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樟柯说,疫情后,正如程腾导演所言

日期:2020-11-27 12:00:41 来源:互联网 编辑:小狐 阅读人数:588

贾樟柯说,疫情后,正如程腾导演所言(图1)

文/ 金涛

“这个世界的导演可以分为:经历过新冠疫情的,和没有经历过新冠疫情的。”这是贾樟柯在新作《步履不停》中的一句旁白,可谓意味深长。确实,这场尚未结束的疫情,不仅在重塑世界市场的版图,也在改变人们惯有的观影方式,进而影响未来的创作理念。

2020年,中国票房市场超越北美,成为全球第一大票仓。在中国经济开启“双循环”新局的大背景下,中国市场加速恢复。其中尤为令人惊喜的是,持续不断增长的内生动力,正在推动作品、人才和资本共同构筑一个良性发展的市场。其一,海外留学专业人才纷纷回归,带来国际化的理念;其二,本土编剧一代崛起,科幻、历史、悬疑等类型化创作促进国产持续畅销;其三,在互联网主导的趋势下,大量跨界的新技术形态为作品带来新空间。这几股力量并行滋长,互相激荡,不像茶杯里投石块,水花四溅,而如携带鲜活印记的潮水,拍岸如雷。

新面孔:海归派编导浮出水面

近几年,静心观察中国的迅猛发展,有一个强烈的感受:比起一部部爆款作品,一拨拨年轻团队的崛起,更加令人期待。去年,郭帆的《流浪地球》开创了科幻元年,饺子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引领了动漫崛起;今年,网剧《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带动了悬疑类型片“迷雾剧场”热,《姜子牙》延续了动漫“国潮风”这些现象表明:随着国内影视产业的跨界融合加速,以“80后”新一代编导为主体的创作团队,正在开创属于他们的大时代。其中,一批具有留美经历、接受过好莱坞工业体系教育的学院派创作人才回国创业,在编剧、导演和制作等环节显露不俗的专业能力。虽然,归来尚非主流,作品各有长短,但这股力量不可小视。

贾樟柯说,疫情后,正如程腾导演所言(图2)

同为作,制作了近4年的动画大片《姜子牙》的主创团队也是大洋彼岸归来的新人,导演程腾和王昕从中国传媒大学毕业后,赴美国南加大进修硕士。回国创业前,前者是梦工厂的执行导演,后者是暴雪的动画角色总监,都已是好莱坞影视生产体系的业内人士。他们将在梦工厂和暴雪的工作经验带回中国,用美式工业化标准来讲述一个中国传统文化故事。《姜子牙》可以视为一部勇气之作。题材上,这是一部反映中年人困境的动漫,性大;制作上,追求精雕细刻,所有材质均以手绘方式绘制,细到首饰、花纹和台词,都基于对《演义》《山海经》等典籍的考据而定。应该说,《姜子牙》在画面技术和东方美学呈现上,延续了《哪吒之魔童降世》的水准,但略显不足的是故事和人物。例如,除了表现中华传统文化外,还混杂了克苏鲁文化,后者从哲学和的角度探讨了人、社会和成长的关系,巫术和元素增加了全片神秘魅惑的气质,这是比较具有争议的地方。

不管怎么说,海归新人在实践中带回了新理念,经历了本土化,积累了金子般的经验。正如程腾导演所言,探索中国动画的工业流程和生产沟通机制,有着比一部成功更重要的意义。

贾樟柯说,疫情后,正如程腾导演所言(图3)

新宇宙:类型剧创作日益专业

今年,对日趋成熟的类型片来说,是转折之时,也是承接之年。“姜子牙”上接“哪吒”下连“杨戬”光线彩条屋影业意在完成中国动画的史诗叙事,构建“宇宙”如同层出不穷的系列,在传统文化中打造东方神话英雄宇宙,是中国人孜孜不倦的情结。在笔者看来,榜虽具备基础的神话体系世界观,但毕竟比四大古典名著稍逊文学性。对其进行影视改编时,缺乏吸引人的主要角色和穿引整个系列的故事线,这是《姜子牙》不如《哪吒》的先天不足。类型片日趋走向成熟,和文学的基础支撑是分不开的,近年来,作品质量提升的关键环节是剧本的扎实,拥有一批专业化的群,并形成了各自的“宇宙”

以《流浪地球》为引领,科幻之所以能开启中国新纪元,成功的背后是21世纪以来中国科幻文学创作的勃兴,一批新锐作家笔耕不辍,作品享誉国际。如刘慈欣的《三体》获得世界科幻文学最重要奖项“雨果奖”脱胎于小说的刘慈欣的《超新星纪元》《三体》江波的《移魂有术》等作品被陆续搬上银幕,未来将推动中国科幻进入一个高速发展期。当然,把小说变成,还需要转码的过程,想要真正形成“宇宙”靠的不只是数量,还需要每一部都持续稳定地输出,避免重蹈《上海堡垒》的覆辙。

贾樟柯说,疫情后,正如程腾导演所言(图4)

