在63岁就画上句号。

2016年1月6日,连续几日呕吐不见好转的老弟,被市医院确诊为尿毒症,肌酐超过两千,必须马上透析。容不得迟疑,来不及悲伤。我记得弟被确诊的那天,窗外下着滂沱大雨,母亲伏在沙发上痛哭,双肩不停地抖动,汹涌的泪水填满她脸上的沟壑。她患病的那些年,我从没见她流过泪,当得知自己的孩子也没逃过尿毒症的魔爪,母亲终于扛不住了。

然而,短暂的哭泣过后,她起身擦干眼泪,洗了一把脸,对着镜子,确认看不出泪痕后,让一起去病房看望老弟。她坐在病床前,拉着我弟的手说:儿啊,世上得病的人那么多,不管怎样,也要好好地生活下去,以后医学发达了,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母亲说这话时,神色平静,全然没有刚才在家哭泣时的悲痛欲绝。我看着前后判若两人的母亲,不由得想起史铁生笔下的母亲。她自己患癌,夜里常疼得睡不着觉,日里却将自己的悲痛掩藏,打起十二分精神照顾瘫痪的儿子。“孩子的苦难,在母亲那里都是加倍的”天下的母亲都是一样的啊,母亲们把所有的泪都流在心里,苦也不说,累也不说,只希望自己的孩子在困顿的人生路上,走得更久更稳当一些。

可能是上天不忍看到我母亲受苦,便早早地把她召回去了。同年9月,母亲带着莫大的眷恋和不舍离开了人世。或许是老天眷顾,2019年2月,老弟终于等到肾源,我陪他去湘雅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当医生告诉我说手术很成功时,我第一个想的便是母亲,我有时怨恨上苍,觉得它过于残忍,如果能再多给我母亲三年时间,让她能亲眼看到自己的孩子获得新生,从此不再受制于冰冷的机器延续生命,她该是多么欣慰啊!

这三年多来,我们三姐弟抱团取暖,始终像母亲那般坚强,笑对种种不如意,纵然经历过寒冬的摧残,也终于迎来了春暖花开。远嫁异乡的姐姐告别了租客的生活,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手术后的老弟身体状况一直很稳定,带着他的俩孩子在城里上学;我也好好的,俩孩子的个头都超过我了,正健康茁壮地成长。

又是一年清明节,母亲的坟头上野花烂漫,山边青松翠柏挺立,与大地融为一体的母亲,不知能不能感知到她的儿女和孙辈来为她扫墓。我多么希望,冥冥中,会有一条神秘的通道,在生者与逝者之间,在母亲与我之间传递那些想说而没有说完的话。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母亲,我们现在都很好,远在天堂的您尽可以安息了!

征文启事

清明时节,你选择用何种方式祭奠逝去的TA?

或许,写一封信,写下哀思,写下回忆,未曾说出口的话,未曾忘却的时光,亦或未了的情缘…

南都语闻第三期征文“写给天堂的一封信”开始了,用文字开启一场生死对白吧。

一写作要求

体裁:非虚构(文言文、诗歌除外)

字数:800-3000字

征文对象:面向爱好非虚构写作的所有创作者

截稿时间:2020年4月30日

请将作品发送至,邮件命名为“写给天堂的一封信+姓名”文章内容贴于邮件正文。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母亲

母亲,是子女对于双亲中女性一方的称呼。在社会学上,母亲可指养育与教养子女成长的女性。在法律上,女性也可以经由合法的渠道,领养子女,或与有子女的男性结婚,进而成为该子女的法定母亲。经领养而成为母亲的称为养母,与有子女男性结婚而成为母亲的则称为继母、後母或晚娘。在生物学上,子女体细胞中成对的染色体,有一半是由母亲的卵子的提供,因此可借由DNA分析来辨别亲属关系,且父亲精子与卵子结合时,只有提供细胞核的遗传物质,因此子女细胞中粒线体的DNA皆来自母亲,可由此来判别母系祖谱。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共抗疫情,只为迎来春暖花开

共抗疫情,只为迎来春暖花开

共抗疫情,只为迎来春暖花开[详情]

北京市昌平区实验学校永安路校区马嘉艺,温暖

北京市昌平区实验学校永安路校区马嘉艺,温暖

北京市昌平区实验学校永安路校区马嘉艺,温暖[详情]

平某受曾某指使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供体希望通过卖肾获得4.5万元

平某受曾某指使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供体希望通过卖肾获得4.5万元

平某受曾某指使组织他人出卖人体器官,供体希望通过卖肾获得4.5万元[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