悬疑片的热潮,也并非偶然。近年来,以东野圭吾为代表的社会推理派小说红遍亚洲,并带动本土剧作的活跃。其中,忻钰坤的《心迷宫》《暴裂无声》和曹保平的《烈日灼心》都收获了不错反响。今年的12部悬疑剧中能清晰地看到的影子。从《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到《沉默的真相》作家紫金陈创作的“推理悬疑三部曲”在剧作和制作层面都更接近于高质量美剧的模式和标准,在主题挖掘的深刻性上,也将国产悬疑片拉到了一个更高的层次。三部小说中都有一个角色叫“严良”虽然在相互参照的单体作品中的角色和情节伏笔并不强烈和连贯,但也显示了构建个人化特征的罪案剧的企图心。悬疑类型片高度依赖文本,除了表演添彩和制作增色外,紫金陈的小说基础颇具“高智商犯罪”的典型性:踏实深厚的剧本功底,强大的多线叙事控制能力,鲜明的人物性格塑造,深刻映射的人性以及反映现实的社会问题。

此外,现实题材创作方面出现了作家阿耐作品的改编热,她的《都挺好》《欢乐颂》《大江大河》等多部小说都成为重点题材,最新的《落花时节》继续聚焦社会痛点。类型的多样化和专业化,如百花呈放在银幕、荧屏和网络,无论是或剧集,正如“迷雾剧场”的告白:你也会发现它们共享的那种创作脉络。悬疑是外层的工具,负责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底层的现实性才是打动我们、营造共鸣,把作为观众的我们,真正与剧中人物牵连在一起,与他们共情的黏合剂。

新空间:短精小制作跨屏

时下,互联网正在深刻改变一代人的观影习惯,影像传播的内容、介质和形态都在随技术迭代而发生着流变。变化集中表现在三个方面:“短片”重新定义着的播放时间;“竖屏”则在着的空间形态;“移动”加速着的剪辑节奏。流媒体的崛起对艺术本身和观影方式的影响随着疫情被放大,人们已经能够感受到。

体量越来越小。2020年一个鲜明的标志是,国庆档献礼影片经历了一个从大片到小剧的转变,告别了“大业”时代,连续两年,《我和我的祖国》和《我和我的家乡》都以几部短片集锦方式呈现。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金刚川》也采取了类似的短片模式,同一个故事,三位导演各取角度,分头表述,最终合成。这部从启动到拍完,只用了2个多月的时间。除了疫情因素的影响,也是制作观念上的一次尝试,昭示着未来数字化时代工业的理念:不再是拍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

贾樟柯说,疫情后,正如程腾导演所言(图5)

对时间的颠覆,实质是对传统介质的解放。网剧《隐秘的角落》和《沉默的真相》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集时间的自由不拘。《隐秘的角落》最长的一集70多分钟,最短的一集30分钟,每一集时长不一,都是根据剧情需要剪辑。而且,每一集都设有两个字的小标题,表述单集主旨,比如“苍蝇”“母亲”等这种单集名字,都是理解每一集剪辑叙事的切入点。不同于传统电视剧,互联网推动着短剧时代的来临,每集时长是由人物和剧情发展所定,完全从故事出发,不被时间限死。借鉴美剧的通常做法,12集被认为是黄金容量,单集时长并不固定,这是网络定义的剧集新标准。

内容越做越精。短小精悍的短剧,成为今年比较主流的创作趋势。从古装剧《长安十二时辰》到现代剧《沉默的真相》中国观众对复杂形态的非线性叙事方式高度适应,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新力量导演与观众,其思维方式基于网络并不违和。《沉默的真相》中,编导娴熟地运用着中的“相似性剪辑法”保持着三条线空间叙事的连贯和完整。同时,节奏也越来越快。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观看网剧的方式是用倍速播放,这也倒逼创作要研究戏剧高潮和受众心理的关系。

此外,因直播导致的“竖屏”风,也正影响着制作的格式。2017年,中国网络影视作品的备案数量第一次超过电视剧,2020年由悬疑片引领的制作风潮表明,网络短剧的质量正在超过传统电视剧,甚至逼近的艺术效果。

刊于2020年11月26日解放日报朝花周刊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导演

导演是电影艺术创作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把电影文学剧本搬上银幕的总负责人和对军事演习进行指导调控的活动,或是指导与调控军事演习的指挥人员。作为电影创作中各种艺术元素的综合者,导演组织和团结摄制组内所有的创作人员和技术人员,发挥他们的才能,使摄制组人员的创造性劳动溶为一体。

网友评论
相关文章
山东泰山要想完成双线争冠,郝伟欲率队重塑昔日辉煌

山东泰山要想完成双线争冠,郝伟欲率队重塑昔日辉煌

山东泰山要想完成双线争冠,郝伟欲率队重塑昔日辉煌[详情]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

第24篇,论文,而贾樟柯的主人公便不再是批判[详情]

王曼昱的肩膀已经有些不适了,恐怕最后会四大皆空

王曼昱的肩膀已经有些不适了,恐怕最后会四大皆空

王曼昱的肩膀已经有些不适了,恐怕最后会四大皆空[详情]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16-2018  资讯网   All rights reserved.